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2, 2017 / 2:22 AM / a year ago

香港《经济日报》:内外风险交缠 人行币策如履薄冰

(12月22日社评)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前天结束,定调明年主旨为稳中求进,并将防风险放在首位。但明年外围环境比今年更复杂,货币政策要走平衡木更为困难,个中如何宽松有度,考验甚大。

中央强调未来3年都要防风险,而风险应有内外两方面。内部风险主要来自包括企业债和地方债等严峻问题,国际评级机构穆迪和标普为此已先后将中国主权信用评级降级。中央已积极着手处理,虽然问题可控,但在处理时仍如履薄冰。

令情况更纠结的,是中央虽将经济增长重心由速度转向质量,但不能不提防增速放缓太快,会否触发债务等问题恶化,甚或资金链断裂造成系统性风险。如今年第三季出口增长放慢,内地便又传出经济增长是否又要寻底的忧虑。正因如此,对于中经会对去杠杆着墨不多,外界早有预期。

惟内部风险还算可控,外部风险则是中央控制以外,只能绸缪应对,而明年外围环境却又比今年更复杂。特朗普牛市今年初令美汇急升,人币汇价变相贬值,人行要千方百计支撑人币汇价、遏住资金外流,好不容易才稳住形势,外汇储备更转跌为升。

明年却更麻烦,一方面美国储局持续加息和缩表,再加上国会通过税改,已有触发环球减税竞赛的苗头,如日本已率先跟进减税,将难免造成人币以至走资的压力。

加息叠加缩表和减税的冲击有多大,难以逆料,惟中央明显高度戒备,上周储局一加息,人行马上透过逆回购和货币市场操作利率,上调息率5个百分点,缓减中美息差收窄,惟存贷息率按兵不动,反映中央在应对上慎之又慎,避免过犹不及引爆其他金融风险。

另一方面,特朗普在国安报告中将中国定为战略竞争对手,实行旨在削弱美国的经济侵略政策,他很可能在经贸上向华动刀,如媒体引述白宫高层消息,可能对进口自中国的钢铁和铝,征税甚或配额。中美贸易战阴霾大增。

正因内外风险交缠,货币政策扩张不是,收缩亦难,故主调维持中性,但平衡木并不易走,尤其储局加息减债等若令人币沽压过大、出现走资潮,中央既要以行政手段大力干预,币策恐亦不得不略为收紧,其时只调高市场操作利率是否足够,不无疑问。明年币策可能中性偏紧,如何平衡风险是中央最头痛问题。(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