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8, 2018 / 2:11 AM / a month ago

《信报》:宗教分裂意味俄乌仇恨加深

(12月18日社评)

俄罗斯与乌克兰关系持续紧张,继上月底两国爆发黑海冲突而导致基辅政府宣布实施三十天戒严令之后,乌克兰又有新动作,就是该国东正教会历史性脱离莫斯科宗主教区管辖,亦即宗教分裂。另起炉灶的乌克兰东正教神职人员举行闭门会议,选出三十九岁的基辅牧首埃皮法尼(Metropolitan Epifaniy)为新领袖,摆脱三百多年来两国教会的从属关系,总统波罗申科(Petro Poroshenko)形容为「乌克兰另一独立宣言」,又声称:「乌克兰不会再喝来自莫斯科杯的毒酒,这座教堂不会再受俄罗斯影响,不会再有神父替杀害乌克兰人的俄军祈祷。」

俄乌两国教会正式分家,其实早在十月已获得全球东正教名义领袖、土耳其君士坦丁堡「普世牧首」巴尔多禄茂一世(Ecumenical Patriarch Bartholomew I)首肯。于是乎,俄罗斯东正教会一怒之下,斩断跟君士坦丁堡的所有联系。

宗教分裂表面上似乎没有什么大不了,只不过神职人员从属关系有所转变而已,可是证诸历史经验,实际上可能带来十分严重的武斗甚至战争,何况这次宗教分裂涉及的是两个火药味甚浓的敌国。乌克兰一直对于克里米亚半岛被俄军侵占而愤愤不平,如今东正教会脱离俄罗斯自立门户,意味着两国仇恨更深,东欧局势或许因此恶化,骨牌效应之下祸及西欧安全。

回顾历史,宗教分裂的后遗症往往是流血冲突。单以英国为例,十六世纪的国王亨利八世打算休弃元配太太凯萨琳(Catherine of Aragon),迎娶新欢安妮博林(Anne Boleyn),但离婚不获罗马天主教会批准,他一意孤行来个乾纲独断,索性脱离罗马天主教会,自行成立英国国教圣公会,自封为最高领袖,自己批准自己离婚。圣公会属于新教(Protestant),当时与听命于罗马的天主教徒水火不容,英国从此动荡不安,批评亨利八世叛教之反对派,要么被打压,要么被处死。

亨利八世驾崩之后,继承王位的是玛丽一世,而她是虔诚的天主教徒,掉过头来迫害新教,废除先父成立的圣公会,残酷的镇压手段为她赢来「血腥玛丽」(Bloody Mary)的不雅外号。接下来,玛丽去世后,继位的是同父异母的妹妹伊利沙白一世,而她信的是新教,于是一切又推倒重来,圣公会恢复国教地位,不过宗教冲突依旧,最终还导致十七世纪的内战。

英国之宗教矛盾延绵几百年不休,直至今时今日,北爱之天主教徒始终希望脱离大英帝国,与南面接壤之爱尔兰组成统一国家,尽管被视作恐怖组织的爱尔兰共和军已放下武装,但不代表北爱问题彻底解决。

乌克兰东正教名义上是另起炉灶,但不排除一个可能性,教会之内存在着大批传统的「亲俄派」,他们长时间奉莫斯科教会为正宗,未必服膺于改弦易辙的新领袖。事实上,十二月初乌克兰安全局以「叛国罪」和「煽动宗教仇恨」的罪名,传唤十几名効忠莫斯科牧首的神职人员问话,此外又对乌克兰国内七十九座东正教堂进行审查。换言之,波罗申科政府绝不会轻易放过宗教异见人士,另一方面,莫斯科必然千方百计煽动亲俄派神职人员率众揭竿起义。

俄罗斯与乌克兰之恩怨情仇,最主要的争议在于克里米亚半岛。说到底,恰恰是克里米亚人口占大多数属于亲俄派,他们在二○一四年发动「脱乌公投」(比起英国的「脱欧公投」还要早两年),多达百分之九十七的选民赞成「脱乌入俄」,让俄罗斯总统普京出师有名,挥军一举兼并之。

乌克兰失去克里米亚彷佛割肉之痛,与俄罗斯结下不解怨咒,宗教分裂算得上一吐乌气,奈何此举其实埋下更多的仇恨种子,要是恶化为战争,东欧与西欧也将遭受池鱼之殃。(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