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11, 2018 / 2:41 AM / 4 months ago

《信报》:上合组织仍难抗衡七国集团

(6月11日社评)

在加拿大魁北克举行的七国集团(G7)峰会结束,虽然发表了「所有成员国签署」的联合宣言,同意自由公平互惠贸易的重要性,亦有必要打击保护主义;然而,美国总统特朗普再一次视各国同意的文件如无物,以东道主加拿大总理杜鲁多发表「虚假声明」为由(批评他见面时谦恭温和,事后却说「美国关税是侮辱」),收回对联合宣言的支持,指示留下来的美方官员不要签署,他本人则已提早离开,前往新加坡准备与北韩领袖金正恩举行美朝峰会。

特朗普又反口覆舌,印证七国集团实实在在陷入史上最严重的分歧,会议之前六国围绕着美国的贸易政策而与山姆大叔闹僵,会议中途似乎尽量求同存异,会议之后却撕破脸皮,分歧没有收窄,反而有机会进一步恶化。除了本来触怒盟友的钢铝关税之外,特朗普如今的讲法是要对所有进口至美国的汽车课征关税。对于这位锱铢必较的商人总统而言,要么G7之间实施零关税,要么不甘被占便宜的他必须筑起贸易壁垒,因为美国不愿意继续成为人人争相掠夺的「猪仔钱罂」。

G7变了G6+1,六国与美国的矛盾表露无遗,尤其耐人寻味的是,特朗普呼吁容许俄罗斯重返集团峰会,回复昔日的G8。俄罗斯被踢出局乃由于二○一四年吞并乌克兰的克里米亚,近日亦因为间谍中毒案而跟英国产生龃龉,立场接近的六国当然不同意特朗普这个莫名其妙的呼吁。

另一边厢,俄罗斯总统普京似乎也没有兴趣重返G8,他更加享受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颁授「友谊勋章」,因为普京访华三日,出席上海合作组织峰会,并且说与中国开展稳定合作仍是俄罗斯最首要的发展方向之一,两国合作已达到前所未有的水平。中俄将签署一系列协议和双边商务合作文件,涵盖贸易、能源、航天和知识产权保护等领域。

七国集团峰会和上合组织峰会恰巧差不多同时举行,尽管没有正面交锋的打对台意图,基本上还是各自盘算的格局,但观乎如今错综复杂的国际博弈,两者之间难免令人产生互相比较的想像空间。饶富兴味的是,上合组织不但有一个曾经跟G7关系密切的会员俄罗斯,如今还迎来另一个身份特殊的观察员伊朗。

伊朗正在为美国单方面退出核协议而谋求应对之道,该国总统鲁哈尼亲赴青岛出席上合组织峰会,光是这一点已教人揣测「亲华求援」的动机。此外,普京早已表态支持伊朗加入上合组织成为正式会员,隐隐然有意拉拢中国和伊朗走得更近,与俄罗斯扣成密切关系。

伊朗核协议是美国和欧盟等等缔约国不咬弦的导火线之一,特朗普认为协议缺陷太多,一意孤行退出,其他国家名义上继续履约而行,但协议是存是亡其实处于未知状态,视乎伊朗会否跟执意制裁的美国彻底闹翻。伊朗如果亲华求援,中国也许不太介意「略尽绵力」,问题是中美尚存在着千丝万缕的经济利益关系,如箭在弦的贸易战未恶化到你死我活的局面,假若中国跟伊朗过度亲近,继而令华府忐忑不安,未必符合习近平所倡议跟美国建立「新型大国关系」、避免堕进「修昔底德陷阱」的原则。因此,中伊结盟相信仍属遥远之事。

再宏观地看,上合组织主要是一个区域安全合作平台,中心议题是打击分裂主义、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虽则现已扩展至经济合作范畴,但整体实力始终跟七国集团不可同日而语,会员之间的矛盾亦不见得容易化解,显着例子乃传统不睦的印度和巴基斯坦仍关系恶劣,而中国也未得到印度支持「一带一路」。

综上所述,G7即使分歧严重,惟上合组织尚未有足够力量与之抗衡。(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