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1, 2010 / 12:14 AM / 10 years ago

分析:中国高储蓄率再受争议 呼吁政府加大支出

路透北京2月15日电(记者 Alan Wheatley)---希腊巨额赤字已经将欧元区拖入危机中,美国的财政政策没准哪天也会让美国失去AAA评级。

2003年3月7日,顾客在上海一家银行?办理业务。 REUTERS/Claro Cortes IV

中国的问题则不同:保守的支出政策让中国政府饱受诟病。批评人士称,这有损中国长期生产力发展,并加重全球经济失衡。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一直呼吁中国增加社会支出,削弱国民的储蓄需求,进而刺激消费。近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直截了当地发出类似呼声。

“鉴于当前财政刺激计划将撤出,中国应避免重现预算盈馀,这很重要,” 经合组织本月发表的报告称。该组织称2007年时中国政府盈馀超过GDP的5%,因中国税收收入强劲,且支出政策相对严苛。

“中国的公共财政状况非常强健,足以支撑政府持续高水平支出。”

中国可能已迅速加大养老金和医疗方面的支出,但做得还远远不够。经合组织说:“应该特别加大教育方面的公共支出,这既能提升生产力,又能减少不平等。”

虽然中国推出了4万亿元经济刺激计划,但政府去年赤字只相当于GDP的2.2%,低于设定的3%目标。

热点话题

过去十年,中国国民储蓄率大幅增长。但中国政府应为此负多大责任,各方众说纷纭。

很多经济学家曾将储蓄率增长归因于中国企业盈利增长,因借助低廉的资金成本和劳动力成本,中国企业在全球需求旺盛时成了大赢家。

但近期1992-2007年中国资金流动数据的修正,重新开启了围绕前述话题的争论。

美国加州大学中国研究中心魏玛(Calla Wiemer)表示,2008年中国储蓄率跳升至GDP的51.4%--是主要经济体中最高,这主要是由于人口和收入模式的变化,导致中国家庭储蓄大幅增长。

资金流动数据也显示,2007年政府储蓄相当于国民可支配收入的10.6%,远高于2004年时的4.5%。

“为了中国人的长期健康和福祉,政府需要大幅度提高公共支出,” 魏玛在最近一期《中国经济研究季刊》写道,“政府需要大手笔提高支出,这对经济的刺激效应可能很明显。”

不确定性

然而,解读中国数据绝非易事。世界银行经济学家高路易(Louis Kuijs)称,政府储蓄增加,与其他财政数据以及对中国家庭和行业的调查数据无法呼应。

“我不想排除任何事,但我感觉有点不对。我们来看看中国经济增长的方式吧--资金密集型产业拉动的增长,我觉得这种增长模式在2005年并未开始改变。” 他所指的是2005年左右中国经济结构调整。

尽管观察人士意见有一定分歧,但他们还是一致认为,政府必须将支出重点从实物资本转向人力投资,以支持长期经济增长。

OECD大力呼吁加大教育支出,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研究则显示,要减少预防性储蓄,首先应该从公共医疗领域着手。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济学家巴涅特(Steven Barnett)和布鲁克斯(Ray Brooks)称,政府在医疗领域多投入1元,城市消费就会增加2元。

渣打的格林(Green)则主张在医疗和教育领域双管齐下,并建议降低税费和其他收费。

“虽然我们知道现在这还不现实,但这些问题正在出现,总有一天需要得到解决。” 他说,如果不解决这些问题,那麽随着经济复苏,政府收入再次增长,不仅会恢复以往的失衡状况,甚至庞大官僚体制可能会扼制经济发展。(完)

编译:高虹 发稿:胡昱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here)开通此服务。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