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2, 2018 / 2:05 AM / 23 days ago

《信报》:不管血案真相如何 美国必定包庇沙地

(11月22日社评)

稍为熟知国际形势的读者相信都能够预料得到,美国《华盛顿邮报》沙地阿拉伯裔记者卡舒吉(Jamal Kshashoggi)遇害血案不管如何残忍,案情无论怎样发展,美国到头来一定不会为此大动肝火,惩罚或者制裁沙地政府是不可能出现的事情,充其量只是轻轻谴责几句了事,原因是沙地乃美国不可或缺的盟友,该国在中东拥有举足轻重的战略地位。大家估计不到的是,身为美国总统的特朗普竟然毫不避嫌,赤裸裸地提供「免责声明」,在其官方声明中没有掩饰地表示,沙地王储穆罕默德(Mohammed bin Salman)很可能知悉卡舒吉被杀,亦可能不知悉,但美国将与沙地站在一起(原文标题正是Standing with Saudi Arabia)。

凶手是谁不重要,真相如何不打紧,沙地王储以及他所代表的政府毋须面对任何后果,纯粹由于特朗普认定盟友关系大过天,而且说到底一切以美国利益为依归。声明内容劈头第一句是「美国优先」,第二句是「这个世界非常危险」,然后阐述记者血案不必深究的逻辑,分别是「伊朗是美国敌人」、「沙地是我们对抗伊朗的盟友」、「沙地帮衬我们买大量武器和协助油价稳定」和「美国首要目标是消灭邪恶的伊朗」,结论则是「追求国家利益」及「美国世界第一」。

这种充满个人特色的豪迈笔触,粗犷得几乎直接承认见利忘义,普天之下找不到第二人。难怪有评论意见赞扬特朗普是旷古烁今的真小人,绝对不愿甘当假仁假义的伪君子。在这宗记者血案之上,特朗普让人清清楚楚见到但凡美国盟友就会获得公然包庇,哪怕有消息指出,美国中情局的调查方向朝着王储穆罕默德展开。

真小人主政的好处是不需大费周章左揣右度诸般掩饰,所以当兼任白宫高级顾问的第一千金伊万卡(Ivanka Trump)又犯低级错误,被揭发利用私人电邮处理公务,说不定泄漏机密,跟前国务卿希拉莉一样卷入「电邮门」丑闻,人人马上明白,特朗普两年前竞选总统时穷追猛打所说的「锁起她」(Lock her up)不再适用,因为宝贝女儿「没有删除任何电邮」。希拉莉是十恶不赦,伊万卡是情有可原,明显亲疏有别。

回头看看沙地,特朗普无疑包庇得坦荡荡,但即使换着其他相对正常的总统,恐怕情况大同小异,只言词上略为温文尔雅地润饰一下而已,实际上还是不会苛求沙地按照人权等等普世价值观追究幕后黑手,遑论向整个国家予以制裁。伊朗的而且确是美国敌人,沙地毫无疑问是对抗伊朗的盟友,加上以色列是伊朗敌人和美国盟友,正正由于中东存在着此等错综复杂的关系网,所以不容许一个记者的离奇死亡而坏了大事。

美国和沙地是两个没有共通语言的国家,制度截然不同,观念南辕北辙,宗教信仰有时甚至势成水火,沙地要到今年才撤除戏院禁令,准许第一出荷里活电影上映,两国关系只建基于军事和石油。因此,特朗普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如果以停止向沙地售卖武器作为惩罚措施,得益的将是乘虚而入的俄罗斯和中国;另一方面,美国本土的军火制造商和工人亦失去大量商机。至于石油,不必多说了,沙地有能力左右全球油价,美国一旦制裁,难保不导致油价飙升。

美沙既然只谈军事和石油,旁及反恐与中东博弈,那么卡舒吉之死不可能博得特朗普同情,犯不着与盟友决裂。除了伊朗是必须消灭的「邪恶国度」之外,美国也需要沙地制衡俄罗斯。敍利亚爆发内战以来,俄罗斯逐渐取得主导地位,日后重建相信亦离不开莫斯科撑持。若要抗衡俄罗斯在中东所发挥的影响力,沙地是美国不能疏远的好兄弟。明乎此,美国真小人执政者振振有词包庇得脸不红耳不赤。(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