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3, 2008 / 1:30 AM / 11 years ago

《长平专栏》请不要以地震谣言抓人

(本专栏只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2008年5月13日,四川绵阳的居民们地震后在大街上休息。 REUTERS/Stringer China

5月12日中午,一个朋友在电话中惊恐地告诉我:地震了,人都跑到大街上了!我无法确认也没想去确认这个消息的真实性,立即告诉了身边的同事。随後,地震消息通过MSN、手机短信和电话开始传播,大家都在互相打探。我的亲人在四川,电话怎麽也打不通,一直提心吊胆。这时候,我最大的愿望,除了直接跟他们通话,就是获悉相关信息。

虽然新华社很快就发布了消息,确认四川汶川发生7.8级地震,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但是人们不会因此满足,想要知道得更多。电话依然打不通,各种传言多了起来。我也把各种消息发给朋友和同事,希望从他们那里得到反馈。作为一名新闻工作者,我非常清楚地知道大多数消息都未经证实,在警方那里算是传播谣言,可以刑事拘留,但是作为一个亲人身在震区而音信全无的个体,我无法停止通过这种方法去打探消息。我知道此时的中国,不是我一个人在着急。

到了晚上,网上各种消息多了起来。有一个两天前的帖子说:我刚才看见大片地震云,不知道今明两天哪里要发生6级以上强震。有一个自称地质工作者的人出来报料说他们先前已有所预测,但怕引起恐慌不让发布。又有人找出此前的新闻说,绵竹发生了数十万只蟾蜍大迁徙,是为预兆。还有古老的大预言又出来吓人了。当然,更多的是关于灾情和死伤人数的传言。这些消息,有的明显不可信,有的却真假难辨。它们共同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在一场公共事件面前,人们对于资讯的强烈渴求。

此前我从媒体理论出发,多次呼吁政府体谅民众的这种信息渴求,要求政府信息公开,媒体采访自由。今天,我作为一个当事人,更加深切地体会到在这种焦灼与无奈的境况中,人的脑子里根本不会有什麽造谣传谣的概念,只想知道更多消息。以一颗平常心去揣度,这些信息中可能有人故意蛊惑,但是更多的都来自同样渴求真相的普通民众,大家都在寻找亲人,关心同胞;而且,一个接收信息的人,凭着正常的智力,往往可以从无数的信息中判断出大概的真假来,远远要强过在信息的黑暗中胡思乱想。

我承认,我一边担心亲人,一边还“牵挂”着警方。因为我知道按照警方此前抓人的理由,他们也可以以传播谣言为名把我抓去拘留几天。就在前两天,成都警方还以编造、散布、炒作各种谣言蛊惑人心为名处罚了一些抗议彭州石化工程的市民,山东警方也以同样的理由,拘留了一名传播“4.28”铁路事故中死亡人数的网民。这些受罚者到底造成了多大的危害?他们想要更多的人了解真相的心理和此时的我一样,他们关心自己的家乡,也和我关心自己的亲人一样。

因此,我不由得不为在此次地震中传播信息的人们担心,其中包罗我自己和我的朋友,以及为我提供信息的陌生人。我请求警方,如果不能“明白无误地和令人信服地”证明我们怀有恶意,并造成严重的社会後果,请不要用传播谣言为理由来抓我们。(完)

作者长平,资深媒体工作者、时评人。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