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17, 2009 / 8:59 AM / 10 years ago

分析:我们能预测下一场全球危机吗?

路透新加坡9月17日电(记者 Andrew Marshall)---雷曼兄弟倒台,世界市场陷入混乱的一年後,下一场全球危机将来自何方?这个问题在当下的迫切性是前所未有的。

这个问题的难度在于,很多灾难性事件都有可能催生一场大危机——这来自厚尾风险理论,或是《黑天鹅》 一书作者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Nassim Nicholas Taleb)提出的“黑天鹅效应”——一场来自金融领域以外世界的危机。

要想预测下一次全球危机,我们需要对地缘政治、战争、恐怖主义、极端天气、地震和流感情况作一番预测。

在今年出版的有关厚尾风险理论的书中,政治风险咨询机构Eurasia Group的伊恩・布莱默(Ian Bremmer)和普雷斯顿・科特(Preston Keat)则对人类能否精确预测未来提出了几个基本问题。

书中说,厚尾风险“意味着可能有一场看起来不会发生、也很难预测的特大灾难,但我们很多人都轻而易举地忽视了它,直到灾难发生。”

越来越多的理论显示,为罕见的灾害性事件作预测是不可能的,但也存在一种能减少危害的方法——那就是让分析师对可能发生的情况作出一番详细规划,这些分析师需要具有想象力,不那麽固执地相信模拟现实情况的数学模型。

无论分析人士想预测什麽——经济、天气、疫情、地缘政治变化——核心问题都是一样的。系统化的预测需要能最大程度模拟现实的模型,但这可行吗?

很多模型仅仅是变量之间的线性关系,但有很多理由让我们相信,在真实世界中,考虑到极端情况时,变量之间的关系是复杂、多变且非线性的。

模型对未来的预测是通过模拟过去经验实现的。塔勒布认为,本质上“黑天鹅”事件超出了一般经验和传统假设。

那些模型的更为基本的机制是,需要捕捉易变且不可预测的元素的行为,而这些元素正是我们自己。

经济学家和政治学家长期以假设人是理性的为基本前提,建立模型以预测人的行为。而前几年的全球局势则动摇了这个假设。

全球化意味着,要想预测未来,需要把数十亿人之间的高度复杂的互动情况考虑在内。而人对环境的影响力越来越大,这也使得预测变得更加复杂。

命中注定?

那麽投资者和企业该怎麽办呢?我们只能眼睁睁地等着无法被量化、且无法被预测的风险的到来吗?用Bremmer 和Keat的话说,在风险管理方面,我们难道只能“听天由命”?

这倒不必。很多分析人士表示,情景规划和风险映射(risk mapping)至少能帮上点忙。我们虽然不能准确预测极端事件的发生,投资者和公司管理者依然可以未雨绸缪,分析并思考如何应对最坏情况。

“情景分析是理解不确定性和厚尾的特别实用的方法,”Bremmer和Keat说,“目标是激发创造性解决方法,让经理们思考那些意想不到的结果。”

人们需要头脑开放,机敏灵活,还要一直接纳新信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为所有风险做好准备,总有些时候我们根本就没意识到风险的存在。但至少通过分析,当风险来时,我们能更好地应对。(完)

编译:高虹 发稿:胡昱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here)开通此服务。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