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HOME专栏》别无选择之下 港交所不得不设法坚守LME阵地
2017年9月12日 / 凌晨3点11分 / 2 个月前

《HOME专栏》别无选择之下 港交所不得不设法坚守LME阵地

(本文作者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1年7月,两名男子经过伦敦金属交易所(LME)。REUTERS/Paul Hackett

撰稿 Andy Home

路透伦敦9月11日 - 伦敦金属交易所(LME)上周宣布新计划,以遏制近三年来成交量不断下滑的势头。

第一项举措将是大幅降低LME的部分交易费,意在争取原先转向店头市场(OTC)的业务回流。

LME背后有香港交易所(0388.HK)的支持。港交所于2012年将这家140年历史的老牌交易所收入麾下。

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对路透表示,他承认先前在上调交易费时犯了一些错误。

他相信,调降费用对营收的短期冲击,最终将被提议中部分OTC交易的新增费用所抵消。

其实,他在这件事上也别无选择。

就港交所的大宗商品业务而言,LME目前几乎是其中的全部内容,因为原本要将LME整合进去的总体战略已经土崩瓦解。

**无可联通**

李小加上周在路透Newsmaker活动时称很希望见到能有“商品通”,并表示那将是内地与香港互联互通计划的自然延伸。

港交所在股票方面已有沪港通与深港通;新的债券通亦自7月起开通,让中国内地与国际市场透过在香港建立的基础设施联接。

外界也一直期望大宗商品在互联互通计划清单上。

确实,善用香港的独特地位大举开发中国庞大的金属业市场,是港交所当初斥资13.88亿英镑收购LME的主要原因。

LME当时获利不多。尽管那时大家都对将LME商业化可能创造的营收感兴趣,但只有港交所在谈判桌上提出了额外的战略愿景。

其中之一就是港交所将利用LME的国际定价权,为其余世界“打开”中国的金属市场;反之亦然。

但那迄今尚未实现。

原因很简单,因为中国内地没有对象可以互联。

并不是说没有任何候选者。

上海期货交易所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交易的金属期约类别与LME相似。大连商品交易所主导中国铁矿石交易,郑州商品交易所则负责较为少见的合金交易,例如矽铁与矽锰。

大家就是对两地连结没有兴趣。

根据李小加,国内交易所“需要感受到他们能从中得到些什么。”

目前仍需努力找到“共同点”,但李小加早先的乐观看法似乎正在消散。国内交易所存在“截然不同的可能性”,例如上海期交所就决定他们没有连结的需求。

**缓慢航向“前海”**

港交所的替代计划就是自行在中国建立一个交易所进行连结。

不过由于需要中国监管机关的正式批准,前海联合交易中心(Qianhai Mercantile Exchange)无法成为期货交易市场。

然而,具备类似LME仓储基础建设的前海交易中心将成为现货市场。根据李小加,其中的理念就是要“建立一家大宗商品银行,可以这么说。”

这个市场将方便实货金属融资,但又不会附带2014年青岛港丑闻那样的所有权和监管风险。

所有这些听起来都相当明智且可行,但从时间来看,就不要太当真了。

李小加并未给出实施前海计划的具体时间表。

该设想处于“初期阶段”,“推进方面还需要做很多工作”。但“我们准备做长期打算”。

你明白什么意思了吧。

A计划被搁置,B计划还需要一些时间,而且听起来时间还不短。

**空想?**

港交所原本希望利用LME与内地连通,这种想法看来已经搁浅。

这纯粹是空想吗?

显然,假设全球和中国金属市场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就等像港交所这样的机构将它们连通起来,这种想法或许值得怀疑。

中国大型国有金属企业当中,有不少在多年来一直直接参与LME交易。

甚至中国国家物资储备局在2005年受到期铜交易丑闻冲击之前,也是LME期铜合约的主要用户。

中国金属行业的这些部分本就在LME进行交易,因此无需重新建立连结。

虽然从实货大宗商品促进中国金融流动的角度来看,李小加所言甚是,但市场或许已抢先一步。

毕竟,在上海保税仓库的铜有很大一部分是某种融资铜;而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市场人士来说,LME期镍已经成为受青睐的担保品。

的确,一如青岛的例子,中国大陆的担保融资机制在结构和监管方面还有进一步发展的空间。

但这完全不同于最初设想的通过LME去瓜分中国巨大的潜在市场。

而且国内交易所可能会把港交所看做潜在入侵者,而不是合作伙伴。

在港交所收购LME之前,上海期货交易所就已经对LME表现出敌意,要求中国监管部门禁止任何海外交易所在中国大陆开设交割仓库。

港交所收购LME,是因为它相信一家香港公司在政治正确方面会处于更加有利的地位。

只是五年过去了,中国大陆仍没有LME的仓库。而且近期也不大可能有。

由于缺少接口,香港交易所的中国金属策略只能是这样:与国内交易所保持对话,同时踏上创建自己的中国大陆市场的漫长征途。

这样,港交所的全球策略就要指望它的LME特许权了。港交所只能希望LME已经想出阻止成交量下滑的办法。(完)

编译/审校 徐文焰/张若琪/陈宗琦/汪红英/戴素萍/王颖/白云/王兴亚/张荻/郑茵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