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4, 2010 / 9:49 AM / 9 years ago

《沪港小生专栏》上海故事(六):衡山宾馆

路透亚洲私募股权记者 陈澍 / 文

图片?明:原上海法租界毕卡第公寓资料照片。

位于上海市区西南部的衡山路是我在上海很钟意的一条马路。衡山路旧时称贝当路,因为地处原法租界,当时的法租界政府便以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法军总司令贝当(Henri Philippe Petain)的名字来命名这条马路,可见衡山路当年在法租界乃至上海滩的重要性。

英法两大租界向来堪称全上海最精华区域,衡山路至今仍保留许多租界时期的历史建筑,如今位于徐汇区衡山路534号,即衡山路、宛平路、建国西路、广元路的交界口尖角上的“衡山宾馆”就是当年上海滩的一处经典名楼。

1932年,上海万国储蓄会的大股东、法国商人法诺决定做大上海的房地产投资,于是决定由万国储蓄会名下的中国建业地产公司投资建造一个现代化的豪华公寓大楼,以满足当时在上海日渐庞大的外国商人和华人大亨阶层置业需求。中国建业地产在当时已是上海的主要房地产开发商之一,很快,建业地产联手当时上海地产业四家“王牌”――潘荣记、胡顺记、利源记以及陈永兴,一起承建毕卡第公寓(Picardie Apartment),也就是今日衡山宾馆的前身。

“万国储蓄会”的历史最初可以追溯到清朝末年,当时有一个叫盘滕的法国人跑到上海来淘金,因为自己没有太多本钱,于是就想到一个投机做生意的办法,先在法租界先是开办了一个小额储蓄所,并用每月开奖的方式来吸引爱贪小便宜的储户,後来盘滕又与一家在上海经营白兰地和香水的洋行合作,并正式于1912年设立“万国储蓄会”。

“万国储蓄会”名义上是一个储蓄机构,实际上则是一家债券公司,按当年储蓄会章程规定,储蓄会实行会员制,只要参加储蓄就成为自然会员,会员每年交付12元会费,中途不得中断,不能提前提取储蓄金,满20年後,储蓄会一次性偿还会员所有本金,外加利息和红利。此外,储蓄会还规定,从每月储蓄中提取25%作为奖金,以两千户作为一个开奖单位,每个开奖单位头奖有2000元,还有二奖、三奖、四奖各一名,及末奖200名,由此吸引更多储户入会。

有历史资料表明,1931年,万国储蓄会吸纳社会储金总额已达6500万元之多,占当年全国所有储蓄总额的五分之一。

储蓄会实际上发行的是“债券”,可以转让但不能提前支取,储蓄会积累储户财富後再以高额利息放贷给他人,同时自己也拿储户资金建立“中国建业地产公司”,主要开拓上海法租界的房地产业,兴建许多高中档里弄住宅、高级公寓以及花园洋房,其中包括毕卡第公寓、诺曼底公寓(今武康大楼)、盖司康公寓(今淮海公寓)等,而在这些物业中,又当属毕卡第公寓规模和设计最为宏大。

关于毕卡第公寓的命名还有一段趣闻,由于毕卡第是当时法国最富裕的一个省,开发商一开始希望在当时已在上海形成一定规模的旅沪法人中打出名气,于是决定以毕卡第省的省名来命名这座全新的豪华公寓楼,以此暗示入住此楼者非富即贵。事实证明,後来毕卡迪的住户乃至新中国成立後入住衡山宾馆的宾馆亦都非社会上流莫属。

1934年,毕卡迪公寓正式落成,这座具有现代主义风格的欧式建筑一夜之间即成为当时上海西南部最高的建筑,这一纪录甚至一直保持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国内改革开放初期,因此衡山宾馆至今仍被许多上海人视为城市经典地标之一。由于衡山宾馆所在的衡山路两旁法国梧桐树茂密,街道环境幽雅,衡山宾馆不远处亦有上海市区西南部最大的一个公共花园,衡山宾馆也因此成为城中不少年轻男女钟意的恋爱地标。

毕卡第公寓,即今天的衡山宾馆,就其建筑风格而言属于典型的法国的Art Deco风格 ,这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欧洲特别流行,後来又流传至美国,在纽约建筑界也红极一时,Art Deco中文译作“装饰艺术设计”,即英文“Decoration Art”的缩写。受此风格影响,毕卡第公寓的外观设计较为简约,以黄色直线条为主,从远处仰望,大楼主体仿佛一只展翅的雄鹰,又因盘踞街角中心位置,气势上显得尤为宏大巍峨。

