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港报社评:核电站安全信专家,通报紧跟国际规则--明报6月17日

广东台山核电站1号机组反应堆一回路冷却剂的放射水平增加,国家核安全局表示与个别燃料棒破损有关,核电站安全运作未受影响,外媒所谓“出现核辐射泄漏”说法不实。核安全是世界各地民众都很关注的课题,台山核电站距离香港百多公里,特区政府必须与内地当局保持紧密接触,掌握最新情况,然而天文台并未发现辐射水平异常,公众应可放心。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就核事故有明确等级划分,成员国出事有责任通报,然而燃料棒破损很常见,通常由核电站自行处理,外国核专家指出,这类问题一般毋须通报。IAEA认为,无迹象显示台山核电站发生了核事故,亦未质疑通报有问题,各方没必要过度反应,不过港粤仍可趁此机会,检视一下通报机制,看看有否地方需要完善。

广东省有4座核电厂,台山核电站是其中之一,它亦是全球首个使用欧洲压水反应堆的核电站,法国电力子公司法马通是合作伙伴,占台山核电站三成股权,其余由中广核电力等持有。本周一,美国传媒引述华府消息和文件,台山核电站发生所谓“放射性泄漏事故”,法马通上月底致函美国能源部,称有“即时辐射威胁”,寻求美方“技术协助”。报道还声称,中方为免核电站要关闭,一再调高台山核电站外可侦测辐射的可接受水平,云云。

北京昨早说明事件,交代了截然不同的版本。国家核安局表示,台山核电站并无发生放射性泄漏事故,当局监测到1号机组反应堆内一回路冷却剂的放射水平上升,但仍在设计允许的稳定运行范围内,满足技术规范要求,核电站安全运行。核安局强调,当局只是批准调整反应堆内的冷却剂惰性气体放射限度,绝非批准提高核电站外辐射检测的可接受限值,美媒报道却将两者混淆。

中美斗争正酣,华府外交文宣一浪接一浪,要将中国说成是一个“不守国际规则”和“不负责任”的国家,病毒溯源争议正是一例。倘若台山核电站真有丝毫隐瞒,恐怕华府早已高调跳出来大力指控,而不是藉传媒放风。华府不断向中国高科技行业施压,中广核集团被列入所谓“实体清单”,不得与美商做生意,若要使用美国技术必须申请。台山核电站反应堆内冷却剂放射水平上升,问题出在燃料棒,法马通提供技术支援,需用美国专利技术,不得不按美方规定申请,而华府的要求,是必须出现“即时辐射威胁”才可豁免,法马通依言照办,结果却被渲染。

核安全是科学问题,只能相信专家,目前情况是无论本港还是中外专家,都不认为台山核电站有安全问题,IAEA亦说无迹象显示有核事故发生,港人毋须过虑。港粤两地有订立核事故通报机制,有人关注为何事件最先由传媒报道,之后官方才出来解画,港府则表示,核电站的运作及通报都符合标准。部分人不信政府更不信内地,这是民情现实,然而要客观看待通报及透明度问题,必须先理解IAEA规定及国际惯常做法,不应先入为主。

IAEA将核事故分为0至7级,所有IAEA成员国,若有民用核设施出现任何1级事故,均有责任向IAEA通报并公开,然而值得留意的是,就着台山核电站的情况,IAEA并未就通报问题,对中方提出任何质疑。IAEA说“未见核事故发生”,可理解为“连0级也说不上”,港府说台山核电站状况没有触及通报机制,需要放在这一国际标准理解。

放眼世界,个别核燃料棒出现破损其实很常见,有美国核工程师指出,这类破损通常不会影响供电能力,也不会导致反应堆停机,所以一般不被视作需发新闻稿交代的事件。IAEA每隔10多年发表一次报告,就世界各地民用反应堆燃料棒破损做统计分析,方法也只是向各成员国发问卷查询,中国作为IAEA成员,亦有提交资料,IAEA报告明言,燃料棒破损,绝大多数都是由各地核电站自行处理,不会造成辐射污染。国家核安局表示,台山1号机组逾6万条燃料棒,推算破损量约为5条,各方应以平常心和科学态度看待。当然,台山核电站邻近香港,特区政府有责任留意事态发展,确保通报机制畅顺,一旦出现任何级别的核事故都能即时得悉,同时亦应联同相关专家,多向市民解说,以免公众不必要恐慌。(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