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4, 2018 / 2:04 AM / 22 days ago

《信报》:特朗普“退群”是为了屈人之兵

(9月4日社评)

美国对于“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UNRWA)的运作方式诸多不满,形容为“无可救药”,最近索性决定停止拨款。一向以来,美国是工程处的最大援助国,单计去年已提供三亿五千万美元,华府声称“不再愿意承担非常不合比例的负担”,意味数以百万计难民未必能够得到充足的人道援助,包括医疗和教育等等。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期望,其他国家可填补美国不再援助的资金缺口,让该机构能继续为难民提供必要服务。

去年底,美国总统特朗普忽然宣布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及后还把大使馆迁往这个备受争议的圣城,惹来巴勒斯坦政府强烈批评为“公然挑衅”,当时特朗普已扬言停止向UNRWA拨款,原因是美方每年给予巨额金援,却得不到对方“感激或尊重”。换言之,美国此举无异于惩罚逆其意者,哪怕受害的很多是无辜的妇孺和小孩。

按照大同小异的逻辑,美国先后退出了联合国的教科文组织及人权理事会,动机全跟以巴问题有关,华府不满这两个组织“长期充满对以色列的偏见”。退出其实也是惩罚,例如美国欠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五亿五千万美元,旧债固然不付,新的会费当然不交,受罚机构随即陷入财困局面。

特朗普上台执政十九个半月以来,予外界的其中一个印象是“退群成瘾”,除了上述两个联合国组织之外,退出的群组还有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巴黎气候变化协定,以及伊朗核协议。特朗普三番四次退群,表面上态度消极,甚至有点自我孤立的况味,然而由于美国始终是世界第一的超级强国,影响力无远弗届,如此作风不失其“以退为进”的威胁性,背后的思维离不开强迫外国屈服之图谋,实乃变相的“不战而屈人之兵”。

“以退为进”的威胁意图尤其明显的是扬言退出世界贸易组织(WTO),特朗普日前接受专访时例牌一副睥睨态度,指建立世贸组织是“历来单一最差的贸易协议”,因为全球各国皆利用当中的机制占尽美国便宜,特别是作为最大受益者的中国。他再度扬言,如果世贸不改进的话,美国将退出。特朗普又提到,美国过往在世贸很少打赢官司,但去年不同了,他说道:“我们开始赢了很多官司,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们知道如果我们赢不了的话,就会离开那里。”

小国退出世贸,没多少人会在意,可是世界最大经济体若然退出,其他百多个成员国肯定坐立不安,恐怕经济损失不菲。由此看来,特朗普的“退群成瘾”可谓老谋深算,目的是要让各国迫于无奈屈从于“美国优先”,他要破坏传统框架,建立一套自己必赢的游戏规则。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曾经讲过,如果美国政府退出其全球领袖角色,会有其他国家取而代之。问题是,现在有哪个国家拥有足够的力量取代美国?中国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综合国力远远不如,俄罗斯、英国和德国等等同样难望项背,所以特朗普层出不穷的怪招始终具备极大的杀伤力。

狂人总统着眼点是实利,完全不在乎无形的价值观,这是他与历任美国总统截然不同之处,同时令他屡遭诟病。美国重量级参议员麦凯恩(John McCain)丧礼之上,其女儿哽咽着说:“麦凯恩的美国,毋须『再次伟大』,因为美国一直伟大。”前总统奥巴马则表示,麦凯恩明白美国的安全及影响力,并不来自“令别人屈服于我们意志的能力”,而是普世价值的法治及人权,呼吁政治领袖重回谦恭文明之道。

这些说话,对于千方百计“屈人之兵”的特朗普应该听不入耳。(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