April 1, 2019 / 4:07 AM / 3 months ago

图表新闻:未来一周可能主导全球市场的五大主题

路透3月29日 - 以下为未来一周可能主导投资者和交易员想法的五大主题,以及与这些主题相关的路透报导:

2019年2月13日,英国伦敦,一面欧盟旗帜飘扬在英国议会大厦楼外。REUTERS/Hannah McKay

1/收益率“曲球”

是成长还是黯淡?逾10年来,美国10年期公债收益率首次低于三个月期国库券收益率,令市场盘绕经济衰退的疑虑。毕竟以往经验已证明,当较长期券种收益率跌到低于短券收益率,即所谓收益率曲线倒挂,是预示美国经济衰退的相当可靠指标。因此一些投资人现忙着将资金转押美联储准备降息。

但有许多人对此嗤之以鼻,理由包括全球经济正以还不错的步伐前进,央行的鸽派政策,以及企业获利仍在增长,尽管较为缓慢。因此尽管美国公债收益率第一季下跌了30个基点,全球股市却涨逾10%。对衰退抱持怀疑态度者可能也注意到,美国股市距纪录高点并没有太远,且信用息差已扳回12月的多数跌幅。

同时,过去对经济衰退的讨论多聚焦在两年期/10年期美债收益率曲线的倒挂,但目前为止这两个券种收益率尚未有所反应。纽约联储总裁威廉姆斯等今年在美联储政策委员会有投票权的决策官员也称,他们不担心今年或明年经济会出现衰退。圣路易斯联储总裁布拉德等其他官员似乎也为“这次会有所不同”的论点背书,暗示收益率曲线的预兆效力已减弱。

但全球各地的政策制定者已戒心大起。欧洲央行暗示进一步推迟升息及推出分级利率以帮助银行;其他从新西兰到加拿大等多个央行也正暗示未来可能降息。

2/穷途末路?

不。不。不。不。英国议会迄今对首相特雷莎·梅退欧协议的回应意味着,英国退欧的方式仍不得而知。英国最初计划3月29日脱欧。

欧盟已允许英国推迟退欧,特雷莎·梅仍在努力找到一种推进的办法,但议会和公众甚至对特雷莎·梅两次被否决的精简版退欧协议都热情不高。议员们还反对一系列其他修改方案,包括撤销退欧计划、进一步推迟退欧和再举行一次公投。

惴惴不安的投资者一直在避开英镑,但由此造成的成交低迷只是加剧了价格波动。现在的问题是,是否能在4月12日的新期限前,说服立场最强硬的保守党疑欧派和支持特雷莎·梅政府的北爱尔兰民主联盟党(DUP)支持退欧协议。

如果退欧协议真的勉强通过,那么英镑可能会升至1.35美元上方。不过目前来看,另一种更加黯淡情景虽然成真的可能性不大,但依然存在,那就是混乱的无协议退欧。

期权市场不太乐观。对冲英镑下行风险的溢价,即英镑一个月期风险逆转指标创2016年公投以来最高。

3/关注美国就业数据

2月美国制造业就业增长创2017年夏季来最弱水准,但仍勉强实现连续19个月增长,为近25年来最长月度连增纪录。如果周五公布的3月非农就业报告显示制造业就业创下连续20个月增长--分析师预估为增加1万个就业岗位--那么制造业就业的扩张将创下一个世代以来最长的连增表现,追平1983年1月到1984年8月的纪录。

尽管就业增加的持续时间可圈可点,但当前这波制造业复苏在新增就业岗位总数方面表现并不出色。在1983年1月到1984年8月期间,美国制造业新增了134万个岗位,比始于2017年8月的本次连增期间的增长总数41.7万个多出逾两倍。

众人将关注周一公布的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制造业指数,从中找寻就业数据的初步线索。ISM制造业就业分项指数与劳工部的制造业就业岗位数据密切相关。ISM 2月制造业就业分项指数为52.3,创逾两年最弱水准;万一跌到象征扩张与萎缩分水岭50的下方,可能暗示着制造业就业长期荣景的结束。前一次ISM数据低于50的情况发生在2016年9月;美国制造业在那个月减少了3,000个工作岗位。

4/中美贸易谈判

距离美国和中国达成贸易协议的最初截止日期已经过去一个月。该截止日期过后,双方第一次面对面谈判显然“具有建设性”和“富有成果”;中国副总理刘鹤将访问华盛顿,进行进一步贸易磋商。

与此同时,美国仍在对2,5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征收关税,而且这正在伤害--中国以及通过复杂的供应链与之相关的亚洲邻国。亚洲3月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料显示该地区人气进一步恶化,而且美国经济衰退担忧也带来压力。

有一件事在防止恐慌,那就是北京方面将推出足够刺激以抵消贸易放缓影响的憧憬。美联储暂停升息后,亚洲各地央行官员开始暗示降息。但是,制造业活动数据可能表明它们需要多快采取行动。

5/土耳其未摆脱困境

去年的里拉危机使土耳其陷入痛苦的衰退,终止了该国信贷刺激下的经济繁荣,并令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Tayyip Erdogan)更难向选民鼓吹其经济成就。土耳其周日举行地方选举,这是去年里拉大跌以来的首次选举。

决策者在大选前力图支撑里拉的举措招来了麻烦,旨在遏制离岸里拉供应的举措导致投资者抛售土耳其股票和债券。

现在的问题是决策者恢复正常举措的速度将有多快。即便他们确实会这么做,土耳其里拉所面临的压力会减轻吗?他们能重新赢得投资者的信任吗?一些投资者将因政府最近的举措而遭受损失。对于本已蹒跚不前的土耳其经济而言,政府的这些非常规举措带来了多少损失?最后,这种紧张局面会连累在土耳其有较多业务的欧洲银行吗?西班牙对外银行(BBVA)、裕信银行、荷兰国际集团(ING)、汇丰控股和法国巴黎银行均存在不同程度的曝险。

(完)

编译 张若琪/李爽/陈宗琦/杜明霞/汪红英;审校 蔡美珍/徐文焰/戴素萍/王兴亚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