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0, 2017 / 1:14 AM / 6 months ago

香港《经济日报》:美国“特”式国安,矛盾左摇右摆

(12月20日社评)

美国总统特朗普昨发表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惟报告内容与演辞却落差甚大,凸显他与官僚精英的分歧,如何落实成具体政策不无疑问。但经贸实利是其主要看法,对华动手机会高。

外界高度关注特朗普首份国安报告,毕竟理论上美国未来4年的国安以至外交政策应以此为主导,但现实却未必如此,个中场内场外特朗普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互动,实堪玩味。

国安报告高举特朗普力主的美国优先,是国安核心基础,又将中俄定性为战略竞争对手,指两国挑战美国影响力和利益,试图破坏美国的安全繁荣,如力言俄罗斯利用科技和宣传工具干预别国选举,此路向明显与主流精英尤其情报部门一致。

而曾经漠视情报,力言相信普京并无干预美国选举的特朗普,刚巧在发表国安报告前一天,与普京共谱和谐曲:普京致电特朗普,感谢美国提供情报,粉碎国内一宗恐袭,并会投桃报李,一旦有涉美的恐袭情报,将即时通报美方。特朗普昨再下一城,在有关报告的讲话中,脱离文件主调,大谈美俄合作的重要性。

出现报告归报告、特朗普有特朗普讲法的戏剧性场面,反映两个重要方面。其一,国安报告是折衷产物,既要突出特朗普的美国优先主张,又要顾及官僚系统与精英包括情报部门的判断,实际分歧仍然严重。

其二,这反映特朗普政府的外交政策难言成形与稳定,报告只是将过去一年的白宫主张凑合,故实存不一致以至矛盾,如强调要维持和平及推进美国影响力,但其美国优先大有孤立主义色彩,如不顾盟友反对,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都削弱了美国在全球的领导威信,更削弱国际影响力。

此令人担心,在特朗普与国家精英尤其官僚系统的意见持续分歧下,国安与外交政策会否摇摆不定,实际举措将依双方角力及国内政治形势而一时一样,甚至引致误判。这是各国与美国交往交手所面对的「特」式风险,却亦是可绸缪的空间。

大体而言,特朗普对俄将较友善,在迫不得已下才会出招,向国民交差。对华则因其高举经贸实利,已首次将经济利益列为国家安全,势对华经贸开刀。惟这对北京并非最糟情况,只要美国不以意识形态为难中国,北京在经贸利益大可有商有量。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