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港报社评:内地经济稳字当头,不容泡沫打乱布局--信报6月3日

虚拟货币尤其是比特币走势疯狂,触动世界各地政府的戒心,论出手监管,则以中国最为「快、狠、准」,誓要赶尽杀绝。同一时间,中国也针对大宗商品价格暴升,连环出招降温。两类资产性质不同,但有一个共通点,皆是被泛滥的资金炒起。现在正值环球主要央行部署退出肺疫后的超宽松政策,泡沫若因而爆破,对中国十分不利,因为复苏基础未算牢固,这从最新的5月官方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又逊预期可见一斑。中国当前强调「稳字当头」,必定把任何威胁经济及金融稳定的风险消灭于萌芽,以免打扰布局。

中国对比特币的监管非始于今时,早在2013年12月,人民银行等五部门曾发通知,定性比特币为虚拟商品,不具货币的法定地位,要求金融及支付机构不得开展相关业务。到2017年9月,再由人民银行牵头七部门,禁止机构或个人发起以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为主的代币发行,旨在防范及化解金融风险,并在翌年取缔挖矿活动,惟未见明文禁止个人投资。最新则是副总理刘鹤在今年5月21日主持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会议,提出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坚决防范个体风险向社会领域传递,反映危机感又升高一级。

综观中国三次出招的时机,都恰与美国联储局酝酿「收水」相当接近。2013年5月,时任主席贝南奇透露,拟逐步缩减QE买债规模,「收水恐慌」触发市场震荡。在2017年6月,时任主席耶伦表明准备收缩资产负债表,并于同年10月落实,也引起「缩表恐慌」。现在,联储局主席鲍威尔虽一再重申不急于改动宽松政策,但最新议息纪录显示,将于未来几次会议讨论减少买债,比预期要早。比特币八年前最高才炒至1,100多美元,而今年曾突破64,000美元,涨幅近60倍,背后风险已不可同日而语。

在环球央行及监管机构眼中,比特币是超级泡沫,中国对此特别戒惧,因为世界上大部分挖矿及交易均涉及中国资金,若有差池肯定首当其冲。2017年中国禁止代币发行及取缔虚拟货币挖矿时,市场估计全球有八成挖矿活动在内地进行,以人民币买卖比特币占整体交易九成。今年四月,内地挖矿仍占全球六成半,明显屡禁不止,由于挖矿与投机炒币往往一脉相承,意味着中国投资者依然是最活跃的参与者。

据内地交易平台统计,今年4月比特币创历史新高时,总市值超过七万亿元人民币,经历连番崩泻后,现徘徊于四万亿元人民币,市值大幅蒸发。然而,要在事前查清投资者的底蕴殊非易事,一来虚拟货币平台必会设法掩饰,避开监管耳目;二来,比特币去中心化及匿名的特性,也难以追踪投资者身份及资金流向,相信要到爆煲一刻,才知道风险敞口实际有多大,只怕为时已晚,人民银行等监管机构怎会冒险,必定先下手为强。

其他大宗商品包括铁矿石、有色金属等,泡沫风险同样凶猛,否则,总理李克强也不会十多天内三度喊话,要求全力应对大宗商品涨价,稳定供求,防范化解金融风险。这一波商品涨价潮与比特币可谓如出一辙,国家发改委政策研究室主任金贤东直言,是全球流动性宽松及市场预期叠加造成;至于眼前问题,则如银保监副主席梁涛所指,环球货币政策的宽松基调开始分化,可能引起金融资产重新定价,造成资产泡沫破灭。盲目炒卖固然有机会损手,但更大的危险落在企业尤其是国企之上,以套期保值为名豪赌期货致输身家,过去屡见不鲜,最终还是要「阿爷」填氹。

当泡沫爆破,财富定必大蒸发,非常不利于中国冀望扩大消费推动增长的目标;更头痛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最近人民币连番升值,内银外滙存款猛增,泡沫犹在,还添热钱大进大出之忧。2015年股灾,乃近年最大一次泡沫破灭,当年消费增长明显低于上一年,经济增长更在第三季「破七」。中国经济要升级转型至内循环为主体,消费动力是关键,因为基建投资总有极限,不可能无休止地建工厂起铁路;相反,消费则长买长有,生活水平愈高,购买力更强。然而,即使内地经济活动早已摆脱肺疫阴霾,民间消费始终不及预期,如何激活内需已费煞思量,实在承受不起又一次泡沫爆破的冲击。(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路透中文新闻部)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