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0, 2018 / 1:30 AM / a month ago

《信报》:通俄案收网 且看特朗普怎样脱身

(12月20日社评)

通俄案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去年一月上任以来挥之不去的梦魇,尽管他日以继夜不断否认,「我没有通俄」彷佛是他眼睁睁非讲不可的例行公事,然而特别检察官米勒(Robert Mueller)就是坚拒轻饶,而且似乎已到了渔翁收网的阶段。特朗普心腹接二连三被起诉甚至定罪,最新一宗是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Michael Flynn)承认向联邦调查局作假证供,法官斥责罪行非常严重,可说无异于卖国行为。

弗林案原定本月十八日判刑,但其代表律师要求押后,直至完成配合米勒的调查,法官准许改期至明年三月再开庭审讯。有理由相信,所谓配合调查即是揭发更多内幕,好让弗林换取轻判。按照法例,向联邦调查局撒谎最高可囚五年,弗林与米勒达成认罪协议,因此控方建议判刑零至六个月,代表律师争取不多于一年的缓刑。如今押后判刑,如无意外就是控辩双方另一番「积极合作」与「争取缓刑」之间的周旋。

弗林案的重点是他在二○一六年底特朗普当选总统后的交接阶段,隐瞒自己多番接触时任俄罗斯驻美大使基斯利亚克(Sergey Kislyak),讨论俄国于联合国协助反对或拖延针对以色列的谴责案,以及在时任总统奥巴马高调驱逐俄方驻美人员后,说服对方低调回应美方行动,切勿把冲突升级。弗林担任国安顾问只有短短的二十三天,闪电辞职的原因恰恰是传媒揭发他涉嫌通俄,而且特朗普要求联邦调查局前局长科米(James Comey)停止调查弗林遭拒绝,到头来抗命的科米被总统炒鱿鱼,反映弗林也许是案中极具价值的关键人物。

前不久,特朗普前私人律师科恩(Michael Cohen)被判入狱三年,罪名之一是在二○一六年大选前替特朗普向两名艳星支付掩口费,阻止其婚外情丑闻泄露,违反选举财务法,检方认为掩口费等同于非法竞选献金,目的在于影响选举结果。

简单地说,特朗普身边的亲信「前仆后继」押上法庭,其他等候调查或审讯的还有诈骗逃税或妨碍司法之案件,官非缠身绝对不是「假新闻」。众多官非经过特别检察官抽丝剥茧,要追究的核心问题是一个:堂堂美国总统是否沦为俄罗斯的傀儡?

米勒什么时候收网,什么时候正式把矛头指向特朗普,现阶段未有答案,但根据澳洲畅销书作家丹宁(Steve Denning)在美国《福布斯》杂志撰文指出,米勒早前向法庭呈交的文件,或已显示特朗普及其竞选团队参与了一场大型的选举舞弊。丹宁的讲法包括俄罗斯手握特朗普的黑材料,藉此操控其所作所为。此外,美国国会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公开两份委托独立机构进行的研究报告,披露俄国发动网军大规模替特朗普助选,抹黑对手民主党候选人希拉莉,全面渗透所有社交网平台,包括发放数以千万计的帖文,获得逾亿次回应和赞好。

米勒在通俄案调查之中已成功检控三十二人和三间俄罗斯公司,步步进逼态势明显,剑指总统只是迟早问题。米勒收网未知何时,但有一个日子已经肯定,明年一月民主党重夺众议院控制权,那是特朗普麻烦的开端。即将出任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的民主党议员纳德勒(Jerrold Nadler)日前表示,特朗普是「庞大诈骗的核心」,若证明他指使科恩非法支付掩口费,便「干犯了可受弹劾的重罪」。候任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的民主党议员希夫(Adam Schiff)认为,特朗普未来可能一卸任就被起诉,「成为第一个入狱的总统」。

米勒与民主党「里应外合」,通俄案必定成为特朗普的催命符,现在叫人更加感兴趣的是,素来不按常理出牌的狂人总统怎样招架?有板有眼一答一问乖乖接受盘查估计不是他的那杯茶,反击之道恐怕是出奇制胜,且看面临围攻的他怎样狡黠施展脱身术。(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