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SAFT专栏》美联储该在圣诞节前升息吗?火鸡意见仅供参考

撰稿 James Saft 编译 张明钧/刘秀红

资料图片:位于华盛顿的美联储总部大楼。REUTERS/Larry Downing

路透12月15日 - 就如同火鸡们不愿做俎上肉而反对圣诞节一样,垃圾债券这类高风险资产投资人也永远不会赞成升息。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美联储)周三料将把利率由近零水准上调;数周之前美联储暗示将延后升息的理由不只一个,但收益偏高的公司债出现抛盘绝非理由之一。

高收益信贷基金Lucidus Capital Partners周一表示,将退还手中管理的9亿美元资金给投资人,尾随其他基金的败走之路,包括Third Avenue Capital关闭一档7.88亿美元的类似型态基金,对冲基金Stone Lion Capital则是中止赎回。

这些基金遭到重创,并不只是因为他们手中持有的债券、特别是悲惨能源业债券的基本面恶化,同时也受到市场流动性越发紧俏掣肘。

这引发各界一定程度地讨论美联储是否该按兵不动的问题,还有人把这个景况与2007年次优抵押贷款危机之始相比拟。

DoubleLine Capital债券基金经理Jeffrey Gundlach周五对路透论及抛压加剧时表示,“我认为他们若是在今天开会,就不会升息。”

这是个投资人该减少高风险资产曝险的迹象吗?答案是肯定的,但在美联储准备升息之际,这个迹象已经存在有数周之久。

若美联储因此延后升息,这理由是否充分?一点也不充分,看看整体情势便知。

首先,能源业者发行的债券占垃圾债券市场比重约15%,该行业之所以积弱不振,与能源价格跌跌不休的现象息息相关,然而能源价格下跌其实是对整体经济有利,将有更多钱能够放入消费者的口袋里。

至于与2007年及次优抵押贷款的景况相比较,则是有两个重大差异,一来垃圾债券与银行体系的联系不若房市那般紧密,二来公司债不像次优抵押贷款债券一样有着叠床架屋的杠杆投资结构。因此当前高收益债市场规模大过2007年时的次优抵押贷款的对比实属无稽。

这也就是说其扩散效应不会太大,不过显然可以合理预期的是,股市等风险偏高资产会受到一定程度影响。

**沉没成本**

但也不能说美联储及其七年的零利率政策没有受到高收益债抛售的牵连。影响肯定是有的,而且高收益债及杠杆贷款作为一种资产类别,自金融危机爆发前以来规模已增长一倍多至2.2万亿(兆)美元左右,这绝非巧合。

美联储对经济大衰退“以毒攻毒”式的补救办法,就是基于诱使投资者进行投机,而投资者的行动本身可能就创造了更多经济活动。这管点用,但却注定会有一些人做出“牺牲”。

“从本质上讲,投资者因为冒险决策失误出现亏损,这样的情况无可厚非,谁也不会觉得可怕,”瑞银资深经济顾问George Magnus写道。

“较高利率是金融稳定工具包的一部分,只是对金融专业人士而言,这种说法听起来似乎有悖常理。”

高收益市场有一些可记取的教训,这都是监管和观察家很长时间来的总结。教训之一便是流动性,他们认为,高收益市场的流动性一直不充沛,这被那些持有上市交易基金(ETF)等据信是高流动性资产的投资者所忽略。

从某些方面而言,金融市场流动性不如从前,但这只是更为安全银行业体系的一种特征,并非新法规出现程式错误。唯一的问题就是,这意味着债券价值更低,而且从事债券业务的参与者面临更为艰难的出售环境。

我们与其预计美联储重新调整政策为投资者沉没成本买单,可能还不如花一点时间为投入这么多借来的资金却未能善用惋惜一番。

尽管现在看来,将大笔资金投向能源开发领域似乎太不靠谱,但在当时来说,这种投资似乎就是合理的。来自高收益及公司债市场的多数资金,并未进入生产性投资,而是融入了金融工程。

企业通常会将发债所得用于回购融资或派息、装点账面收益并可能提升自身股价,与使企业成为更好的长期投资对象根本无关。

市场会下跌,而且有些会一亏再亏,但美联储犹豫不决,才是真正的政策失误。(完)

编译 张明钧/刘秀红;审校 王洋/孙茉莉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