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8, 2018 / 2:09 AM / 3 months ago

《信报》:美国鹰派掌控经贸 中国处境有危有机

美国总统特朗普周初一改口风,从之前扬言「贸易战是好事」,变调声称「我不认为会有贸易战」;没料到就在市场对保护主义肆虐全球忧虑稍纾之际,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主任科恩(Gary Cohn)周二晚突然宣布辞职,环球股市为之一震。

科恩的告别声明措词客气,特朗普对其任内贡献亦连声表扬,惟事实摆在眼前,科恩对特朗普向进口钢铁及铝材开征高额关税反对到底,拒绝应总统要求公开「撑」这项决定,他的离开实属必然。

随着科恩黯然引退,向来对中国采取敌视态度的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已进占经济决策核心,自由贸易派的势力几近瓦解,主导权已落入保护主义阵营之手。

不管为了兑现2016年竞选承诺、贸易鹰派于白宫内讧中突袭得手,还是狂人总统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以钢铝关税作筹码逼加拿大和墨西哥在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谈判桌上让步,特朗普无异于为了美国利益以至其连任行情而牺牲全球经贸福祉。这种赤裸裸的「美国(或个人)优先」思维落实到行动层面,不论是敌是友,看在眼里也会不寒而栗!

美股自狂人当选总统后连升十五个月,而他竭尽所能终在去年底成功争取国会通过大规模税务改革。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商家「兽性」(animal spirits)刚被税改燃点起来,特朗普便在保护主义措施上动真格。贸易战牵一发动全身,不论规模大小,企业都会稳阵至上静观其变,对在美国设厂生产、增聘员工一类长期承担谋定而后动。

由此可见,狂人的经济政纲矛盾重重,这边厢把产业对前景的展望引向多年未见的乐观局面,那边厢为求连任不得不全力讨好仇视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的「核心」选民。特朗普在这两个对立鲜明的议程之间反覆游走,美国经济政策便有飘忽不定难以预测之弊,企业及投资者无所适从,金融市场必定日趋波动。

对中国来说,眼前局势可谓有危有机。在特朗普宣布对进口钢铝开征高额关税前,美国已对太阳能板及洗衣机进口课以重税,矛头直指中国;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去年八月启动「三○一调查」,更是明刀明枪针对中国。

值得注意的是,新一期《经济学人》于社论中坦白批评西方世界棋差一着,以为中国加入世贸组织(WTO)后便会步向民主、自由和法治,逐渐融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事实证明这种设想彻底落空,全面崛起后的中国反过来成为西方世界心腹大患,阵营成员有必要团结起来与之抗衡。

在舆论推波助澜下,美国若牵头于贸易领域向中国加强施压,相信不难得到对中国同样百般不满的盟友配合。可是,基于市场份额有别,特朗普瞄准钢铝进口轰出的第一枪伤不了中国,反而是加拿大、墨西哥、南韩等盟国首当其冲,欧盟更已准备好对一系列美国产品实施反制行动,先来个自相残杀。

目前环境可谓既复杂又微妙,中国若能善用美国盟友因关税问题「火遮眼」的形势,把争议对准特朗普以国家安全为口实大搞保护主义,变相废掉世贸组织作为国际贸易「球证」的功能,中国也许能站上道德高地,以彼之矛攻彼之盾,纵使无法一举打破「西方阵营团结一致抗衡中国」的架式,至少有助转移视线,减轻中国遭贸易对手群起而攻的压力。

北京面对的真正麻烦,来自华府下月公布「三○一调查」结果后,或会针对多类中国产品进口及内地企业在美投资采取严厉制裁措施。「三○一调查」涉及知识产权、技术转移等关乎中国以创新科技推动经济发展的命脉,大大超越双边贸易失衡等「老问题」,直接触及二十一世纪中美谁主浮沉的大格局。

围绕「中国威胁」大做文章,正是纳瓦罗的拿手好戏。他若一如外界预期取代科恩登上特朗普第一经济谋士之位,中美贸易步向正面冲突的风险势必大增,北京恐怕再无余地以柔制刚借力打力。届时,世界难有宁日,一切都得推倒重来。(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