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4, 2018 / 4:46 AM / 5 months ago

《香港金管局专栏》港元资金流向--副总裁李达志

路透香港5月24日 - 以下内容摘自香港金融管理局(HKMA)副总裁李达志在专栏《汇思》的最新撰文:

近日出现第二轮港元触发7.85弱方兑换保证,金管局副总裁李达志透过以下问答形式,谈谈金管局对港元资金流向和港息走势的展望。

问:美联储将于6月中议息,市场普遍预期今次加息机会十分高。这是否意味港元汇价亦将会于未来一段时间继续偏软,并导致资金持续流出港元?

答:绝对有机会。理论上,当美联储上调利率,较短期尤其是隔夜的港美息差会拉阔,吸引更多沽港元买美元的套息活动。而联汇的设计正是让这些套息活动把港元推向弱方,触发弱方保证,造就资金流出、使流动性和港元利率正常化。简单来说,过往数年零利率、零息差时代导致大量资金流入,流动性过剩,到现在美元加息数次,创造了足够息差空间,吸引套息活动引导过剩的流动性流走。

大家可以预期,未来一段日子可能会经常看到金管局承接港元沽盘的新闻,但大家要明白这其实是陈总常说的「期望」触发弱方兑换保证,「为港元利率正常化制造条件」,这由始至终是联汇设计的一部分。所以坊间「托港元」、「救港元」、「港元保卫战」等这类标题无疑有助「吸引眼球」,但有点戏剧化。

问:总结余快跌穿1,000亿元,一旦失守这个关口,是否存贷利息便会开始上升?否则总结余要下跌至哪个水平香港利息才上升?

答:1,000亿、500亿是所谓「齐头」数字,自然成为标志性「关口」。不过,总结余不同股市,并没有「心理关口」,更没有失守与否的问题,息率也不存在与总结余水平直接挂鈎的关系。因此,对于总结余下跌至哪个水平才令香港利息上升,我留意到坊间有不同论点,可惜这亦没有一个「神奇」数字。要知道,银行不是单纯看着总结余的数字来决定上调存贷利率与否,而是更看重自身的资金状况、借贷成本、贷款市场的需求,以至后市资金流向和外围金融环境变化等因素,并不是简单的直线关系。

再简单一点説,资金流出是因为港元流动性过剩而出现套息活动所致。当流动性回到正常状态,适合当时的经济和金融状态,就会稳定下来。总结余多少并不是问题,市场会找到一个平衡点,联汇设计包括贴现窗等足以让市场在不同情况下畅顺运作。

我想指出一点,随着市场上港元减少,港元拆息趋升是大环境,一个月HIBOR由低位约0.2厘,一度增加至愈1.3厘,往后存贷息率走向须视乎后市资金流向和外围金融环境变化,但加息步伐应不会太急,这是由于银行体系持有大量外汇基金票据,可有效缓冲利率过于波动的情况。

问:近日见到港汇贬值,是否很大压力?

答:首先,港元在7.75至7.85之间上落是正常不过的事。货币发行局制度的设计本身便确保了港汇会维持在7.75至7.85水平,并能让金管局随时回应市场兑换港元的需求,无论是弱方兑换保证时买港元、沽美元,或强方兑换保证时沽港元、买美元,我们的操作都是按设计安排。当然,我们会保持警觉,紧密监察市场,确保运作正常有序。(完)

整理 雷美珍;审校 屈桂娟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