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HOME专栏》LME交易量下滑 皆因丧失基本金属定价主导权?
2016年1月18日 / 早上7点23分 / 2 年前

《HOME专栏》LME交易量下滑 皆因丧失基本金属定价主导权?

撰稿 Andy Home 编译 刘秀红/李婷仪/白云/杜明霞/孙茉莉

图为伦敦金属交易所内的交易场景。REUTERS/Paul Hackett/Files

路透伦敦1月15日 - 2015年伦敦金属交易所(LME)的交易量下降4.3%。

这是该交易所交易量2009年以来首降,也创下2001年以来的最大降幅。

上述2001和2009年都是具有历史性意义的时点,分别对应互联网泡沫破裂和全球金融危机。

2015年基本金属市场再陷动荡,注定也会被载入史册,成为大宗商品超级周期终于崩盘的一年。

但是,相对于LME较上年同期0.5%的降幅,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的铜合约却录得16.4%的同比增幅,上海期货交易所的基本金属交易量也出现飙升。这显然用整体市场震荡情况是解释不通的。

芝加哥商交所和上海期交所2015年均推出了新合约,挑战LME在国际市场有色金属交易上的主导地位。

那么,伦敦金属交易所交易量的下滑是不是说明,该交易所的主导地位已开始瓦解呢?

LME长期交易量图表:tmsnrt.rs/1n4RPCD

LME金属交易细分图表:tmsnrt.rs/1n4SpQP

**指标定价**

若是不计入LME更为小众的产品,比如其两种铝合金合约,那么去年表现最差的合约就是铝和锡。

多年来,铝一直是LME最具流动性的合约,所以交易活动下滑9.1%就格外引人注意。

表面上,这对LME定价体系似是个坏消息,因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推出了四种铝合约,其中三种是区域性升水合约,一种是“综合”铝合约。

然而,并无明显迹象显示LME的指标定价实力受到动摇。

CME最成功的铝合约是2013年推出的美国中西部升水合约,该合约去年交易量急升,达到93.6万吨。未平仓合约在去年12月底时达到22,008口,相较前一年同期,仅有2,462口。

CME的欧洲升水合约自去年9月推出以来,也有不错的起步;而CME日本铝升水合约本月初录得第一笔成交。

不过,这三种合约正如其名“升水合约”,即它们是与一个基价共存,而这个基价仍由LME价格产生出来的。

而CME反映基价和升水的“综合”铝合约,自从2014年问世之后却难以蓄积动能。去年成交量为4,044口,而CME欧洲升水合约四个月内就有4,651口的交易量。

无独有偶,CME的新期锌合约去年在进行了七个月交易后,以区区10口的未平仓合约数收官,而新期铅合约甚至都没有交易。

由此推断,期铝交易员似乎乐意继续用LME的指标价格,但更愿意在CME对冲他们的溢价敞口。LME自己刚推出不久的铝期货溢价合约迄今连一笔交易都没有。

那为什么LME的期铝合约交易活动下滑得如此厉害呢?

答案或许是因为LME的内部改革进程,而非来自CME的竞争。

具体说来,LME整顿自己的铝仓库提货队列问题,缩小了一些铝融资交易的博弈空间。

内部人士指出,那也许降低了每天LME明日/次日(tom-next)价差中滚动的金属数量,而这恰恰是过去那么多年给LME带来大规模交易量的因素。

当然,LME的新收费架构意味着明日/次日价差交易也不再像以前那样是免费的、或是能享受大幅折扣的交易,不过不要指望哪个交易所官员会费心思去琢磨这个中会有什么特别联系。

**定价主导权东移?**

另一方面,LME期锡交易量下滑30.7%,这对于LME全球指标定价地位来说是个更加令人担忧的迹象。

金属锡定价已经变得更加多维。印尼利用全球最大锡出口国的优势来创立自己的锡合约--在印尼商品及衍生品交易所(Indonesian Commodity and Derivatives Exchange,ICDX)进行交易。中国上海期货交易所(ShFE)则在2015年3月推出锡合约。

在行业对冲方面,以上两者还都比不上LME期锡。

ICDX锡合约与印尼不时尝试支撑锡价的行为密不可分,削弱了该合约的国际信誉。而上海期交所锡合约则滞后于基本金属报价。

但LME面临的风险是,锡定价可能从伦敦转移到一个亚洲定价中心,实际上反映出潜在交易模式从欧洲东移。

现在下结论还太早。一年的数据形不成趋势,而且在情况最好的时候,锡也是LME核心基本金属中流动性最低的,意味着价格下滑等外部因素可能造成巨大影响。

**上海期交所交易量激增**

去年金属交易的真正题材是上海期交所交易量骤增,除了铅和锡之外,基本金属交易量全线大涨。

铜交易量增加25.3%,铝交易量增长66.4%,新的镍合约交易量在推出的前10个月达到惊人的1.27亿吨,比LME镍合约交易量还略高。

不过即使不考虑LME和上海期交所在计算成交量上不同的统计方法,直接进行比较也存在问题。

由于中国的资本管制,这两个市场仍分处于不同环境。

规模较大的中国金属企业,尤其是国有企业,一直以来利用LME进行对冲,且随着更多中资企业成为LME会员,它们的这些活动料会进一步增加。

相较之下,上海市场更多的是反映国内投机活动,而非国际市场中的对冲。

而且上海市场去年的交易荣景似乎是受到中国散户投资者的驱动,尤其是当中国政府重拳干预中国股市之际,他们发现了交易的新大陆。

从上海和LME市场的成交量和未平仓合约对比来看,显而易见这两个市场交易模式的不同。LME金属镍的成交量只占未平仓合约的一小部分,而上海市场上,期镍的成交量则是未平仓合约的六倍。

不过目前还没有迹象显示,全球基本金属市场参与者愿意转战上海市场,尤其是因为中国当局习惯于在认为必要时直接干预国内市场。

LME仍为全球基本金属定价(或许锡是个例外),而且其核心位置看上去仍很稳固。

不过切实发生改变的是,目前全球基本金属定价更多是多元化而非单一化,而且这种趋势才刚刚开始。(完)

审校 王颖/张荻/许娜/高琦/刘秀红/王洋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