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专栏节选:通膨带来新的投资路障--今周刊「老谢开讲」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6月24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

路透台北6月24日 - 五月台湾正被疫情所困,而此时美中传来重要经济数据,美国五月CPI(消费者物价指数)按年上升五%,高于市场预期四.七%,按月成长○.六%,也比市场预期○.四%略高。美国物价推升,是因为二手车、家居产品、机票和服饰需求的推升,若扣除食品及能源的核心CPI 按年成长三.八%,超乎市场预期三.五%,按月升○.七%,也高于市场预期○.五%,不管何者,都创下一九九二年以来新高。

另一厢,中国也正面临通膨压力,中国国家统计局在六月九日发布统计数据,中国五月CPI按年上升一.三%,低于市场预期的一.六%,比四月的○.九%有明显上升,但重点是全国工业生产者物价指数(PPI)按年飙升九%,创下十三年新高,也比市场预期的八.五%还高。

如果往前一个月看,中国四月PPI是六.八%,CPI是○.九%,PPI与CPI形成的缺口愈来愈大,这代表了中间生产成本不断上扬,但终端产品价格无力转嫁,假如这个缺口持续扩大,对中国经济带来的冲击将是十分巨大。

中国PPI持续飙升,与商品价格持续上升有关,例如石油及天然气按年升九九.一%,黑色金属矿采选业按年上升四八%,煤矿开采和洗选业按年急涨二九.七%,这是中国PPI大涨背后推升的三天主力。而中国五月CPI上升一.三%,一方面是中央管涨,持续压抑商品价格,另一个主要因素是猪肉价格按年大跌二三.八%。

从美中两大国公布的五月物价指数,市场开始对通膨感到恐惧,而六月十八日美国鹰派、圣路易联准银行总裁布拉德(James Bullard),在股市开盘前接受CNBC专访时自爆,他是七名公开支持明年开始升息的市场公开操作委员会(FOMC)成员之一,他赞成明年开始升息,这比鲍尔等代表的主流派预计的升息时间表提前一年,他的按年升息理由是预计今年个人消费支出全年将近三%,明年也有二.五%,这两年通膨率介于二.五至三%,已符合升息的条件。

布拉德也透露,FOMC内部的分歧在于「通膨是否为短期现象」之认定,不支持升息的成员多半相信明年CPI会落在二%以下,FOMC的十八位成员预测明年CPI会落在一.七至二.五%之间,中位数是二.一%,比较具代表性的是亚特兰大联准银行总裁博斯蒂克 (Raphael Bostic),他认为缩减量化宽松(QE)规模,通膨不会持续。

这是美国FOMC成员对通膨的论战,但布拉德开了第一枪,立刻对美国股市带来影响,十八日美国道琼指数大跌五三三.三七点,标普五百指数也下跌一.三%,当天除了美股,整个金融市场都出现显著变化,例如VIX恐慌指数上升二.九五,来到二○.七,美元指数来到九二.四○五,这是近两个月高峰;当天油价,不论是WTI(西德州)原油或布伦特原油都站上七十美元大关,WTI原油来到七十一.六四美元,布伦特原油跑到七十三.五一美元,通膨压力隐隐乍现。

金融市场有一个大家不太留意到的指标,是美国十年债与三十年债殖利率,并没有出现显著变化。大家如果还有印象,通膨的预期早在三月已发酵,四月二日,美国债市出现大的变化,美国十年债在三月三十日这一天创下一.七七%的新高,三十年债也在三月中达到二.五一八%,这是市场观察长债回报与通膨预期连结的重要指标。十八日美股重挫,但债市并没有出现显著变化,十年债殖利率是一.四四三%,三十年债是二.○二七%,这个数字都比四月二日回落很多。

还有一个指标,是美国三十年债殖利率一向贴着核心CPI走。五月核心CPI到三.八%,那么三十年债殖利率应朝三.八%的方向挺进才对,但这回美国长债殖利率并没有朝着核心CPI的方向挺进,这是市场对通膨瞬间降温的原因之一。

另一个指标是美元指数,若联准会加快升息的脚步,理论上,美元会相应大升。今年美元指数最低跌到八九.二,三月三十一日市场对通膨预期最强烈的一刻,美元指数一度上升到九三.四三七,这次美元指数挺进到九二.四五,也没有回到先前最高点,整体来看,美元走势似乎到了尽头,但美元距离强势大升,恐怕还有很大变数。

把这些因素都厘清后,二十一日美国道琼指数反大涨五八六.八九点,标普五百也大涨五十八.三四点,都把十八日的跌幅收复回来,这个时候,美国金融市场再度重回鲍尔及叶伦所说的通膨只是「Transitory」,也就是短暂性的,这可能是金融市场未来半年持续热议的主题。

这一回通膨升温,最主要的源头是引导美国总统拜登经济政策的克鲁曼(Paul Krugman),他主张政府可以把公共支出极大化,他的四大核心思想:一是印钞买债,政府可以不必还;二是纾困和振兴方案,规模和强度愈大愈好;三是不必担心通膨,「战争」也是可以解决通膨的思考之一;四是政府要大力支出,以催化需求,这是克鲁曼四大核心思惟。

拜登此次六兆美元预算支出,及资本市场预估的二.二五兆元扩大基础建设方案,正是催化通膨的最大动能,另一方面,美国全民施打疫苗普及率逼近五成,全美拿掉口罩解封的城市愈来愈多,这些禁锢在家的民众,一旦解放将加大消费力道,再加上五月是去年美国疫情及封城最险峻的月分,五月的CPI及核心CPI正在相对最低基期,这个时候CPI数字一度居高不下。

其实这一轮美国催化的通膨与中国很可能是经济战交锋的第一回合,中国面临PPI与CPI缺口加大,中间生产原料价格上涨,终端消费物价却不能涨。为了缓和PPI压力,中央政府从李克强以降,全力控管物价,像二十一日的铁矿石期货价格跌逾八%,热轧钢卷回跌到五二○○元人民币,这一个月来钢价、铝价大涨现象也要降温,中国正卯足全力压制中间生产者物价。

美中各自出招,通膨可能是下半年主战场,也是资本市场风向标,这是今年下半年投资的重要主题。(完)

注: 1.专栏作者老谢--谢金河,为《今周刊》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

2.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