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2, 2018 / 1:33 AM / 24 days ago

《信报》:“特式”治美世情乱 思想成于廿年前

(6月22日社评)

中美贸易纠纷急剧恶化,美国总统特朗普继上周五拍板向五百亿美元中国进口货加征百分之二十五关税后,又于中方开出报复清单翌日,威胁对额外二千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百分之十关税。消息指北京一方面计划委派国家副主席王岐山最快月底访美进行终极斡旋,另一边厢正试图跟同样面对美国关税措施打击的欧盟、加拿大及墨西哥联手抗衡美国贸易保护主义。

中国与欧盟,一个被美国定性为二十一世纪全球争霸假想敌,一个则是由山姆大叔传统盟友组成的政经共同体;连同加、墨两个《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成员国,这些国家/经济体若在北京高举「扞卫人类共同利益」旗帜下与中国联手抗美,环球贸易以至国际关系势将出现新格局。沿此路进,贸易战两败俱伤,最终必能在谈判桌上和解收场的「理性思维」,实有全面检讨必要。

有论者认为,中国看准特朗普跟加拿大总理杜鲁多及欧盟国家领导人于七大工业国(G7)峰会上出现严重分歧,把握机会谋求与这些国家在贸易政策上统一战线,合力向美国施压。然而,美国连欧盟、加拿大以至亚洲最亲密盟友日本都不稀罕,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扬言中方低估了美国达致公平贸易的决心,显非空话一句。北京试图抢占道德高地,广结盟友对抗美国,到底真的能迫使华府知难而退,抑或令本已凶险的贸易形势火上添油,实难以逆料。

特朗普乃非一般的美国总统,要拆解他接二连三令举世哗然的行为及施政,必须从「原点」入手,一窥其治国思想是如何形成的。迄今为止,媒体引用得最多的特朗普著作,毫无疑问是一九八七年出版的畅销书《交易的艺术》(The Art of the Deal)。然而,从政策层面以至特朗普支持者重视程度着眼,我们认为更值得一谈的乃二○○○年面世的《我们应得的美国》(The America We Deserve)。

这位地产大亨当年有意争取以改革党(The Reform Party)总统提名人身份问鼎白宫,最后虽向保守派政评家布坎南(Pat Buchanan)让路,但特朗普于放弃参选前已推出《我们应得的美国》,且终于在十余年后一圆总统梦。

特朗普跟贸易对手周旋所采用的「招数」,处处散发着The Art of the Deal里的「策略气息」,当中包括本报国际时事版主笔沈旭晖曾提及的了解自身优势,在谈判中善用杠杆争取主动;懂得虚张声势,先发制人掌握话语权等。相比之下,The America We Deserve更像特朗普的「治国宣言」,当时的他离真正入主白宫可谓长路漫漫,惟「特式方针」于书中若隐若现,足证他在贸易、外交等多个领域破尽常规的思维,于接近二十年前已初步成形。

特朗普当年扬言,盟友在美国的军事力量保护下安享太平,美国却连账单都没有寄上。这份慷慨,于他眼中乃差到极点的交易。说到贸易,特朗普于书中声称,假如他当选美国总统,必将赤膊上阵,跟日本、法国、德国等贸易对手面对面谈判,并保证这些国家无法再敲美国的竹杠(rip-off)。类似「狂言」,跟特朗普今时今日在社交平台Twitter发放的讯息,尽皆首尾呼应若合符节。

必须一提的是,《我们应得的美国》于二○○○年问世,其时中国尚未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九一一」恐怖袭击或许仍在筹划阶段;伊拉克战争、金融海啸更加无从说起,甚至连特朗普的前任奥巴马,当时也只是一颗政坛新星。相隔十数年,美国人民选出特朗普当总统,如果「特式」治美就是他们想要的改变,那么特朗普现象不过是一种表征,美国离多边主义愈来愈远,恐怕是一个难以逆转的趋势。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