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8, 2018 / 2:17 AM / 5 months ago

《信报》:市场惧怕加错息甚于通胀失控

(5月18日社评)

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率领多名财金官员访问美国,中美第二轮贸易谈判重头戏于周四、周五上演,能否取得实质成果要待会谈结束后方有定论。惟美国总统特朗普事先张扬有意「放生」中兴通讯集团,作为换取中国让步的谈判筹码,如果中美继续依循协商对话途径解决分歧,贸易战引发的震荡可望暂时纾缓,市场重新聚焦于美国债息和通胀之上。

美国十年期国债孳息周三升穿三点一厘,创七年新高;另一边厢,布兰特期油周四一度冲破每桶八十美元水平,多家投资大行力唱油价百算在望。表面上看,投资者担心的是通胀升温迫使联储局在加息取态上转趋积极,资金因而流出债市推高债息。这当然是一个合理的评估,但必须注意的是,联储局货币政策对长息和短息影响有别,长期利率更多反映市场对经济及通胀前景的预期。循此方向出发,联储局加息步伐落后于通胀,跟联储局因高估通胀而「加错息」,结果完全不同。我们认为,投资者担心美国加息太快、太多,从而令经济衰退提前降临,甚于畏惧通胀恶化。怎样证明这点?不妨在债、金、股三大资产市场中寻找线索。

美国十年期债息突破三厘后并没有停下来的迹象,近日长息升势更有稍微领先短息之兆。然而,十年期与两年期债息差距始终维持于约五十个基点的极窄水平,三十年期与五年期息差更只有二十八个基点,意味整条孳息曲线依然极度平坦,虽尚未演变成发出衰退警号的倒挂情况(inverted,即短息高于长息),惟亦足以说明投资者关注经济放缓多于通胀失控。除非孳息曲线形态明显变得陡峭,否则不宜对长息上升作出过度解读。

从金市着眼,投资者惧怕加息甚于通胀更为明显。盎斯金价近日失守一千三百美元关口,毫无疑问与美元转强有密切关系,但美汇走势并非影响商品价格的唯一因素,油价即为明证。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而石油出口国组织则严格遵守减产协议,地缘政局及基本因素促使市场相信原油供求离回复平衡已不远,油价遂从过去倾向跟美汇逆向而行,变成目前与美元同步走俏。

金价道理一样,投资者若确信物价上升势头急步加快,美汇纵然转强,黄金作为对冲通胀的传统工具,应该不难像油价那样,凭藉自身条件打破与美汇背道而驰的常规。可是,近期金价表现反映市场在意的并非联储局压不下通胀,而是美息持续上调推高实质(real)利率,令持有无息可收的黄金大大「蚀章」,这等于金市间接否定通胀在短期内有显着升温之忧。

债、金两市表过,股市情况又如何?美国企业首季业绩普遍亮丽,不论以盈利还是销售作准,胜于分析员预期的占了绝大多数。即使如此,道指离一月高位尚有近二千点之差,足证美股波动虽有所收敛,但好友无力突围上冲,只尽量与淡友在横行中不断角力。更值得一提的是,资金在「弃债」之余未见积极「从股」,企业季绩优异非但无助激发股民入市,围绕经济扩张周期临近尾声、盈利见顶,以及资金成本上升的忐忑,反而令投资者对后市愈趋审慎。

综合债、金、股三大资产市场所见,联储局六月再次加息的机会尽管甚高,而主席鲍威尔自上任以来更摆出一切按数据行事的姿态,以示不会因市场动荡改变渐进加息的路向,但其他决策者想法未必一样,圣路易斯联储银行总裁布拉德本周表示,联储局基准利率已非常接近中性水平,进一步加息将导致经济放缓及通胀低于目标。言下之意,联储局由现水平再度调高利率,美国货币政策便有过紧之虞,对经济持续增长不利。

布拉德的立场也许偏鸽,不足以代表联储局决策层主流意见,惟倘若投资者担心的是联储局加息加过龙,经济离衰退不远,布拉德这番肺腑之言,在市场上肯定不乏「知音」。(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