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9, 2019 / 5:59 AM / 5 months ago

《HOME专栏》中国经济降温 工业金属打寒颤

(本文作者Andy Home为路透专栏撰稿人,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2年3月,中国上海,工作人员将铜材运进仓库。REUTERS/Carlos Barria

路透伦敦1月8日 - 新年伊始,基本金属市场毫无起色,再度下跌。

伦敦金属交易所(LME)指数于1月3日降至一年半低点2,730.1。

触发因素是苹果(AAPL.O)的营收预警,而不是通常会影响铜、铅和锌等旧经济金属价格的那类新闻事件。

但这一反应对于未来几个月的潜在市况非常有启发性。

最重要的是,这标志着基本金属继续受制于更大的金融面题材,与全球市场、特别是美国股市一同随着风险偏好起舞。

这种关联的体现形式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以及美中贸易关系紧张。

苹果罕见示警中真正让全球市场不安的是,其有关中国销售欠佳的评论,这预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经济放缓有可能影响到全球最大的经济体。

美中两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双双回落,加深了这种担忧。

鉴于中国仍是全球金属消费增长的引擎,中国PMI跌破荣枯线对金属尤其利空。

金属多头正指望中国当局和以往形势艰难时一样采取行动,打开龙头,并通过通常的基础设施和建设渠道刺激投资。

这招在2009年和2015年两次均见效。但这次恐怕情况有所不同。

tmsnrt.rs/2RGGmvG

**中国制造**

中国12月官方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和财新PMI均跌破50的荣枯分水线,暗示行业放缓已变成了萎缩。

上次出现这种情形是在2015年,那年对LME金属来说是惨淡的一年,直到2016年1月金属价格才触底。

那时并没有贸易战,但核心推动力一样。两次行业放缓都是中国政府亲手在国内制造的。

去年中国当局的目标与2015年一样,即吸收前次刺激措施和楼市明显失序所造成的过度流动性。

金属分析师们一直很担心中国持续了多个月的信贷紧缩的影响,尤其是那对相对有活力的民间部门的打击最为严重。

这回恐怕有更多的事情会让他们担心受怕。

通过紧缩信贷为制造业活动降温,是中国当局“雾霾战”的新政策。

分析师通常聚焦冬季取暖季的限产措施,但环保举措持续实施了一年多,已覆盖中国金属经济领域的各个方面。

很多规模较小的公司,无论是生产商还是用户都已关闭,甚至官方部门供应链也被一轮又一轮的检查和限产所打乱。

可能无法量化总体增长受到了多大打击,但毫无疑问,环保行动已经成为一个重大阻力,并且这种阻力不会很快消失。

即使是在关税影响完全显现之前,这两项政府政策也已叠加起来打击了中国的制造业。

**刺激举措和效用递减规律**

对于经济前景恶化,中国当局以更强的紧迫感做出了反应。

政府承诺增加基建支出,主要集中于城市地铁、高速铁路和电网建设支出。

上周中国人民银行以调降准备金的方式推出进一步刺激举措,此举实际将释出1,160亿美元新资金用于放贷。

但中国的刺激周期也难以摆脱效用递减规律。2015-2016年的刺激规模远小于2009年,第三轮刺激可能会更小。

这不光因为要复制过去10年的基建规模是不可能的,毕竟即便是中国,需要建设的机场和高铁路线也就那么多。

而且,中国现在慎防第三轮刺激造成过剩局面,而政府主导的荣景不可避免地会出现这种结果。

以住宅地产为例,决策层仍在警告投机过度,试图切断地方政府对土地财政的依赖。

第三轮刺激举措不会是大手笔的一揽子举措,而是要尝试解决中国经济中个别行业疲弱的问题。

而刺激政策效果传导至切实的金属需求,也需要时间。

**警惕死猫式反弹**

分析师的一个普遍共识是,当前中国的这轮刺激政策将在第二季开始提振金属价格。

但在那之前,套用高盛的说法,“工业金属料将面临严重阻力,(第一季)继续剧烈震荡。”高盛在1月4日同时下调了金属价格的短线预测。

不过,与许多评论人士一样,高盛对于中期前景仍持积极看法,维持铜和铝12个月的目标价格不变,分别在每吨7,000和2,000美元。当前这两种金属的价格分别为5,930和1,860美元。

似乎所有人都认同,未来几个月多头的日子将不好过。

出现急剧修正性反弹的可能性仍大。根据经纪商瑞富公司(Marex Spectron),投机客全线做空LME各类金属。

铝和镍的仓位情况更为极端,价格都已威胁到生产成本曲线。

市场正努力从中美贸易谈判的烟雾信号中寻找指引,实现纠正性反弹只需要总统发一条推特。

但任何反弹可能都只是死猫反弹的一种变体。

对贸易战停火、或至少暂时休战的期待可能主导短期人气,但对中国征税只会加快或暂停进行中的进程。

中国策划了当前的经济放缓,现在则必须设法实现增长。

北京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如何在避免重蹈覆辙的情况下实现增长,如何避免再次出现2009年和2015年后刺激-繁荣-破灭的周期。

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向人民作出的“蓝天”承诺使这种平衡行动更加复杂。清洁空气的行动可以削弱,但无法转向。

最后也很重要的一点是,在其他地区制造业增长开始减速之际,中国政府必须努力重振经济。

这是难以完成的任务。

中国10年来的第三次刺激行动可能不会给工业金属带来第三次好运。(完)

编译 张明钧/张若琪/白云/王颖/李爽/李春喜/王灿;审校 张涛/刘秀红/孙茉莉/王兴亚/徐文焰/蔡美珍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