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2, 2018 / 1:37 AM / in a month

《信报》:美国靠不住 欧洲盼自救

(11月12日社评)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于一九一八年,迄今刚好一世纪。尽管停战谈判在当年十一月十一日早上五时已经达成共识,但法国和德国所签署的《康边停战协定》(Armistice de 1918)刻意设于巴黎时间早上十一时正式生效,形成“一一一一一一”的奇妙序列。停战协定之签署地点是巴黎近郊康边(Compiègne,又译康白尼或贡比涅)一节火车车厢里面,现任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重临旧地,登上仿制的火车发思古之幽情。

欧洲各国加上美国和俄罗斯元首近日云集巴黎,出席一战结束百周年纪念活动,强调重点在于哀悼而不是庆祝协约国的胜利,目的显然是为了避免伤害欧盟成员间的感情。一战毫无疑问值得纪念,藉此反省如何构建和平,可惜现实却是,战争从来没有离开过人类历史,一战之后是二战,二战之后是冷战,冷战期间直至现在,全球持续爆发大大小小的区域性流血冲突。尤其讽刺者,在沉痛悼念一战亡灵之际,东道主马克龙与作客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展开一场以军事为主题的口水战。

马克龙日前接受传媒访问声称,当涉及中国、俄国甚至美国的威胁之时,需要一支真正的“欧洲军队”,减少依赖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特朗普闻言,人未踏足巴黎已光火,在社交媒体帖文狠批马克龙的言论“非常侮辱”,并且乘机再次抱怨美国大幅补贴北约军费实在很不公平,要求包括法国在内的欧洲付钞。马克龙办公室随即尝试降温,澄清这位法国总统“从没说过我们需要一支欧洲军队来对抗美国”。

即使特朗普感觉受冒犯,也许马克龙语意太混淆,然而归根究柢,欧洲军队的构思可说是山姆大叔一手逼出来的产物。欧洲诸国愈来愈为安全问题坐立不安,主要源于三个因素:其一正正是特朗普毫不避嫌“索取保护费”,令欧盟在原本的北约防御网之下产生疏离感;其二是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其三是美国背弃《中程导弹条约》。

关于北约保护费,马克龙在特朗普面前摆出万事好商量的姿态,愿意改善分摊军费责任云云,算是暂时打了圆场。至于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和《中程导弹条约》,肯定是法国、德国以及其他欧洲国家眼中的胡混举措。

《伊朗核协议》一旦彻底破坏,德黑兰重新发展核武的话,欧洲安全固然堪忧,尚未计及美国制裁伊朗采取“连坐”方式,跟伊朗做生意的欧洲公司也受到惩罚,与之相关的经济利益严重受损,法国大举投资伊朗特别是石油业的美梦顿成泡影,马克龙不可能不觉得气馁。《中程导弹条约》被美国单方面撕毁,所造成的安全威胁更加显着。须知道,这条约是冷战末期一大成就,限制甚至销毁美国和苏联(现在则是俄罗斯)的中程导弹,最大受惠者正是位于射程范围以内的欧洲,毋须面对导弹危机。美国退出条约,说是要重新谈判,而且把中国拖落水,但实际上等于变相让俄罗斯松绑,欧洲当然如芒刺在背。

简单而言,美国飘忽靠不住,法国于是企图在北约以外另起炉灶,建立欧洲军队的想法应运而生,自己国土自己救,以此应对特朗普的“单边主义”。身为东道主,马克龙继续苦口婆心提醒“多边主义”的重要性,明言排他性极强的“民族主义”是一战祸源,当然还祸延至二战。

依目前的情况研判,组成欧洲军队纯粹纸上谈兵,由于英国脱欧加上德国在纳粹阴影之下长期采取避战策略,形成缺少了两个重要的狠角色,难道法国有本事独力撑持吗?欧洲军队也许短时间内不可能面世,然而马克龙光是提出这个概念已够发人深省,充分反映欧美存在着与日俱增的嫌隙,同时令人明白到,世界大战其实并未真真正正结束,必须警惕战火在情绪化的领袖之间死灰复燃。(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