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5, 2018 / 5:10 AM / 5 months ago

重发-中国经济:应对中美贸易摩擦当前最主要是稳定预期,要有底线思维--专家

(重发以修改第一段的措辞)

路透北京6月25日 - 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表示,中国上半年经济增速有望在6.7-6.8%,但下半年下行压力增大、不确定因素增多,首先要妥善应对中美贸易摩擦,当前最主要的是要稳定预期,“坚持结构性改革、结构性去杠杆”的宏观政策基本取向不要轻易变,同时也要有底线思维,要做好各种预案,有针对性地采取一些措施。

王一鸣在上周六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等主办的中国宏观经济论坛上表示,当前外部环境中最大不确定性是中美贸易摩擦,美国最近宣布对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对经济的直接影响不会太大,但对市场预期和供应链调整的影响较大。

中美贸易争端升级引发中国股市和汇率上周走势震荡,人民币兑美元大跌千点,沪综指当周累计下跌4.37%,并一度创逾四个月最大单日跌幅,再现千股跌停行情。

“下半年这种(经济)下行压力显现,因为它有各种不确定性因素,比如,中美贸易的走势会怎么样?很难测算,所以要有预案。”王一鸣建议,积极的财政政策应该更加积极。

这主要体现在,要继续加大减税降费的力度,同时也可以研究在必要时适当提高赤字率,这不是说要扩大投资规模,而是在中美贸易冲突继续扩大时,考虑建立企业的补偿机制,强化社会保障体系建设,建立职工的培训和再就业的机制。

在货币政策方面,他强调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取向不能变。好不容易得来的去杠杆的成果,不能因为市场有些反映就调整政策取向,但政策的松紧搭配是可做相应调整的。稳健中性并不是偏紧的货币政策,现在政策有些偏紧,对去杠杆也不会有积极效应。

“在稳健中性的基调下,把握好节奏和力度,我觉得是下一步要研究的;同时可以根据形势的变化,适当降低准备金率,这也有呼声,是可以研究的。”他表示。

中国央行周日宣布年内第三次定向降准措施,预计可释放资金约7,000亿元人民币;并明确表态降准旨在支持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和小微企业融资。虽然央行在声明中再次强调了要实施好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但结构性宽松已在路上。

美国总统特朗普6月15日宣布对500亿美元从中国进口商品加征高额关税,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将自7月6日起开始对第一批清单上818个类别、价值34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关税。中国商务部次日凌晨在网站上公布,对原产于美国的大豆等农产品、汽车、水产品等进口商品对等采取加征关税措施,税率为25%,涉及2017年中国自美国进口金额约340亿美元,上述措施将从2018年7月6日起生效。

**经济增长的潜在风险**

王一鸣认为,当前全球经济复苏态势还比较强劲,中美贸易摩擦是中国外部环境最大的不确定性,美国最近宣布对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关税,从时限上看可能很难规避,多数机构测算此次加征关税对中国经济影响大概是0.1-0.2个点,他个人判断对经济的直接影响不会太大。

“但是它对市场预期和供应链调整的影响会比较大,这种市场预期从股市和债市,也会渐渐地有所反应。”王一鸣指出,5月外贸数据超预期,与企业抢跑提前出口有关,也预示着下半年的出口增速可能会有下降。

中国5月进出口继续保持两位数同比增速,明显超出市场预期,贸易顺差则有所收窄。分析师多表示,在全球贸易摩擦升温之下,年内出口存较大不确定性,而进口受政策支持预计仍能保持较高增速,贸易顺差趋于收窄。

而从国内来看,风险主要是在去杠杆背景下的内需增速放缓。其中影响最大的是基础设施投资,这与去杠杆、清理规范地方政府债务、规范金融企业对地方政府融资行为是有关联的。

“下一步在政策调整上,也要注意这倾向,我们怎么能够有效的控制地方政府债务的继续增长,又能避免投资的过快下滑?”王一鸣说道。

此外,他还指出,去杠杆的非对称性,加剧了民营企业的融资压力;在融资环境收紧的背景下,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的压力也在增大;房地产市场积累的矛盾在增多,最典型的是一二手房价倒挂,不调(控)也不行,再加大力度也不行,处在两难的境地;居民部门杠杆率的上升对消费有挤出效应。

王一鸣强调,要继续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破除无效供给加快处置僵尸企业方面,要加大力度;债转股落地的进程也不太理想,“现在市场化手段,为什么银行有积极性承接这个股权?这个政策上还要研究,有相应的补偿机制。”

他认为,在培育新动能方面还要加大力度,此次中兴事件暴露出核心技术创新能力不足的问题,要靠产权激励来强化创新。他援引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的表述,“探索科研成果的个人所有权和长期使用权”。

“有的人形象说,产权是分地,奖励是分粮食,分地好还是分粮食好呢?”王一鸣称,以前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是奖励,产权和奖励的激励作用完全不一样,以前靠要素投入,解放的是传统生产要素,现在越来越需要人力资本、技术科技的投入,需要解放新的生产力,这要有所突破。

王一鸣表示,打破垄断、放宽准入、鼓励竞争,是未来产业发展的主基调。所以在制度上,也要建立公平竞争的审查制度,出台的文件、法规都要经过公平审查,为市场竞争营造一个公平的环境、公平的生态。(完) (发稿 宿泱韫; 审校 杨淑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