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4, 2018 / 1:37 AM / 24 days ago

《信报》:美国不会制裁盟友 沙地王储难防众敌

(10月24日社评)

流亡土耳其的沙地阿拉伯异见记者卡舒吉遇害案继续发酵,经过连日来情节迥异的不同版本传出之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昨日表示,已经掌握足够证据,指控沙地当局有预谋地杀害卡舒吉。埃尔多安指出,该国派遣暗杀小组在事发前一天抵达伊斯坦布尔,十月二日卡舒吉丧命当天,又有十五人特工小组抵达沙地驻土耳其领事馆,馆内监视摄像设备被卸除。这位总统声称,将所有暗杀罪责推在情报部门身上的说法,不能让他满意,敦促沙地交出凶徒,由土耳其法庭审判。

在此之前,沙地对于卡舒吉的情况提出了各种各样的版本,先是说他安全离开领事馆(真相大概是有人假扮意图掩饰),然后改口「打斗死亡」,接着承认「错手杀人」;可是种种迹象显示,特工或者杀手只是奉命行事,而且大部分与王储穆罕默德扣成密切关系。根据路透社报导,王储高级助手卡坦尼透过Skype下斩杀令:「将他的狗头带来给我。」消息人士明言,卡坦尼对王储忠心耿耿,没有老板的批准,绝不会做任何事情,而他过去三年策划拘捕了数百名沙地精英,还有一名黎巴嫩总理。

扬言掌握足够证据的土耳其总统既认定此案是预谋杀人,又不接受把罪责推在情报部门身上,等于强烈暗示沙地掌权者乃罪魁祸首。要是王储穆罕默德脱不了身,相信这宗命案必为中东局势带来一定程度的影响;有人甚至忧虑,假如西方制裁沙地,沙地愤而寻求报复,这个全球最大石油出口国决定减产或者禁运,恐怕又会导致经济危机。

卡舒吉长期为美国《华盛顿邮报》等等多家媒体撰写文章,遇害案冲击西方社会价值观,理论上华府一定暴跳如雷,不过吊诡的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似乎尝试息事宁人,仅仅要求调查清楚再说。特朗普态度暧昧,其实很容易理解,因为沙地阿拉伯是美国在中东区内举足轻重的盟友,博弈棋盘之上用来箝制死对头伊朗,同时掩护另一个盟友以色列,当然也要联手对付「伊斯兰国」之类的恐怖组织。盟友即使心狠手辣预谋杀害异见记者,但在权衡利害得失之后,美国大不了摆摆姿势谴责两句,实际的惩罚措施可免则免,停止军售或者经济制裁相信不会出现。更何况,商家出身的特朗普从来利益为先,不受道德价值观羁绊,连涉嫌杀害同父异母兄长的北韩领导人金正恩也能够化敌为友,沙地就算是一个专制独裁统治的国家,对他而言不构成交好的障碍。

另一点应该注意,假如美国与沙地交恶,取消两国之间涉及一千一百亿美元的军火订单,不但伤害了盟友感情,而且有机会让北京乘虚而入,毕竟中国制造的武器具备相当吸引力,际此中美贸易战如火如荼,白宫当然不甘把唾手可得的大生意拱手让人。

如果美国不带头制裁沙地,那么中东局势基本上维持不变,毋须过度忧虑报复性石油减产导致经济危机。话虽如此,卡舒吉之死始终是沙地一大污点,西方要求严拿凶徒乃人之常情,土耳其更加不可能放弃追究,王储穆罕默德虽获特朗普多番维护,也未必能够化解四面楚歌的沉重压力。

较早前法国《费加罗报》引述巴黎外交消息人士指出,去年中才上位的穆罕默德树敌不少,沙地効忠委员会秘密开会,藉着卡舒吉一事讨论撤换王储,替代人选可能是穆罕默德的二十八岁弟弟、沙地驻美国大使哈立德。

年轻气盛的穆罕默德,成也独裁,恐怕败也独裁,他的掌权之路倚靠的是排除异己,包括以反贪名义肃清拥有兄弟情谊的逾十位王子,其中有人离奇飞机失事丧生,惟到头来独裁者难防众敌。兄弟阋墙的代价是王室里面几乎个个都是雠仇,撤换王储以平息血案风波未必没有事实根据。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