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4, 2008 / 6:49 AM / 12 years ago

《冯涛专栏》中国股市监管不力:“股民很生气,後果很严重”

(本专栏只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2006年11月14日,在?南的一家?券交易所大??,一位股民正在察看??日股票行情。

路透中文网分析员 冯涛

中国股市监管不力似乎已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尽管目前市场谈论最多的是股市风险、股市如何健康发展、股指期货何时推出等问题;但是中国股市更应该优先解决中国股市监管不力这一突出问题。

目前国内证券市场的内幕交易、诈骗行为等屡见不鲜,无论是个人或机构对市场的操纵,还是内幕交易等证券犯罪行为都有发生。造成违法违规行为频繁发生的根源就在于中国监管力度不够、监管理念不完善、监管工具匮乏、监管技术落後。但管理层似乎还停留在高喊“加强股市监管力度,保护广大投资者的合法权益”口号的阶段,在口号和行动之间出现了断层。

加强教育、树立职业道德是重要的,对违规违法事件严加查处是必要的,但更需要对股市制度进行改革完善,从源头上作好预防工作,保证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目前充斥着中国股市的违法违规行为主要有以下几种类型:1.包装上市;2.粉饰业绩,与中介机构合谋做假;3.隐瞒、操控信息;4.公司高管与庄家合谋;5.内幕交易;6.操纵股价。

上述违法违规行为在中国的股市司空见惯、屡见不鲜,以致于质差公司混迹于市、权贵庄家猖獗于市、公司高管频繁出事、公司资产频遭洗劫。

监管不力的弊端,最明显的体现莫过于近期中国股市出现的一些引起巨大关注的违法违规实例。

首先,“中国牛市违法第一案”: 2007年2月12日起到3月17日,杭萧钢构600477.ss连续10个涨停板,股价从4.14元涨到了10.75元,累计涨幅159%,成为当时股市最牛的股票。其疯涨的起因是期间公司正式对外发布公告,宣布拿到了344亿元的合同。

去年年底,杭萧钢构案一审结果出炉。公诉人认为,罗高峰身为内幕信息知情人员,故意泄露内幕信息给知情人员以外的人,造成陈玉兴、王向东利用内幕信息进行股票交易,非法获利。此案至今尚未宣判。

从表面看,此案似乎将以“内幕交易”定论。但难道仅仅是内幕交易这麽简单?难道整个事件就只有上述几个人在参与其中、左右其中吗?从常识常理角度分析,事情应该远远不止如此。监管者欠广大股民一个负责的“说法。”

摆在管理层面前的新监管难题之一,就是“敢死队”的跟风炒作。从杭萧钢构的近期调查结果来看,真正的庄家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已经撤退;事实上,真正兴风作浪的是一群赤膊上阵、肆无忌惮的“敢死队”。在对顶风炒作、敢连拉涨停的非机构投资者如何监管的问题上,监管部门始终没有一个明确的结论。

2007年,影院里上映了一部名为《疯狂的石头》的喜剧电影;同年,中国股市也上演了一部名为“疯狂的烤鸭”的闹剧。

这只“烤鸭”以11.39元的发行价,一个多月即出现了股价6倍以上的上涨,让人们惊叹股市疯狂的概念炒作。

当全国人民都把奥运消费的附加值寄托在有百年老店字号的烤鸭身上,它受到市场的追捧本不足为奇;但是,烤鸭的疯狂显然扰乱了中国股市正常的市场秩序,影响了奥运资本市场平缓上涨的大计,监管部门怎能坐视不理?

数次停牌,数次内部调查内幕交易情况,仍旧查不出个所以然,只好复牌。而市场对黔驴技穷的监管手段根本不放在眼里,烤鸭复牌後照样疯狂,不禁让人啼笑皆非。

究其原因,还是中国监管不力,监管技术落後,监管手段匮乏。题材的疯狂炒作永远是证券市场的一个特色,中国有,国外也有,但是为什麽国外市场类似“疯狂的烤鸭”的闹剧鲜有上演呢?关键在于监管部门对私募基金的有效监管。

目前,从公募基金经理转投私募基金的趋势看,市场主流正在向私募基金转移。以前的“敢死队”、“野战军”慢慢正规化,逐步形成了私募基金的轮廓。他们不仅拥有上亿的资金,而且从人员配置和操作手法都得到了有效的改进。

但是中国在私募基金上的监管,并未与时俱进,其合法身份尚存模糊之处,就更谈不上什麽有效的监管。也正是因为私募基金身份的不明,导致监管不力,类似于烤鸭这样的调查才会无果而终。

