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港报社评:改善生活环境,推动生育意愿--信报6月2日

上月公布的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中国面临人口老化加剧和生育率偏低的问题。中共中央政治局前日开会审议《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指出进一步优化生育政策、实施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有利于改善我国人口结构、落实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保持我国人力资源禀赋优势」。简单来说,内地未来将放宽至「三孩政策」。

政治局会议强调,各级党委和政府要依法组织实施三孩生育政策,促进生育政策和相关经济社会政策配套衔接,健全重大经济社会政策人口影响评估机制;要将婚嫁、生育、养育、教育一并考虑,加强适婚青年婚恋观、家庭观教育引导,治理婚嫁陋习、天价聘礼等不良社会风气,提高优生优育服务水平,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体系,推进教育公平与优质教育资源供给,降低家庭教育开支;要完善生育休假与生育保险制度,加强税收、住房等支持政策,保障女性就业合法权益。

原本为了抑制人口增长速度,中国在七十年代实施「一孩政策」,后来松绑为「单独二孩」(容许其中一方为独生子女的夫妇生育两胎),至2016年全面开放可生两孩。半个世纪的政策变化反映中国生育率下降,现在的「三孩政策」进一步说明,中国的人口结构失衡,若不鼓励生育,人口老化将会愈来愈严重,窒碍社会发展势头。

生育率偏低是不少国家和地区皆存在的现象,香港的情况比内地更加值得忧虑。劳工及福利局局长罗致光日前就发表网志触及这一问题,他说香港在2020年的总生育率已跌至适龄妇女平均只生0.87个婴儿,虽然不算全世界最低,但已远低于过往可预期的范围。罗局长认为,去年生育率下降是受到2019年社会事件影响,后期亦受到疫情影响。

社会事件和疫情当然是港人不愿生儿育女的两项因素,但不要忘记,香港生育率低并非新鲜事物,早在2005年,前特首曾荫权已监于本港人口缺乏生力军,提出「最好生三个」的呼吁。却奈何,言者谆谆,听者藐藐,多年来生育率不升反降。

生育率低的原因跟生活环境息息相关,经济是其一,教育是其二,房屋是其三。没有优质生活,人夫和人妻都不敢轻言育养下一代。香港除了冠绝全球的楼价之外,还有世上数一数二的长工时,生活压力沉重到「民不聊生」,意思是市民不想聊一聊生育大计。立法会2018年的研究简报数据显示,香港两岁以下的幼儿照顾名额短缺率为95%,两岁至三岁的短缺率为16%。资助托儿服务名额严重不足,全港平均约220名幼儿争一个位。更何况,喘不过气的生活环境导致迟婚甚至不婚,而妇女30岁后生育能力锐减,想生小孩也未必可以如愿。

回头看看内地,「三孩政策」成为热门话题,但普遍反应是意愿不高,原因跟香港大同小异,正正是生活条件所限。内地有一个更加独特的难处,昔日「一孩政策」影响所及,形成男多女少,所以有网民调侃道:「别说什么一二三孩了,快给我找个女朋友才说吧!」

欧美多国同样生育率偏低,稍有起色的是德国,目前的生育率为1.54,较2006年的1.3显著上升。德国鼓励生育的办法是向育儿家庭提供更多福利,父母合共可获14个月有薪育婴假期,政府加大投资育儿服务等等。

社会鼓励生育,必先改善生活。结婚生子的前提是安居,房屋问题一日不妥善解决,「最好生三个」的宏愿只怕落空。(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路透中文新闻部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