由于毕卡第公寓作为当时在上海的豪华家庭式公寓楼的典范,建筑设计上迎合了众多追崇欧洲流行时尚的西方人的心理需求,于是毕卡第公寓落成後仅半年即住满了当时在上海的法国、美国、德国、比利时、苏联、丹麦、瑞士等外国人,其中又以犹太裔富商的比例最多,後来有上海本地报纸给毕卡第公寓取了一个别名,叫做“万国公寓”。

毕卡第公寓以钢框架结构为建筑主体,在平面效果上呈“八”字型,远看又好似半圆形。由于采取展开式的结构,整个建筑物显得宏伟高峻,设计单位是当时在上海红极一时的法商米纽弟建筑艺术事务所,设计师将毕卡第公寓主要分为东、中、西三个部分,建筑标高65米。正中是主楼,高15层。东、西两侧为13、12、10、9层,递减错落。

毕卡迪占地5134平方米,建筑面积2.84万平方米,立面处理简单明快,底层?面用深色大理石作为基座,中部方顶是灰白色,其馀?面均是土黄色。公寓正门位于整个建筑的中轴线的凸出部位。中间从上到下两组晒台,铸铁栏杆有黄色的塔形装饰。公寓底层出租,当时有不少知名店铺入驻,底层走道互通东西。大楼建成时共有87套公寓,其中起居室、卧室皆朝南,餐厅、厨房皆北向,厨房之後有仆役居室,与主人卧室隔离,有单独出入交通,房间内部又分为帐幔间隔,使得住客在空间上能更灵活分配。

毕卡第公寓的落成其实代表了万国储蓄会的鼎盛时期,随着 1941年太平洋战争全面爆发,上海租界政局也日渐动荡,万国储蓄会经营不得已步入困境,直至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後,储蓄会会员们持有到期债券要求收还本金利息,而早已经惨淡经营多年的储蓄会根本拿不出足够的现金,社会一度处于极度的混乱状态,最终由当时的蒋介石南京国民政府出面,对储蓄会名下的房地产进行拍卖,再将拍卖所得钱款偿还债主。

当时抗战刚胜利,偌大的中国可谓百业待兴,社会上根本没有大资本家再能拿出巨资通过公开拍卖竞购储蓄会名下物业。最终,储蓄会名下包括毕卡第公寓等绝大部分地产均被国民政府低价收购,许多花园洋房、高档住宅由此摇身一变成为当年国民党军政要人的私家豪宅,如今天汾阳路150号别墅即当年国民党高级将领白崇禧府邸,又如今天太原路160号别墅则是美国支援蒋介石政府的高级军事顾问马歇尔的私人公馆,而毕卡第公寓在此期间成为许多南京国民政府高级将领及家属在上海的临时住所,同时也接待过不少途径上海的亲蒋派中外友人。

1949年上海解放,国民党执政时期的许多物业自然转入共产党的新政府名下,其中就包括毕卡第公寓。1955年,毕卡第公寓经上海市人民政府修缮,因地处衡山路,故决定将公寓更名为衡山招待所,这一改变事实上是经过中央政府深思熟虑,特别应对当时新中国和苏联外交关系发展的需要。

50年代初期,成立不久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处处向苏联这位“社会主义老大哥”学习、取经,期间苏联也派遣不少专家前往北京、上海等主要中国城市,向中央和地方政府提供科研和经济等领域的技术支持或咨询服务。当时新中国上下好似浴火重生,经济刚刚起步,对外宾的安全接待工作亦很受挑战。于是,衡山招待所的设立其实在当时是中央交给上海的一项重要“政治任务”,要求尽一切可能让入住衡山招待所的苏联专家安全、舒适、满意,衡山招待所也因此成为新中国成立後第一批涉外旅馆,更由此为日後“升格”为衡山宾馆,承担更多外交及政府公务接待任务打下扎实基础。

1960年,随着新中国繁忙外交工作的不断扩展,上海市政府根据北京方面的指示,将衡山招待所“升格”并改名为衡山宾馆,主要功能即作为上海市政府一个“对外窗口”,接待到访重要外宾。

