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16, 2018 / 2:23 AM / a month ago

《信报》:“新冷战”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10月16日社评)

美国和中国的贸易战愈趋紧张之际,国际社会目前关心的是情况会否恶化下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日前表示,全球债务处于纪录高位,任何风吹草动都可能引发资本流出新兴市场,强烈建议缓和贸易紧张局势,致力于更加强有力、公平且符合需要的全球贸易体系,希望各国不要走向贸易战或货币战,呼吁中国保持人民币汇率灵活性。

贸易战已成事实,拉加德的讲法不啻是说,货币战迫在眉睫,要是中国能够保持人民币汇率灵活性,这场强强互撼的战役方有机会规避。

货币战是否开打,转折点在于十月十八日美国财政部发表半年度汇率政策报告,届时是否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一旦财政部作出此等定性,或者美国总统特朗普一锤定音,中国就会由于身为“汇率操纵国”而被视作货币战的交锋对手。尤有甚者,贸易战和货币战只是前奏,在极右鹰派主导下的华盛顿政府说不定全方位压制中国。

据说,美国财政部官员已向财长努钦(Steven Mnuchin)提交内部报告,不建议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原因是中国的情况不符相关定义。根据财政部的标准,“汇率操纵国”必须符合三项条件,一:对美贸易顺差超过二百亿美元;二:经常收支盈余超过国内生产总值(GDP)百分之三;三:连续十二个月以至少百分之二GDP的份额,持续并单方面介入购买外币,藉此维持本国货币的较低滙价。财政部报告指出,中国除了对美贸易顺差超过二百亿美元(去年的贸易顺差是三千七百五十亿美元)之外,其余两项条件皆不符合。

建议归建议,努钦会不会奉行特朗普的命令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则是另一回事。眼下种种迹象显示,中美交恶逐渐陷入政治学家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所说的“文明冲突”,两国的碰撞范围不止于贸易和货币问题,搞不好就是一场“新冷战”。

较早之前,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发表了一篇充满敌意的长篇演说,俨然宣布美国将全方位对抗中国。紧随其后,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接受电台访问指出,将会进一步向中国采取更严厉手段,认为必须调整中国在贸易、国际、军事和政治等等领域的行为。博尔顿甚至警告,假如再发生南海对峙事件(上月三十日美军驱逐舰“迪凯特号”与解放军“兰州号”相距仅四十一米),美国有权按照“交战规定”处理。

除此之外,路透社近日报导,情报网络五眼联盟(Five Eyes)今年初已与德国、法国和日本组成联合战线,交换有关中国在外国行动的机密资讯,这是各国扩大战线抗衡中国的迹象之一。其中一名美国官员告诉路透社:“联盟与有志一同的伙伴,商议如何回应中国‘咄咄逼人’的国际战略。这已是经常性的情况,而且动能愈来愈强。”

必须注意的是,五眼联盟乃冷战产物,参与国包括美国、英国、加拿大、澳洲和纽西兰,作用是针对解体前的苏联;现在改为针对中国,而且加入德国、法国和日本,好比谍网暗战的“八国联军”,围堵的意味呼之欲出,反映“新冷战”的讲法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美国决心全方位对抗中国的话,整个西方社会肯定归边,中国不可能轻易拉拢欧盟试图化解压力。若要防止情况恶化,唯有寄望下月在阿根廷举行的二十国集团峰会期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特朗普会晤,认真讨论如何消弭彼此之间的对抗性。特朗普最近表示,习近平可能不再是朋友,然而在政治层面,谁也不是永远的朋友,谁也不是永远的敌人,中国既应保持人民币汇率灵活性,亦应保持化敌为友的灵活性。(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