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SAFT专栏》雀巢、负收益率和不一样的通缩
2015年2月6日 / 早上8点23分 / 3 年前

《SAFT专栏》雀巢、负收益率和不一样的通缩

你或许会辩说,1930年代,那个小小的美国公司债市场效率极差,而美国之所以会有这么一段艰困的时期,部分就是因为企业很难获得融资。因此当时愿意持有公司债的人,可以有不错的投资报酬,不过现在经济环境比较好,投资报酬自然就没那么高了。

最大的差别之一就是,对于央行与政府维持市场开放以及容易融资的决心与能力,目前市场全然信任的态度令人动容。2008年金融危机时的经验是,当市场真的急冻时,当局确实“不惜一切”竭尽所能,而企业并未面临预期中的再融资风险。

话虽如此,但想到提供这些收益率的欧元区公司债,其计价货币欧元未来两、三年未必有稳定的成员国阵容,更别想会有稳定的汇率,收益率都如此了。那些美元计价公司债的投资人,会拿到什么样的回报,就更令人不敢想像了。

另一个极大的讽刺是,尽管那些规模大到足以在公开市场融资的企业,享受到的流动性有如消防水柱般充沛强劲,但欧元区还有众多仰赖银行放贷的企业,流动性供给状况却是相差甚远。

在这次的通缩中,持有公司债的投资报酬可能会逊色极多。(完)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