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港报社评:议员指控议员干预议员,立法会沦为闹剧--信报2月5日
2016年2月5日 / 凌晨1点15分 / 2 年前

港报社评:议员指控议员干预议员,立法会沦为闹剧--信报2月5日

泛民拉布,已是常态,不管政府官员以及相关业界多么厌烦,拉布始终是"少数不服从多数"的抗争策略之一,而且符合议事规则,同时符合部分反对派支持者的主观愿望,拒绝拉布的政党有机会被围堵,即使立场激进的议员梁国雄亦吃过苦头。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苦口婆心不断重申,只要不违反议事规则,他不会贸贸然剪布。

泛民拉布的新招是不断要求点算人数,企图透过人数不足而制造流会,建制派筑起人肉长城反拉布,如此情况亦属常态。问题是,拉布与反拉布之间,双方阵营能不能表现得有水准一点?立法会议员虽然因为民望下滑而不再怎么尊贵,但起码应该尊重自己又尊重对手,否则立法会作为三权分立的重要一环,将会丧失其应有的公信力。

立法会昨日继续审议《2014年版权(修订)条例草案》,第四度流会,原因依然是法定人数不足。当时泛民议员全部不在席,部分建制派来不及返回会议厅,人民力量的陈伟业和陈志全站于门外拒绝进入,得悉流会消息之后表现雀跃,振臂欢呼。既然拉布是蓄意为之,流会是其目的,如此顽童似的举止不难理解,算得上是"破坏王"毫不矫饰的真情流露。然而更加耐人寻味的"罗生门"事件发生在另外几位议员身上,首先是工联会的陈婉娴和自由党的锺国斌异口同声指控,在响钟召集议员返回会议厅期间,有资深议员按下升降机不止一个楼层的掣,疑为阻延他们回到会议厅。其次,民主党的涂谨申不讳言自己就是他们口中的资深议员,但矢口否认利用"玩"存心阻延。

如果"玩"的指控属实,这不但是十分无聊的反智行为,而且有可能犯法。根据《立法会(权力及特权)条例》第十九条规定,任何人袭击、妨碍或骚扰前往或离开会议厅范围的议员,即属干犯"干预议员罪",最高可判罚款1万元及监禁12个月。因此曾钰成表示,如果有足够证据证明有犯罪行为发生,会以正当的途径处理,但现时未有足够资料作结论。

2013年4月,梁国雄的助理黄浩铭伙同社民连成员林翰飞,数度按掣干预议员使用升降机,两人正是被控以上述罪名,分别被判罚款1,500及3,000元。

从涉事各人的供词看来,"玩"指控暂无法证实,涂谨申虽然巧合地两度与赶回会议厅的建制派议员同,并令对方感觉受阻,但其解释可以接受;陈婉娴和锺国斌也许在紧张激烈的反拉布战中,有点过度敏感了。

把立法会双方阵营比喻为足球比赛的话,沉闷的拉布与反拉布尚在其次,观众最不愿意看到的是球员之间阴招尽出,这一边阻人前进,那一边故意插水,嘴巴吵架多过用脚踢波,球证不停吹响哨子暂停赛事。看到这种不堪入目的低水准球赛,球迷的反应自然是嘘声四起。

诚然,版权条例存在着争议,正反意见不容易妥协,但议员的职责不是客观讨论尝试解决问题吗?如今居然发展到涉嫌犯法的"玩"阻人,无论指控属实与否都是贻笑大方的低能闹剧。立法会沦落至此,议员指控议员干预议员,各打50大板也不足以为纳税人泄恨。

版权修订条例草案委员会主席陈监林表示心淡,原本计划举办四方会谈,由政府、议员、网民和版权持有人共同参与,但如今再一次流会,泛民没有遵守不拉布不点人数的承诺,表现令人失望。陈监林认为泛民必须向他和议会道歉;泛民会议召集人何秀兰反驳谓,不点人数即变相加快审议进度,"即系叫我哋袋住先",但她仍然希望陈监林不要气馁,继续努力筹备四方会谈,届时不提出点算人数,释出善意。

四方会谈若然能够带来共识,大家乐观其成,要是又因为非理性的意气之争而告吹,心淡的相信是把议员送进立法会的选民。(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在下列代码上按左鼠键两次**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