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6, 2013 / 7:40 AM / 6 years ago

专访:中国工行称愿做流动性稳定器

* 工行愿意在市场出现波动之际起到稳定市场的作用

2011年3月30日资料图片,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姜建清在香港出席该行的业绩报告发布会。REUTERS/Tyrone Siu

* 希望将来政策的预期能更清晰更稳定

* 这次不是“钱荒”是“心慌”

* 加快存量贷款的周转,提高信贷资产使用的效率

记者 毕晓雯/谢衡/简森

路透北京6月26日 - 以资产计全球第一大银行--中国工商银行(601398.SS)(1398.HK)董事长姜建清表示,作为大银行的工行愿意在市场出现波动之际,发挥自身流动性实力雄厚的优势,起到稳定市场的作用。但希望将来政策的预期能更清晰更稳定,以利于该行更好更深刻地理解整个市场状况。

姜建清周二接受路透专访时表示,中国商业银行整体资产负债结构仍较传统,存贷比同国际横向比较处于低位,且在资产的分布上更偏重于支持实体经济。而未来,银行信贷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方式,必将由新增信贷投放拉动,向重视存量信贷结构调整及提高资金使用效率转变。

受贷款增长较快、企业所得税集中清缴、端午节假期现金需求、外汇市场变化、补缴法定准备金等多种因素叠加影响,银行间市场自5月下旬起缺钱状况逐渐升级,资金价格反复高涨,而央行并未如市场期盼施以援手。上周四银行间市场隔夜及七天质押式回购利率创出历史新高。

“我看这次不是‘钱荒’是‘心慌’。”姜建清说。

“那几天对我们来说,也确实有一点紧张,我们也在观察市场,在看市场到底产生了什么变化,我们的流动性未来走势会怎样,我们的交易对手到底有什么问题。我们也是用了几天的时间最后把风险弄清楚了,知道市场波动的根源是什么。”

中国央行上周一就商业银行流动性管理事宜发函,要求金融机构特别是大型商业银行在加强自身流动性管理的同时,还要积极发挥自身优势,配合央行起到稳定市场的作用。本周二央行确认,一些自身流动性充足的银行也开始发挥稳定器作用向市场融出资金,货币市场利率已回稳。

“这一次所有因素叠加,加上中央银行公开市场的做法改变,突然地使市场流动性短缺。但是这个问题,我认为它只是造成流动性市场出现时点性的波动,中国银行业的流动性总体上是正常的、充足的。”姜建清说。

截至5月末,工行持有的高流动性资产有4.6万亿元人民币,在全世界同业中亦属非常领先。

姜建清表示,大银行的流动性相对充沛,在市场紧张的时候,可以拆出一些资金。但大银行要发挥稳定市场的作用时,也希望政策的预期更加清晰,更加稳定。

他还提到,在互联网高度发达的时代,信息的传播非常迅迅速,包括错误的信息和谣言。而等到市场非常清晰地知道这是一个错误信息或谣言的时候,已经遭受了非常大的损失。

所以在这方面,将来要做好市场的稳定工作,做好预期的稳定工作。同时,对于市场传谣甚至是操纵市场的行为监管方面要给予惩罚,当然还包括及时的解释澄清,“像中央银行这样权威机构的解释澄清是非常重要的”。

针对6月以来不断升级的流动性困局,中国央行周二终于发出将维护市场稳定的清晰讯号。央行称将积极运用公开市场操作、再贷款、再贴现、短期流动性调节工具(SLO)及常备借贷便利(SLF)等创新工具组合,适时调节银行体系流动性,平抑短期异常波动,稳定市场预期,保持货币市场稳定。

**提高信贷周转率**

中国国务院和央行过去一周相继强调金融资源配置要“用好增量、盘活存量”,更有力地支持经济转型升级。信贷投放“用好增量”是银行比较容易操作的,而“盘活存量”恐知易行难.

对此,姜建清表示,提高信贷的周转率,即蕴藏着“盘活存量”的巨大潜力和空间。提高货币的周转速度就可降低对货币的需求量,这是提高中国经济运行质量的一个重要方面。

他认为,从宏观层面来讲,在资本充足率、风险管理能力、存贷比等多重约束下,商业银行信贷总量不可能持续的高速增长。而愈见庞大的信贷余额,对商业银行而言,管理的难度和压力亦非常大。

“要加快存量贷款的周转,提高信贷资产使用的效率。这一块我觉得潜力还是比较大的。”姜建清说。

他进一步解释称,现在全社会信贷资金余额已经达到67万亿元,如果每年提高信贷周转率0.1次,大概缩短贷款平均期限一个月左右,相当于通过存量周转多增加贷款6-7万亿元。

