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12, 2011 / 1:47 AM / 9 years ago

特别报道:地方债高企 加深中国经济硬着陆风险

记者 苏骏霖/王兰; 编译 张明钧/丁琦/艾茂林/白云

路透成都/武汉10月10日电---当中国推出近6,000亿美元振兴经济方案,以防堵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效应时,各地方政府竞相推出基础建设计划,其中部分计划引发外界质疑其必要性.

四川省会成都提出的振兴经济方案,是兴建一个以伦敦Waterloo车站为规划蓝图的铁路运输中心.

不过用Waterloo车站作为比较,可能太小看这个方案了.

"当我最终有机会访问Waterloo车站,我真是大吃一惊,那个车站真是小呀."打造成都新站的成都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陈军表示."我意识到我们可能需要一个大上几倍的车站,才能符合我们的需求."

和许多中国基础建设专案一样,成都新站的投资规模较原先计划的高出一倍还多,从一家国有银行借款30亿元人民币(4.73亿美元),然後迅猛推进整个计划,两年之後便宣告落成启用.

但成都交通投资集团和其他许多地方政府融资平台(LGFV)一样,并未因为其振兴经济的功劳而获得掌声,反而因为其大兴土木所带来的不良影响而遭诟病.

中国地方政府坏帐堆积如山,当中有部分融资去向不明,另外一些融资则是流向大而无当的计划,而在当前全球经济岌岌可危之际,这些坏帐已对中国经济成长构成威胁.这些坏帐也为中国带来其他系统风险,包括地产市场急转直下,以及问题贷款急速窜升等等.

浏览中国不动产投资图表,请点选:(link.reuters.com/juh24s)

浏览中国地方政府债务图表,请点选:(link.reuters.com/taj52s)

浏览中国债务负担图表,请点选:(link.reuters.com/zuw84q)

浏览中国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类贷款图表,请点选:(link.reuters.com/tuz53q)

截至2010年底,地方政府负债合计10.7万亿(兆)元人民币,中央政府预期当中有2.5-3万亿元将成为呆帐,而渣打则认为当中无力偿还的债务高达8-9万亿元,相当于1.2-1.4万亿美元.

换句话说,潜在的债务违约规模可能比美国在2008年危机时提出的7,000亿美元纾困计画更大.

路透今年报导曾提到,中国正在为各地方政府制定救助计划,包括允许他们首度发行地方政府公债,做为银行贷款之外的选项;目前地方政府已经越来越难取得银行贷款.

违约的风险正在上升.比如,根据辽宁日报网站公布的审计报告,辽宁省的融资平台公司中,2010年收入不足以偿还当年到期债务本息的,约占总数的85%.

不过,从对中国各市级融资平台的访问和采访看,官员们似乎并不感到担心.他们表示只是遵从了中央政府维持经济增长的指令,因此中央肯定将提供救助.

或许这些官员有保持镇定的理由.中国政府现持有超过3兆(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自然有能力对各地施以援手.而这种情况原先的确发生过.中国政府在1990年代末曾设立资产管理公司,帮助国内大型银行清理众多坏账.

不过,中国其实很容易受全球经济滑坡的影响.它需要经济每一环节都有良好表现,才能避免出现严重的滑坡.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大量上马,避免了2008年经济受出口骤降影响.但是目前中国政府弹药已不足.眼下通货膨胀高企,若加大货币供应只会适得其反.

巴克莱资本预计,全球经济衰退将造成中国经济"硬着陆",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将降至8%以下.该水平据称是确保创造足够就业以跟上城乡人口迁移速度的门槛.

经济若严重萎缩,将压制土地出让,而土地出让金是中国各地政府重要的资金来源.这种情况会让其债务负担更摇摇欲坠.

**地产泡沫**

在成都的办公室中,陈军靠在沙发上,面带笑容并坦然地承认,该市将因"Waterloo"车站项目而面临重大资金问题.

"我们仍不能在账目上反映那些可能来自于投资成都铁路的问题."陈军表示."接下来,在贷款到期的时候,我们将会面临一些偿付上的麻烦."

截至2010年底,成都交通投资集团债务达到189亿元人民币,而其流动资产价值为117亿元人民币.

