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5, 2018 / 2:22 AM / 19 days ago

《信报》:昂山欠了和平奖一个公道

(9月5日社评)

缅甸若开邦爆发罗兴亚人道危机一周年,联合国日前才发表调查报告,指控军政府意图种族清洗,并且谴责国务资政昂山素姬坐视不理,等同「助长暴行」。及至前日,仰光法院裁定两名路透社记者违反国家机密法罪名成立,各重判七年监禁。该两名缅甸籍记者去年十二月被捕前一直跟进罗兴亚人遭屠杀事件。法院的裁决惹来国际社会愤然指摘,狠批缅甸打压新闻自由及破坏法治,要求立即无条件放人。

法官表示,两名被告瓦伦(Wa Lone)及觉梭乌(Kyaw Soe Oo)多次尝试取得机密文件并转交他人,行为不像正常记者,意图损害国家利益,因此违反国家机密法。被告则辩称,警方设局陷害。他们供述两名曾在若开邦工作的警员以放料为由,相邀前往仰光某餐厅见面,提供与屠杀有关文件,他们持文件离开时即被捕。

觉梭乌强调:「政府只能把我们两人关在牢里,不能关上人民的耳朵眼睛。」路透总编辑阿德勒(Stephen J. Adler)批评裁决「旨在恐吓传媒、令人噤声」。美国驻缅大使和英国驻缅大使皆认为裁决重挫法治,声援两名记者的还有联合国和欧盟等等。

新闻工作者由于跟进罗兴亚人遭屠杀而系狱,昂山素姬由于助纣为虐而声名狼藉。据说,美国前驻联合国大使理查森(Bill Richardson)今年初曾当面向昂山提及两名记者,她的反应极为愤怒,直斥两人是「叛徒」。理查森认为,昂山素姬完全变了,因为她还想继续执政,因此不肯在罗兴亚人问题上与军方据理力争。

昂山素姬是否真的变了?也许未可一概而论,毕竟罗兴亚人问题非常复杂,她虽然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亦即别人眼中的民主女神,然而她同时是国家元首,凡事必须从本位主义角度出发,就是维护缅甸利益,偏偏罗兴亚人被视作不受欢迎的「孟加拉的非法移民」。简单地说,若开邦信奉佛教的原住民阿拉干人(Arakanese),与信奉伊斯兰教、主要来自孟加拉的新移民水火不容,加上这些名为罗兴亚人的新移民发动圣战,宣称要把若开邦脱离缅甸,与他们的祖居地孟加拉合并,昂山素姬理所当然寸土不让,坚决捍卫国家主权完整。

罗兴亚人曾经在二战之后获得缅甸政府给予公民权与参政权,问题正正是他们企图「分裂国土」,并且在圣战之中杀人无数,于是一九八二年缅甸政府颁布新的公民法,不承认罗兴亚人的政治权利,他们被划分为非法移民。去年至今几十万罗兴亚人逃难前往孟加拉,其实只是长期以来「冤冤相报」的历史续章,站在缅甸本位主义,军政府是要驱逐入侵者。

从宏观的脉络来看,昂山素姬维护缅甸利益无可厚非,然而这不代表她漠视军政府的「种族清洗」就是合理,即使以眼还眼,报复的方式总不成把对方「诛九族」。两名路透记者跟进的屠杀事件牵涉十人,恐怕只是冰山一角,否则不可能有几十万人包括无辜妇孺在内集体逃亡。

维护缅甸利益绝对不应该建基于令人恐惧的屠杀,也不应该打压传媒,何况昂山过往极力争取民主政治的「免于恐惧的自由」,她曾在文章里写道:「极权主义是一种建立在敬畏、恐怖和暴力基础上的系统。一个长时间生活在这个系统中的人会不知不觉成为这个系统的一部分。恐惧是阴险的,它很容易使一个人将恐惧当作自己生活的一部分,当作存在的一部分,而成为一种习惯。导致腐败的不是权力而是恐惧,那些掌权者恐惧丧失权力及无权者恐惧权力的蹂躏,都导致了腐败。」

昂山素姬现在是掌权者,她恐惧丧失权力吗?罗兴亚人是无权者,他们肯定恐惧权力的蹂躏。民主女神如果不希望自己和缅甸一同腐败,必须透过文明的方法化解若开邦的夙怨,昂山欠了诺贝尔和平奖一个公道。(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