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香港《明报》:伊朗沙特中东相争 累及反恐美国烦恼
2016年1月18日 / 凌晨2点31分 / 2 年前

香港《明报》:伊朗沙特中东相争 累及反恐美国烦恼

(1月18日社评)

中东近期出现一些新情况,对区内局势起着深远影响,这包括沙特阿拉伯将47名囚犯处以死刑,死囚之一是什叶派教士奈米尔,事件引起什叶派国家伊朗强烈反弹,伊朗民众闯入沙特驻德黑兰大使馆大肆破坏。沙特随即宣布与伊朗断交,而支持伊朗及沙特的国家分别都有动作,其中,与沙特同是逊尼派的巴林及非洲国家苏丹双双与伊朗绝交。这场中东两大伊斯兰国家的争斗恐怕不可能马上停止,发展下去,势必对区内局势带来冲击;美国作为中东地缘政治博弈的长期参与者,如何管控各方矛盾,以免伤及本身利益及反恐大计,将是烦恼不堪的课题。

伊朗及沙特是中东两个大国,除了是产油国及国土辽阔,更是具代表性的伊斯兰什叶派及逊尼派国家。长期以来,伊朗及沙特高层官员不相往还,这次处决什叶派教士以及其后的冲击大使馆,只是多年不和的伸延。然而伊朗及沙特公开翻脸,揭示中东形势面临重大转折,好不容易待到克服伊朗核危机,却又出现另一个新危机。

伊朗与沙特不和,除了伊斯兰教派因素,更牵涉重大地缘政治利益,中东四强伊朗、沙特、以色列及叙利亚各据一方,四国的军力及政治影响力在区内数一数二。以伊朗及沙特来说,伊朗支持叙利亚巴沙尔政府,亦是也门境内武装组织胡塞的支持者;沙特则被指国内一些权贵与极端恐怖主义组织"伊斯兰国"(ISIS)关系密切,本身也致力扶植叙利亚反对派。

打开中东地图,可见伊朗与沙特各拥地盘,通过盟友或代理人争夺利益,其间的分别是,以前在桌底争斗,如今撕破脸皮。至于背后老板的意向也值得留意,美国是沙特长期盟友,1991年波斯湾战争,美国为首的联军中央指挥部就在沙特,空袭伊拉克的战机很多是以沙特为基地。美军一线军备出厂,中东两国首先采用,一是以色列,另一便是沙特。

随着2003年爆发的伊拉克战争结束,什叶派在伊拉克抬头,并与同是什叶派的伊朗转趋友好,这让逊尼派的沙特颇为不安。及至"阿拉伯之春"爆发,沙特支持的独裁政权接连倒台,埃及由穆斯林兄弟会掌权并与伊朗交往,令沙特如坐针毡,于是对外政策变得进取,与伊朗对抗更形强烈,叙利亚内战便是实例——伊朗支持巴沙尔政权,沙特力主赶走巴沙尔并且大力支持反政府军。中东局势令伊朗及沙特的争斗不止局限在伊斯兰"盟主"范畴,周边地区也牵涉在内。

中东本来有机会达至和平,尤其伊朗核危机缓解,叙利亚和平谈判亦见曙光,可是如今伊朗沙特相争,向在区内纵横捭阖的美国,处于难以插手的尴尬局面。伊朗虽是美国对头人多年,近期两国关系因核危机消解而见缓和,早前两艘美国炮艇被伊朗扣押后迅速释放船员,此外又交换囚犯,关系较前大有进步。另方面,美国虽是沙特盟友,但近年美国开发页岩油,客观导致油价大挫,沙特经济备受冲击,美国与伊朗走近更令沙特担忧,两国互信受到影响。对美国来说,伊朗是"新欢",沙特是"旧爱",伊朗沙特不和,必然影响美国区内利益,也容易让美国对头人俄罗斯有机可乘。

诚然,伊朗和沙特发生直接军事冲突的可能不大,不仅是军事实力问题,也缺乏大打一仗的决心;不过,两国通过盟友或代理人的间接冲突却会发生,叙利亚内战胶着,便是伊朗和沙特的影响之故。由于叙利亚是世界反恐战争打击ISIS的中心,若内战持续,反恐大计必受影响。因此,长年以来在区内惯于三刀两面的美国,如今在地缘战略和反恐之间必须取舍,否则的话出现双输也不为奇,此刻华府头大如斗,自不待言。(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