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港报财经评论:恐慌情绪升温,还待鲍威尔安抚--信报6月21日

道指上周五大挫533点(1.58%),指数自联储局上周三议息后,跌势愈来愈急;美国10年期国债与2年期的息差上周五单日缩了9个基点,这是继上周三及上周四分别收窄4个基点及7.5个基点后,收缩幅度进一步扩大,反映市场担心联储局加息步伐可能较预期还要急。

触发美股上周五下滑的主因,是圣路易斯联储银行总裁布拉德(James Bullard)于开市前接受财经频道CNBC访问时,自爆是7名支持明年开始加息的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成员之一。他赞成联储局明年加息,比主流派提前了一年,原因是预计今年个人消费开支通胀将达3%,明年也有2.5%,两年的通胀介乎2.5%至3%,应该符合加息条件。

布拉德透露委员会内部分歧在于通胀是否短期现象,不支持2022年加息的成员多数相信通胀明年可回落至2%之下。委员会内18位成员对明年通胀预测介乎1.7%至2.5%,中位数为2.1%,布拉德的预测明显属上限。他亦确认上周会议开始讨论减少买债,但具体安排还要等数次会议后才敲定,包括启动时间,削减买债步伐是按时自动定额减少,还是按经济情况而定,还有是按揭证券与国债的减持比例。他担心楼市开始出现泡沫,故倾向联储局毋须再涉足按揭证券。

由一位鹰派官员先出声,是部署还是巧合呢?本周将有多名联储局官员公开演讲,可能出现鹰鸽互片的局面,令长短债息较为波动,视乎当天发言的是阿鸽还是阿鹰。所以投资者短线部署不宜单边押注,先看清形势。

本周露面的联储局官员,周一有纽约联储银行总裁威廉斯(John Williams)及达拉斯联储银行总裁卡普兰(Robert Kaplan),威廉斯较为鸽派,卡普兰则偏鹰。卡普兰于本月4日曾表示,宜尽早开始讨论调整买债计划,并逐步落实,避免市场因为突然缩减买债而受到重大打击。

周二则有联储局主席鲍威尔出席众议院委员会听证会,他会否淡化加息预期,减低市场的恐慌呢? 对他而言,金融市场聚焦于加息点阵图,可能是失焦。他曾经在记者会上指出,点阵图所预示的加息情况也可能会错的。鲍威尔应该是股市好友的希望。

周四则有费城联储银行总裁哈克(Patrick Harker)和亚特兰大联储银行总裁博斯蒂克(Raphael Bostic)出席同一论坛,一鹰一鸽,哈克较为担心通胀,认为应开始缩减量宽,博蒂克则估计高通胀不会持续。

周五轮到克利夫兰联储银行总裁梅斯特(Loretta Mester),她上月称现时不是调整货币政策的时候,会先行观察经济复苏进展,睇嚟佢较似鸽多啲。同一个论坛还有波士顿联储银行总裁罗森格伦(Eric Rosengren),他也相信通胀是短暂情况,上月还表示不宜撤回货币政策。

市场对货币政策的演绎,关乎到各种投资选择的取舍,美国长债息率回落,高估值的股份不跌反升,高盛的软件高估值股指数(定义为企业价值对销售额之比在8倍或以上)上周涨了6.86%,大幅抛离纳指100的0.37%升幅。

潜水多时的股坛契妈Cathie Wood亦大翻身,她所管理的方舟创新基金上周逆市涨2.4%,佢至爱盈利在远期的股份,对长息息率十分敏感,买她的基金其实就系赌紧债息向下。上周这场游戏的输家,是银行、能源、材料及公用股板块,即经济复苏概念。

美滙指数在长短债息差收窄下,上周升了1.84%,这跟今年2月至3月的升势背后原因不同,当时市场憧憬经济重启,高通胀来临,联储局会让通胀飞,长债息上扬。

美元上周的升势较似2018年2月开始的一段升浪,当年联储局加了4次息,长短债息差收窄,市场忧虑联储局加息过猛,经济会顶唔顺,当年亦正值中美贸战爆发,多种不明朗因素叠加起来,支持美元上扬。2018年长短息差不断收窄,美元升势持续,直至2019年市场开始预期减息周期来临,息差才回升,美元则回落。

市场若继续预期加息会来得早,布拉德的看法成为主流,则投资股市的风险将会上升,暂时都系睇吓老鲍会出什么计扭转市场对加息的忧虑。

今早恒指料低开200至300点,滙控会是跌市焦点,纽约的ADR股价较本港收市低2.7%,报45.9港元,除了美债长短息差收窄不利银行股外,出售法国零售业务税前亏损23亿美元,另要作7亿美元商誉减值,对股价都有负面影响。(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路透中文新闻部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