陈军似乎并不忧心.在他看来,他已经找到了解决办法,同时也是中国各地政府的生财之道:房地产.陈军打算在诸如该市的"Waterloo"等车站周边建造大型住宅和商业项目--自然,还是用贷款的方式.

这一做法的问题是,中国政府打击地产投机泡沫的行动日益紧迫,并已要求国有银行抑制相关贷款.国内投资占去年中国GDP的70%,该比例远高于发达经济体,这些投资大部分用于地产和基础设施开发.

根据麦肯锡全球学会的统计,2008年底时中国的债务总额与GDP之比为159%,但此後中国开始实施大规模刺激计划,地方政府债务也因此推高.

此前,中国的地方政府一直利用其他收入来源,以弥补税收不足.中央政府控制着大部分税收收入,以避免地方政府无度开支,并将此作为在贫穷和富裕省份之间进行再分配的方式.

因此,他们要麽通过卖地或徵收地产税,要麽以举债的方式融资.不过,由于地方政府不得作为政府实体直接向银行借款,因而地方融资平台不断出现.

地方官员乐于维持高房价,因为这是其关键的收入来源.据上海的一家地产信息咨询机构--中国房产信息集团估计,去年中国地方政府40%的收入来自土地出让金.它们还常把土地作为抵押,以获得融资平台贷款.

因此,一场由大量银行贷款支持的房地产建设热潮正在全国出现,而这一切都是由高地价来支撑的.即便中央政府试图使地价回落,地方政府仍希望其维持在高位.

"这背後的问题是,地方政府在基础设施和社会服务方面有大量的开支义务,但它们没有足够的固定收入来满足这些开支,"分析师Arthur Kroeber表示.

**过桥费筹资法**

位于长江与汉江交汇处的武汉市,因其重要的战略位置而成为中国重要的运输枢纽.过去三年间,该市出现建造桥梁、铁路和高速公路的热潮.武汉是湖北省省会,被称为中国的"四大火炉",因其夏季气温常高达40摄氏度.

设立武汉市城市建设投资开发集团有限公司(UCID)这一平台,是为上述大部分基建项目提供融资.截至2010年9月该平台已获得685亿元人民币银行贷款,已远远超过其1.48亿元的经营性现金流.

也许是出于这个原因,该市官员找到一条新的途径为另外三座长江大桥的建设融资.或许这条途径不受欢迎,但倒是挺有新意.

武汉市政府要求所有过桥车辆,每个月至少使用新建收费桥梁不少于18天,每次往返按16元计费.

武汉这个拥有980万人口的城市正在扩张地铁系统,到2017年前轨道交通再增加215公里,融资来自于大型国有银行.和其他城市一样,武汉地方财政也依赖于土地出售以及用土地为抵押获取贷款.武汉市国土资源局称,自2004年至今高端住宅地价翻了逾一倍,每平米达到11,635元.

出于此原因,投行瑞士信贷将武汉列入"投资者应避开的中国十大城市名单".在今年的报告中,瑞信指出全部消化武汉存量房需要八年时间,更不要说成千上万套的在建住房.

武汉市城市建设投资开发集团有限公司是该市最大的政府融资平台,员工16,000人,坐拥1,200亿元资产.

虽然该公司出现债务危机,但公司新闻办副主任申志忠却辩称,公司不应为大额亏损负责.

"我们都是按照政府决定办事.公司没有属于自己的任何项目,"其表示,并补充称向该公司询问武汉准备如何偿还债务是"不科学"的提法."我们就像是运动员,既不是教练,也不是裁判.你怎麽能去问运动员只有教练或裁判才知道的事情呢?"

仅仅在几年前,中国还称急需这些公路、铁路和桥梁,而建造这些基础设施的城市融资平台如今却成为金融系统风险攀升的替罪羊,它们对此感到愤愤不平.

**并不担忧**

成都和武汉政府官员坚持认为自身账簿没有问题,问题在别处.

成都市发改委区域规划处处长曾明友称,虽然债务负担日渐加重,但该市在控制支出并管理风险.

"重要的是我们拥有恰当的风险管理措施,和其他城市相比,成都的管理措施非常完善."

