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7, 2007 / 8:18 AM / in 13 years

纳粹魔鬼狱医逍遥法外 德国警方重启追捕

路透法兰克福11月7日电(记者John O'Donnell)---对为数不多的毛特豪森(Mauthausen)集中营幸存者而言,1941年秋季的一位不速之客给他们留下了永生难忘的记忆。

2007年10月24日,纳粹战犯猎手Efraim Zuroff在耶路撒冷举起被追捕的纳粹战犯的照片。 REUTERS/Gil Cohen Magen

当年27岁的Aribert Heim长着高大的运动员体魄,他在这座集中营仅做过两个月医生,他当时在奥地利的这所小城中自得其乐。

他有一次选择了路过他办公室的一位囚犯,在检查了後者的牙齿後,Heim以最终释放他为条件,说服他接受一项“医学实验”。Heim给这名囚犯的心脏注射了毒药,导致他死亡,稍後切掉了他的头颅,用其颅骨作镇纸。

注射心脏--包括使用汽油、水或毒药,是Heim最喜欢的实验,他用秒表记录病人的死亡时间。

他有时嫌麻烦,就在不用麻醉剂情况下动手术,从有意识的病人身上切除器官。

Heim在二战结束後被捕,但他稍後被释放,很快重新执业成为医生。他迁居到德国西部的小城巴登-巴登(Baden Baden)。

但毛特豪森集中营的幸存者永远不会忘了这位以看到病人眼中的恐惧为乐的狱医。警方接到再度拘捕Heim的任务,但在警方造访的前夕,Heim失踪了。

目前德国警方再度开始追捕Heim。他们相信Heim依然活着,因为他的妻子与子女还未申领他留在柏林银行账户中的钱财。

警方的搜捕表明战後抓捕纳粹战犯的硝烟未散。德国和奥地利的检方悬赏31万欧元(44.8万美元),寻求可以将Heim绳之以法的消息。

“即使搜捕行动最终只是找到一块墓碑,我们依然不会放过Heim,”一位要求匿名的德国警方调查人员说。

大追捕

德国警方的搜捕足迹从西班牙踏及到南美。警察在南美一处镇上调查年龄超过90岁的德国裔男子时,超过300个名字跃然纸上。

帮助重启对Heim追捕行动的Efraim Zuroff,正在以世界上最有名的纳粹战犯猎手威森塔尔(Simon Wiesenthal)为榜样,完成後者未继的任务。

威森塔尔在帮助以色列特工从阿根廷捕获种族屠杀主谋艾克曼(Adolf Eichmann)的行动中居功至伟。Eichmann稍後被处以绞刑。

威森塔尔本人也曾被囚在毛特豪森集中营,他从未忘记这名身材魁梧的年轻狱医,但他在能将Heim绳之以法之前就已经去世。

“为了寻找Heim我们付出了巨大努力,但有些人不那麽关心,”Zuroff在以色列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

“我想人们对此有些厌倦了。这是一项需要热诚的任务。在德国提起公审不存在政治障碍,但他们的官僚主义太严重了。”

Zuroff说,很多国家采取了“坐等老天爷”的办法。“过几年这些人就会死掉,问题也随之解决。如果这些国家只是坐视,就会节省大量成本,也避开不情愿的关注,解决掉这些问题。”

Zuroff今年稍晚将在退休前最後一次造访纳粹藏匿地点,据信这些地方藏匿着数百名进入风烛残年的战犯。(完)

翻译:王燕焜 发稿:王丰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