再次, “捷克现象”有可能在中国上演。 1997年时,捷克曾有1716家上市公司,但到了1999年初,只剩下301家,高达82%的公司销声匿迹――这便是震惊世界的“捷克现象”。捷克当时情形与当今中国证券市场颇有类似之处,“母公司吞掉子公司”的现象屡见不鲜,即母公司违法将上市子公司资产挪用侵吞,直至其破产退市。

在中国,这类公司之中最典型、最出名的当属银广厦。但可以肯定的是,类似这样的公司中国股市中还有很多。如果管理层对于这类公司、这类行径再不“痛下杀手”,中国就很有可能上演“捷克现象”。

最後,面对有内幕交易嫌疑的最牛散户应该如何处置?

以*ST金泰600385.ss为例。创下了连续42个涨停纪录的“涨停王”*ST金泰,股价从最初的3元不到,直接飙升至26.58元。其第一大流通股股东的位置上出现了07年最牛散户“刘芳”的身影,刘芳进驻ST金泰时,股价尚在2元多,总共持有312.24万股,在其股价?升後,获利几千万元。

面对散户对于重组题材的先知先觉,监管部门没有理由不产生怀疑。然而,经过追查之後发现,刘芳本人其实是一个全家多口人住在一间简陋房屋内的穷苦人,其背後真正的操作者不得而知,最终*ST金泰事件没有下文。

除了*ST金泰刘芳以外,还有持有*ST长控39.92万股流通股的金玉龙,复牌後账面市值增长至2720.95万元,增幅近1000%!持有的92.76万股*ST棱光流通股的李望忠,复牌创下了1097.52%的上涨纪录!

面对如此重大的内幕交易嫌疑,管理层为何不彻底追查?为何不掘地三尺将这些幕後黑手揪出来?另外,既然中国股市已经实行实名制,为何类似“刘芳”的现象还会出现?

所有问题的回答就是:监管暧昧的态度才是导致监管不力的根本原因。这才是中国资本市场真正的风险。

国外也有不少关于内幕交易的案例。最近发生的案例之一就是2007年9月,因涉嫌内部交易和证券诈骗,高盛前分析师尤金?普洛特钦(Eugene Plotkin)日前被美国当地法庭判决有罪。普洛特钦此前在高盛公司固定收入研究部门工作,法庭公诉人称其与高盛另一位分析师大卫?帕贾辛(David Pajcin)一起,劝说前美林公司分析师Stanislav Shpigelman 提供并购机构的内幕消息,并允诺赋予他部分交易分成。公诉人称普洛特钦和另几名共犯从出售机构并购内幕消息中获利数百万美元,这些并购包括宝洁并购吉列、阿迪达斯并购锐步等。

从上述案例更深入地分析比较,美国和中国的现行证券法中,内幕交易违法行为的判定主要涉及的因素包括:内幕人员是否明知是内幕信息而利用其进行交易;内幕人员是否有从该交易中谋利的故意;内幕人员是否实施了法律所禁止的交易行为等。

美国法不仅将内幕人的范围愈益扩大,而且他们承担责任的规则原则在主观上也不要求必须是故意。而在中国采用的主观归责原则,其实就是过错推定,只要行为人能证明自己在行为时符合法定的例外规定情形,就可免责,即内幕交易者在主观上是明知故犯时即可定罪;而过失则不构成内幕交易。虽然美国法规定显得过于苛刻,但是能最大程度上减少内幕交易发生的概率。

美国法中不仅重视内幕信息公开的过程,而且还对内幕信息公开後禁绝交易的时间跨度问题做出了规定,更有利于保护投资者的权益。这是我国证券法所不具备的。尤其是在内幕交易有关具体概念的界定上,比较模糊,与国外成熟的市场监管存在不小的差距。

总的来说,目前中国证券市场监管制度存在行政监管低效、监管体系单一、惩罚力度过小等弊病。只有真正从根本上解决监管不力这一问题,中国股市才能更好的健康发展。

正如吴敬琏所言,中国股市不如赌场,因为中国股市没有完善的游戏规则。这里面所指的需要完善的规则不光是指监管部门如何做到有效的市场监管,也暗示着管理层更要如何做好对监管者的有效“监管”。

鉴于中国股市目前的监管现状,笔者只能无奈的说一句:“股民很生气,後果很严重”。(完)

tao.feng@reuters.com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