衡山宾馆分单间及套房共计210间,每间面积约25至30平方米,客房层高3.5米。宾馆二楼设有大宴会厅“松鹤厅”,楼下则是规模较小的“百花厅”,三楼“衡山厅”一直到今天仍是许多上海新娘的婚宴场地心水之选。上世纪80年代中期,为满足更多旅客入住需求,衡山宾馆进行了历史上首次建筑加层,将楼高提高至62.1米,并增设观光电梯,使衡山宾馆成为观赏有“情人街”和“酒吧街”美誉的衡山路夜景的最佳视角之选。

1988年5月20日,受命于上海市政府,以“衡山”命名的一家大型国有酒店管理集团正式成立,除衡山宾馆外,衡山集团名下另有上海大厦、扬子饭店、马勒别墅等多处历史性建筑。旧上海时有着错综复杂背景、业主各自为政的经典名楼如今纷纷归入衡山集团一家名下,这在当年简直不可想象,今日的衡山集团亦因此成为名副其实的上海名楼总管家。

2008年,经过新一轮修缮和扩建工程之後的衡山宾馆荣登中国五星级酒店之列,同时为纪念宾馆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作为毕卡第公寓的珍贵历史,衡山宾馆将英文名全称定为Shanghai Hengshan Picardie Hote,也因此吸引不少上了年纪的欧美旅客专程来沪追思当年上海的法租界历史和往事。

由于衡山路地理位置特殊,不但临近新华社上海分社总部大楼,距离上海市政府主要领导日常工作的康平路办公室(即上海人俗称的“康办”)也仅几分钟车程,衡山宾馆遂经常作为中央政府领导在沪考察期间指定下榻宾馆之一。2009年3月,前中国国家主席、中国共产党最高领导人江泽民一月内就两次下榻衡山宾馆,次月,衡山宾馆的工作人员又受命赴外地为江泽民及随行人员提供异地接待服务,由此大大提升了衡山宾馆在同行业内的影响力。

衡山宾馆接待过的其他中外名人要员包括一代国画宗师谢稚柳、朱屹瞻,前美国国务卿基辛格,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美籍华人丁肇中教授等。值得一提的是,许多衡山宾馆的熟客对宾馆的一道名菜都可谓留恋忘返,即起源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同样地处法租界淮海路(旧时称霞飞路)的DDS西餐厅的“栗子粉”。

1929年,时任DDS西餐厅,也就是当时号称全上海最正宗西餐厅的点心师傅潘博亮自创名菜“粟子粉”,开创上海滩海派西餐先河,潘博亮本人亦因此被奉为上海滩“西点宗师”。“粟子粉”优选河北良种栗子为原料,加入樱桃,巧克力丁等配料,煮熟并始终坚持人工亲手磨粉,因为只有老厨师特有经验与手感才能保证制粉工艺保留栗子的香滑爽口,DDS的独家名菜“粟子粉”必是当代器械烹饪工艺无法取代的。

1955年,为配合上海市政府接待苏联专家入住衡山宾馆的政府任务需要,潘博亮师傅被特别聘请至衡山招待所担任厨师长,栗子粉由此在衡山扎根并名声鹊起,此後粟子粉还成为上世纪60年代中共华东局,乃至上海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每餐必点佳肴,当时常驻上海的苏联专家更是将这道“衡山栗子粉”誉为“东方的西点明星”。

随着“栗子粉”在海外的声名远播,有新中国“红顶商人”之称的荣毅仁等海外华商亦慕名入住衡山宾馆,特别为品尝“粟子粉”这道名菜,荣先生自己吃还不够,每次还打包,带回香港与朋友和家人分享。当时上海街巷中也留传着“入口栗子粉,润肺爽心门;外带风飘香,夹道也相闻”的民谣,由此可见“粟子粉”作为衡山名菜早已深入人心。

一幢楼,一段历史,一个大上海。(完)

作者陈澍,80年生于上海,08年去香港工作,上班用英语报财经新闻,下班拿中文写人情世故,钟情维港的天星小轮,难忘外滩的风情万种,频繁往返于两地之间,发现许多往事原来并不如烟,想留住更多霎时感动,于是有了专栏《沪港小生 Mr. Shangkong》。

更多《沪港小生专栏》请点击此处(here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