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港报社评:全球迎最低税率时代,港须加紧提升竞争力--明报6月9日

七大工业国集团(G7)达成历史协议,提倡订立全球最低企业税率,暂定至少15%,港府表示将应对全球税制变化,保持香港竞争力。新经济时代,跨国巨企利用各地税率差异,避税成风,实际缴纳税款低得离谱,全球应当携手制约。早前华府主张的21%最低企业税率,水平偏高、私心明显,经过一番讨价还价,现在G7提议将最低税率定在15%,征税门槛针对跨国巨企而非一般企业,全球多数国家接纳的机会相对较高。

香港作为著名低税港,所受影响初步看来未算太严重,惟亦非全无影响,当局必须留意魔鬼会否藏于细节中。全球最低企业税率一经制定,日后定有提升的可能,香港未来必须多管齐下提升竞争力,避免过度依赖简单低税制度作招徕。

上世纪末冷战结束,经济全球化,各国为了吸引跨国企业落户,数十年来争相降低企业税,互联网急速发展,亦造就了新经济的出现,欧美跨国巨企出走避税成风,发达大国政府流失大量税收,成为主要输家,至于大赢家,当然是一众跨国巨企,以及少数以超低税率作招徕的国家及地区,诸如爱尔兰等。

在美国,有调查发现,微软、亚马逊、facebook、Google母公司Alphabet、Netflix和苹果公司,过去10年只交了2190亿美元税款,占它们6万亿美元盈利仅3.6%。以微软为例,其爱尔兰子公司并无多少实质业务,去年利润报称高达3150亿美元,由于公司在百慕达登记,按爱尔兰法例毋须在当地缴税;监于百慕达亦不设企业税,微软这间子公司,实际就是处于税网之外。

欧美跨国巨企利用各地税制差异,将高税率地区的利润,转移记帐到低税区避税,暴露21世纪全球资本主义体系的不公,国际社会应予制约,不过西方大国政府的自利私心,在协商过程中亦显而易见。疫下欧美多国大举印钞派钱,债务急增“等钱使”,无一不想开拓财源;华府希望减少美企出走诱因,又要为万亿美元基建大计“扑水”,制定全球最低企业税率,要美国跨国企业向“祖家”多些纳税,有一定帮补作用。

美国企业税率现为21%,拜登政府欲将税率上调至28%,面对国内很大阻力,未知能否成事,无论如何,华府4月推动制订全球最低企业税率,锁定在21%的偏高水平,明显有很重私心,旨在确保美国加税的同时,其他低税率地区亦要因应全球最低税率,大幅加税,这样就可避免美国税务竞争力吃大亏。当然,华府有何盘算,各方都很清楚,欧洲自身有内部矛盾,美国出于一己之私,最低企业税率定得太高,要争取全球多数国家支持亦不容易,现在G7提出的15%水平,算是一个折衷,然而魔鬼总在细节里,连场角力相信还在后头。

全球最低税率倡议,稍后将交予二十国集团(G20)及经济合作发展组织(OECD)讨论,中国作为 G20主要成员,暂时未有表态,内地分析指出,现行中国企业所得税率较高,一般标准为25%,高新技术企业适用的15%优惠税率,与G7倡议亦无抵触。相比之下,OECD可能才是主战场。

全球最低税率颇有事在必行之势,不排除年底达成协议,香港必须及早做好应变准备。本港现行企业利得税设计,企业首个200万港元利润,税率为8.25%,200万港元利润以上,则以标准税率16.5%计算,前者主要为中小企而设,未必受全球最低税率影响,至于16.5%标准税率,由于高于G7倡议,暂时亦无问题,然而必须指出的是,最低企业税率是一个复杂课题,很多国家地区为了促进特定产业发展,会给企业提供税务优惠,影响实际税率。

全球最低税率是新事物,具体发展有待观察,15%左右的水平,相信较易争取多数国家接受。最低税率开了头,日后就有可能再上调,以低税率争投资抢生意的空间,未来有可能再收窄。简单低税制度,是本港吸引投资的一大卖点,能够保持固然好,可是依靠低税率吸引投资的时代,有可能一去不返,当局不能一味吃老本,必须催谷高科技发展,创造更佳的营商环境,去跟其他地区竞争。(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