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8, 2008 / 7:06 AM / 12 years ago

日本新富阶层生活奢靡 仿佛黄金80年代重现

路透东京1月6日电(记者Sophie Hardach)---他们坐在自己的个性定制劳斯莱斯车里,微啜浸着鉆石的马提尼酒,心血来潮就会一掷13万美元购买名牌手表。

2007年12月27日,日本东京一家劳斯莱斯专卖店展示一辆银色“幽灵”(Phantom)房车。REUTERS/Issei Kato

见识一下这些日本一掷千金的人吧。

一个周三的晚上,身穿裘皮大衣、精心修饰的女人们悄悄地走进银座一处楼顶酒吧,银座是东京最繁华的商业区。楼下拥塞的街道上,传来法拉利赛车愤怒的轰鸣声。这一幕让人想起了上世纪80年代日本繁荣期的景象,难以相信日本现在正在经历消费购买力疲软的困境。

尽管经济不景气,零售疲软,日圆处于弱势,对超级奢侈品和服务的需求却在上涨,而这一切都要感谢那一小撮日本新富阶层,他们是日本经济改革的赢家。

日本传统上是一个公平和以谦虚为美德的国家,这些信息技术和金融等行业崛起的企业家和高管却喜欢炫耀财富。

“人们通常认为日本人墨守陈规,”日本劳斯莱斯汽车有限公司总经理Matthew Bennett说道,“但在这里,提出各种空前古怪要求的客户数量却是最高的。”他表示,日本客户常常拿着布料和杂志图片前来,要求定制个性化的劳斯莱斯车。

一个客户要求定制浅灰和番茄红色两色的汽车,这种颜色组合的汽车以前从来没有制造过,造车成本增加了两万美元,零售价格达到了39万美元。另一个客户要求在他的汽车里配备冰箱和电视,结果将汽车价格推高至55万美元。还有一位则要求仿照“哈里・波特式”的哥特式字体将自己名字的缩写刻在汽车靠垫上,为此他要多花费5000美元。

在劳斯莱斯的个性化服务中,俄罗斯和中东客户大多要求做防弹车,中国客户多要求制造吉祥的红色和金色车。Bennett表示,他们在日本的巨富客户往往提出更个性化而怪诞的想法。

“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他表示。

同时,日本的赛车市场也很巨大。玛莎拉蒂汽车2007年1月至11月的销售量较上年增长了21%,法拉利同期的销售增长乐11%,保时捷增长了15%。然而,那些针对中产阶级的汽车销售成绩却非常糟糕。丰田同期的销售量下降了17%,大众下降了6%,奔驰下滑了7%。

时尚强音

在时尚圈,极度昂贵的品牌,如Bottega Veneta,比起昔日血拼族的最爱--古奇(Gucci)和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等普通奢侈品牌的业绩更为出色,後两者的手包价格一般从600-900美元起,Bottega Veneta最便宜的手包在东京富丽堂皇的Omotesando购物广场也要卖到1,500美元。

“(日本市场)出现了两极分化状况,”贝恩资本(Bain & Co)的合伙人Claudia D'Arpizio在意大利与记者进行电话交谈时表示。她指出,由于高端需求的旺盛,Bottega Veneta一直把更为昂贵的产品系列推往日本。而LV去年则在日本推出低价款式,以吸引新的客户。

消费习惯反映出日本经济状况分化加剧的事实。

长期来以工作安全、公司文化稳定而闻名的日本,在1990年代的经济萧条後引进了业绩工资和股票期权等奖励措施,这样更便于雇佣或解雇临时雇员,以提升工作竞争氛围。这造就了经济新贵的诞生,也导致贫穷和无所长的临时工数目增多。

对奢侈品制造商而言,新富阶层是令人垂涎的目标客户群。据Capgemini/美林世界财富报告称,日本金融资产超100万美元的人士数量在2006年增长5.1%,达到约150万人,约相当于中国、台湾和香港总量的三倍。

日本在2007年见证了仅针对极富有人群的产品如雨後春笋般出现:银座新的阿玛尼(Armani)旗舰店内,温泉和按摩服务价格高达600美元;文华东方酒店提供13万美元一晚的圣诞豪华套间,内有鉆石装饰的圣诞树;施华洛世奇镶水晶盒子中的薄纸售价47美元。东京丽兹-卡尔顿酒店推出1.5万美元一瓶的镶鉆石马天尼酒。

“简直是荒唐,”一位45岁的企业主表示,他同样属日本新富阶层。

“那些人在银座流连,只是为了显摆,”他说,他身着牛仔裤和白衬衣,放松的坐在东京的办公室内。“有人有了某种东西,别人就跟风想得到。这就是日本人。从众意识。”

这家企业主只是在匿名条件下愿意谈论自己的消费习惯,担心招来不必要的关注,并拒绝透露自己有多少资产。

他坐在自己的第四辆“美洲虎”汽车上,最近刚买进一款13万美元的Francois-Paul Journe名表,让自己的收藏再添新秀。他曾在从法兰克福飞到开罗的旅程中,出价竞拍日本19世纪浮世绘名家安藤广重的一幅作品。通讯断断续续,但他最终仍拍下15幅作品。

尊贵感

要握住这些挥金似土者的脉搏,并有效地变成赚钱良机,确实颇费思量。

范思哲(Versace)曾试图通过销售定制服务,如私人飞机内饰等,定位成全球超奢侈品牌。但它在日本缺乏尊贵感,可能是因为他们在银座区并没有旗舰店。这家意大利时尚品牌的财务状况不允许其在东京大规模展开营销和零售行动。东京正看到欧洲品牌的投资疯狂涌入。

在过去约一年间,阿玛尼、古奇和宝格丽 (Bulgari)都在银座开放零售旗舰店,当地感觉就像是奢侈品的鲜活、大规模商业广告。

香奈尔(Chanel)、LV、爱马仕(Hermes)和很多其他奢侈品牌已经进驻银座,10层的大厦到处闪烁着广告和品牌名字。日圆疲软,以及全球对奢侈品的需求高涨,也意味着对高端品牌而言在日本占据一席之地是个良机。

意大利珠宝商宝格丽去年斥重金在表参道和银座各开了一家旗舰店。宝格丽执行长Francesco Trapani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日本对高端珠宝的需求尤其强劲。高端珠宝定位于2.5万欧元至7万欧元间,或3.7万美元至10万美元间。

“在日本,更昂贵、更精致的产品,无论是手表、珠宝还是饰物,都有更好的市场,” Trapani说。

某个周末,Bulgari在银座旗舰店顶楼的新餐厅内人潮拥挤。“奢侈顾客希望舒适,”Trapani说。“零售场所不仅是卖东西的地方。那里还要有乐趣和刺激,彰显他们所要购买品牌的尊贵感。”

上面那位经不起名表和浮世绘诱惑的日本商人,表示自己已经对这种狂热血拼感到疲倦。

他发现自己想要的东西已经越来越少了,除了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Dali)和毕加索(Pablo Picasso)的少数作品外,他不喜欢拥有那些艺术品,而是更喜欢参观博物馆。

“有趣的是得到的过程,或者是就要得到的时刻。而拥有的过程却并没那麽有趣,”他总结道。

最近,他对茶道产生了兴趣。他的三个有钱的朋友现在常聚在一起练习这一古老而又复杂的艺术。“日本人曾经很喜欢这种奢侈的方式,它有一种看不见的美,”他在谈到茶道时表示。(完)

翻译:程芳∕王燕焜 发稿:王丰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即可点击左侧导航栏“路透邮件订阅”开通此服务。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