姜建清表示,企业流动性贷款的期限比较短,短期票据贷款周转性在加快。此外,有一部分贷款虽然是长期贷款,但归还是短期的,比如个人按揭贷款,每个月都在还款。

“现在有些比较好的项目贷款,也是每个月都在还。我觉得这是一个令人可喜的现象。所以这一块资金务必要高度重视,重视盘活信贷的存量。”他说。

他表示,要加快整个贷款的周转速度,就要求银行自身提高信贷投放的质量,加强风险防控,退出潜在风险贷款,释放低效率资金的占用。而银行不仅要对过剩产能的新增融资严格控制,对一些存量的贷款也应及时退出。

工行数据显示,自2010年以来,该行主动压缩和退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领域、房地产和产能过剩行业等融资总量4,000亿元,清退转化各类生产无效率、产品无市场、长期经营亏损企业8,000多户、贷款6,477亿元。这些压缩出来的资金规模,将重点投入到续建项目、小微企业、新兴产业和个人消费信贷等领域。

央行此前要求,商业银行在保持信贷平稳适度增长的同时,从严控制产能严重过剩行业贷款,但不搞“一刀切”。

** 货币”空转”? **

对于央行此次收紧资金面的努力,分析人士认为,是决策层有意整顿社会融资规模过快扩张与银行同业业务期限错配风险,旨在打击“资金空转”,引导金融服务实体经济。

工行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5月末的该行新增贷款4,061亿元。同比多增116亿元,增幅为5.14%。其中工行的票据融资增加了193亿元,占了新增贷款的4.7%。

“坦率地说,大家对票据融资的看法不一,有人说是货币空转,也有许许多多的大型企业和中小企业确实通过票据融资来解决短期的融资性需求。”姜建清说。

姜建清表示,工行的非信贷资产主要投向了债券、上缴央行的存款准备金,以及库存现金等。同业融资仅占该行非信贷资产的3.3%,拆借给一些确实资金紧缺的商业银行,亦间接地提升了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这些工行的资金投向全部都与宏观经济与实体经济相关,我看了半天不知道哪里有‘空转’。”姜建清说。

他并认为,与国际大银行比较,工行同业融资的比例是比较低的。很多西方大银行在14%-15%左右,更多地依赖于同业资产。

他表示,确实有些中资银行的同业业务发展很快,特别是以票据支持或信托受益权资产支持的买入返售类业务增长比较快。这类业务收益率较高,风险权重又较低,所以贷存比较高的银行都较青睐于此类业务。而在银行资金来源比较有限的情况下,同业业务就依赖于同业拆借。

这种期限的错配在过去正常情况下并没有及时地暴露出潜在风险。这一次所有因素叠加,加上中央银行公开市场的做法改变,突然地使这个矛盾暴露出来。

“这个情况也是提示了各家商业银行,可能要改变一下、调整一下自己的资产负债表,要在流动性和安全性、效益性之间合理地做一些匹配,不能为了利润而绷得太紧,不能光想赚钱把自己绷得很紧,拆东墙补西墙,钱是赚到了,但是会产生很大的风险。”姜建清说。

央行周二表示,商业银行要统筹兼顾流动性与盈利性等经营目标,按宏观审慎要求,合理安排资产负债总量和期限结构,合理把握一般贷款、票据融资等的配置结构和投放进度,谨慎控制信贷等资产扩张偏快可能导致的流动性风险,加强同业业务期限错配风险防范。

对于今年以来社会融资猛增而经济增长乏力,他列出了几个重要原因。首先,中国现在处在产业结构调整的期间,调整没有完全到位。“在这样一个过程当中,我觉得就有可能产生占用两套、或者说一套半资金。”

同时,融资和投资之间还存在一定时滞。姜建清表示,工行连续几年来,固定资产投资贷款的90%以上都是投向了在建、续建项目。“在建、续建项目的完成还是需要一定时间的,所以它们产生的效益有一定的时滞。”

此外,监管部门加大监管力度,将更多民间融资纳入社会融资规模的统计范围,加大了社会融资的总量。加之,企业经营的总体状况现在并没有根本好转等亦是影响因素。

而受累于疲弱的经济表现,5月新增人民币贷款以及社会融资规模增长均乏力,与此同时,广义货币供应量(M2)的增速虽稍有回落,但依然远高于13%的目标水平,高货币投放并未带来相应的经济拉动效果。(完)

(审校 黄凯)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here)开通此服务。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