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6, 2018 / 2:07 AM / 25 days ago

香港《经济日报》:中国持久战 抗美新冷战?

(6月26日社评)

美国拟禁华企收购美科企,意味中美贸易战扩大,中港股市固受累,美股昨亦下挫。

对于应付美国打压内地科技发展,内地有借监毛泽东《论持久战》的说法,要捱过长期痛苦阶段。

外媒盛传,美国财政部正起草规则,禁止中国持股比例在25%以上的企业收购涉及「重大工业技术」的美国企业,环球股市纷受冲搫,港股恒指便跌穿250天移动平均綫。

华府继针对中国制造2025,就5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关税后,拟禁华企收购美国科企,明显要打压内地科技发展。内地召开了中共中央外事工作会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了「十大坚持」等,外界形容正是为了应对特朗普政府发动的新冷战,作好打一场持久战的准备。

近日国内确有不少声音提出,要借监毛泽东在抗日战争时期发表的《论持久战》,尤其指出当日的「敌强我弱」、「敌寡我多助」等形势,与现时中美相似。

他们认为《论持久战》中的三个阶段,即「敌之战略进攻、我之战略防御的时期」、「敌之战略保守、我之准备反攻的时期」和「我之战略反攻、敌之战略退却的时期」,以至第二阶段要熬过较长时间、很痛苦艰难的路程等,有战略参考价值。

若以三阶段论,中国中短期内确只能处于防御期,中兴事件已反映中国在高科技领域并没多大的还手战力,只能等待美国加征关税等措施发酵反噬,包括消费品价格大涨、美企利润下跌等,反制华府内的对华鹰派。

第二阶段即准备反攻时期,在科技发展上,也就是在美国的科技打压下,自主研发关键的核心技术,令中国不再受制于其他国家,但这不但说易行难,更极为痛苦,举极端例子如中国开发自己的手机核心晶片设计、规格与建立相关的生态圈,此或意味着现时的流动通讯应用要经历一段不短的倒退期,势打击民生与商业运作。

然而,中美之争现仍远未是昔时日本对华的领土侵略、人命涂炭战争,而且中美长期利益虽有矛盾,但在深度全球化的今天,经济利益已相当你中有我,个中会有制衡力量避免双方政策长期走在极端,故持久战虽痛苦难免,未必如上述惨烈。但即使政治钟摆可荡回中间,恐仍需相当时间。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