曾明友称,大概三年前发现高速公路都建在大量的农田之上,但交通流量却很稀少之後,成都政府开始控制其融资平台.

他还称,成都已叫停将土地作为基建贷款抵押."我们不能把所有土地都用作贷款抵押,"曾明友说."总有土地用完的一天.这就是为何现在的重点要放在可持续发展上."

湖北银监局新闻办公室副主任谢作槐表示,他所在的城市武汉,在管理债务方面也值得借鉴.

"在实施北京出台的地方政府债务监管规定方面,武汉是模范城市,"他边说边吸着烟,随手又将烟掐灭在已经满了的烟灰缸里."我相信中央政府将成功管控好风险,"谢作槐补充道,他与其他官员一样,都认为中央在必要时会出手搭救.

如果出现任何大到足以撼动大型银行或令政府财政瘫痪的违约潮,不仅会给中国经济带来严重後果,也会冲击全球经济增长和金融市场.

鉴于目前银行资产负债表的稳健程度,目前那样的风险似乎很低.截至2010年底,银行体系的坏帐拨备覆盖率为218%,远高于2008年底的80%和2009年底的155%.

尽管银行这个聚宝盆得到加固,北京、武汉和成都银行高层均表示,他们已完全停止向地方政府放贷,除非他们的项目有盈利保证,或者项目太大以致于放弃的成本过高.

"目前,大多数银行已停止向地方政府融资机构发放新贷款,"北京某中型银行一位因未被授权公开表态而要求匿名的高层说道.

地方城市和融资平台也都表示,现在获得贷款已变得更难.

"银行现在希望看到清晰的收入流,"成都交通投资集团的陈军说."像高速公路和铁路等大型项目的贷款现在更难获得了."

鉴于这个原因,成都交通投资集团成为成都最大的加油站运营商之一.陈军表示,目前他在争取银行为新项目提供融资方面没有遇到问题.

**影子银行提供非正规贷款**

地方官员需要让地方经济保持活力,因为他们主要靠这些推动就业和增长的项目拼政绩.现在为控制房价泡沫,贷款阀门已被关闭,地方官员要小心房产项目未来有可能逐渐停摆.

届时只能去找"影子银行家",就是那些地下放贷机构和信托公司,他们向无法获得正规银行贷款的个人和企业提供信贷.这些机构而後将贷款切分打包成不同的投资产品,类似过去十年美国银行将次优抵押贷款打包成投资品的做法.

瑞信上周将这类激增的非正规贷款形容为"定时炸弹",相比地方政府债台高筑,前者对中国经济构成更大风险.

瑞信估计,中国非正规贷款规模高达4万亿(兆)元人民币,相当于正规银行贷款规模的约8%.非正规贷款的利率最高可达70%,并以每年增长约50%的速度扩容.

影子银行家今年迄今已向地产开发商贷出2,080亿元人民币,几乎与2,110亿元正规银行贷款的规模相当.分析师表示,鉴于非正规贷款期限短,利息高,就连经营状况良好的开发商都可能容易出现流动性危机.

正规银行已将部分高风险贷款从他们的资产负债表转移至影子银行体系.结果,惠誉评级发出警告称,中国的放贷活动没有像官方数据显示的那样,也没有像政府希望的那样放缓.

有分析师指出,正规银行也在重组和重新分类贷款,让帐表看起来更漂亮.比如,他们现在将地方债归类为一般公司类贷款,这令银行能少准备一些坏帐拨备,从而提高季度获利.据中国媒体报导,国内银行计划对2.8万亿元贷款进行重新分类.

"银行需要确认一些不良贷款,不过由于监管当局允许他们重组这些贷款,他们不愿意加以确认,"美国西北大学教授Victor Shih说道,他早前曾写过一本关于中国金融体系的书.

"这次可不像1990年代後期,当年中国政府强制银行确认巨额不良贷款.而这回采取的策略却是不确认不良贷款."

这样的安排似乎顺遂各方心意.中国政府不希望金融体系出现麻烦,尤其在西方国家金融业出现危机的情况下.在明年秋季重要党代会召开前,地方官员希望经济增长保持强劲。(完)

--译文审校 王洋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here)开通此服务。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