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港报财经评论:联储局通胀底牌,恐防高到你不信--信报6月7日

美国上周五公布的5月份非农新增职位连续第二个月逊预期,尽管数据较4月份改善,时薪升幅亦较市场估计佳,但数据公布后,美国10年期债息回落7个基点,返回4月中以来的上落区底部。美滙指数跌0.42%,纳指100指数爆升1.78%,道指涨0.52%,两者表现对比上周四刚好翻转。

市场再炒作“金发姑娘”(Goldilock,即经济增长进入佳境而通胀威胁尚未来临)重临,往后经济继续不愠不火。

在美国超高负债年代,联储局很难收紧货币政策,官员可能讨论一下收水,惟付诸行动可能遥遥无期,因为美国需要超高通胀环境以减债,作为投资者只能买多些受惠通胀的金融工具。 亚特兰大联储银行研究员Federico S. Mandelman最近发表一篇今昔比较的报告,把二次大战后美国的通胀及货币供应状况,与今次新冠病毒引发衰退、疫后经济重启作比较。当年二次大战爆发,美国政府为应付战时开支,财政赤字激增。在4年之间,美国政府债务占GDP比重由战前的40%急涨至110%,联储局持有的国债大升10倍,货币供应倍增,该局并控制了长短国债的息率。

虽然大印银纸,但这几年美国并无严重通胀,因为社会上的物资供应由政府配给,价格受到管制,工厂大部分转作军工生产,可购买的货品有限,民众也无心消费,只可把资金储起,储蓄率创新高,货币流转速度大减,抵消了货币供应激增对物价的影响。

到1946年战后和平期,社会及经济活动恢复正常,高储蓄率令压抑多年的消费冲动一下子爆发出来,通胀率在1946年至1947年间,由2%急升至20%。至1947年中,联储局及政府分别收紧货币及财政政策,通胀才逐步回落至正常水平。该报告认为,高通胀能快速煞停,也因战前的通胀预期一直十分稳定,特别是经历过三十年代大萧条,民众对通缩的顾虑比通胀还要高。

时间回到2021年,美国的新冠疫苗接种渐近目标,今夏经济全面重启应该无问题。同样,这次对病毒的战争中,政府与联储局均大举放水,情况与二战时相似,去年货币供应增长25%,惟由于各种封城及避疫措施,货币流速同样下跌25%,刚好抵消,所以没有高通胀。

不过,当疫情受控,经济全面重启,再无出行的限制,压抑下来的消费意欲,加上个人储蓄率高,资产负债表远比金融海啸后几年健康,而利率超低,游资充裕,会否成为通胀萌生的最好土壤呢?

该报告指出,与金融海啸比较,联储局在两次危机均大力放水,但2008年危机前,家庭负债高,储蓄率偏低,海啸后一直在减负债,阻碍了复苏步伐,今次疫症引发的衰退前,家庭的资产负债表非常健康,疫潮期间由于政府派钱,加上出行受限,消费减少,储蓄率一度爬升至逾25%。

本来这样的条件很易触发通胀大爆发,特别是若就业市场快速恢复,大量资金会流向消费市场,加上一些供应樽颈可能出现,增加了通胀上升的压力。然而,报告的作者笔锋一转,提出了几个遏抑通胀的因素,一是过去30年中长期通胀预期鲜有超过3%,联储局更多时候是要应对通缩的风险,并要十分努力去达至2%的通胀目标,稳定的通胀预期会令民众相信物价不会持续攀升。

该报告提出的另一点是在政府债务沉重下,联储局若加息抗通胀,只会令债务负担更重,以现时美国政府的债务情况,未来利息支出将是政府债息增长的主因,在政府高负债的环境下,货币政策反而要维持宽松,容许较高的通胀目标。这一点可能对投资者的启示更加大。

以战后的情况作参考,1947年时通胀率虽然最高见过20%,但联储局只是口话担心通胀,一直没有行动,直至1947年中才撤回债息控制措施及收紧货币政策。在高通胀环境下,政府于1948年的实际负债跌了40%。

这份报告可能令大家更加明白为何联储局要让通胀飞,因为别无他选。当然联储局主席鲍威尔不会讲出口,不让通胀飞就是要帮政府减低债务负担,联储局去年的新货币政策框架,便把让通胀高于近年平均水平的做法,美其名为争取全民就业的崇高理想。

本周四美国将公布5月份通胀数据,市场预估核心通胀会升至3.4%,较4月份的3%更高,而未扣除食物及油价的通胀料会攀至4.7%。联储局会继续公开讲这是暂时的现象,最终美国通胀会否达20%,希望不会吧。高通胀下,联储局又不作为,结果美元将继续沉沦。(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