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5, 2018 / 12:04 AM / 25 days ago

重发-专栏节选:企业市值陷落的危机--今周刊「老谢开讲」

(重发以修正繁简转换产生的错别字) 投资人买卖股票,最在乎的是股价,因为股价有涨有跌,投资人才有价差可图。我们常常在媒体上看到股王争霸战、股 后保卫战,看到的都是股价。但对企业主来说,股价有高有低,股价高低不一定代表企业的实力,真正企业主在意的是市值的变化,企业市值是竞争力的延伸。

最近股市有三个十分明显的个案可以讨论,一是美国司法部对联电转投资的晋华祭出重惩,起诉中国国有芯片制造商福建晋华集成电路,台湾联电及从联电跳槽到晋华的陈正坤等三位主管,他们共谋窃取美光的DRAM芯片设计与制造技术的商业机密,除了陈正坤等被求刑十五年外,联电最重可能被罚二○○亿美元的罚金。

这个消息对联电实在太震撼了,十一月五日联电开盘跌停,收在一○.七五元,联电的市值剩下一三三五.六亿元,若换成美元仅四十三.三六亿美元。如果联电真被罚二○○亿美元,联电二话不说,可能立刻清盘,为了救亡图存,联电决定倾全力面对这场官司,同时为了维护股价,联电宣布从集中市场买回三十万张库藏股。

面对这场官司诉讼,联电股价最低跌到一○.四○元,市值只剩下一二九八.三亿元,约四十二.一五亿美元。假如从今年六月联电股价最高的十八.六五元,市值二三七一.一三亿元对照,这期间联电市值少了四五.二四%。联电市值剩下四十几亿美元,只能算是中小企业,市值太低,所有花钱的大投资可能都停摆。

**美对晋华祭禁售令,冲击犹如中兴通讯**

过去二十年,联电与台积电号称晶圆双雄,双方在资本额、营业额、获利都在伯仲之间,后来因为公司策略不同,联电持续分拆,台积电则努力巩固核心竞争力,如今双方差距愈拉愈大。今年台积电在先进制程取得领先,股价一度涨到二六八元,市值达六.九四九兆元,换成美元是二二六三亿,是与英特尔平起平坐的全球数一数二半导体大厂。最近全球股市都出现回档,台积电跌到二二四.五元,市值约五.九兆元,拿联电来跟台积电比,联电市值只剩台积电的四十几分之一,从市值很容易看出企业的竞争力。

联电未来如何面对美国司法部的官司,恐怕必须尽速厘清与福建晋华的关系。福建晋华是在二○一六年二月由福建省电子信息集团、晋江能源投资集团共同出资设立,并与联电展开技术合作关系,投资金额五十六.五亿美元,在晋江成立生产线。去年十二月,美光控告福建晋华与联电向美光窃取关键技术,而晋华与联电反向美光控告侵权,结果中国人民法院宣判晋华与联电胜诉,美光二十六项芯片产品在中国遭到禁售,美光提出上诉,并称晋华的上诉是虚假的报复行为。

此时,美国商务部及司法部同时出手,美国商务部在十月二十九日对福建晋华祭出禁售令,这个冲击犹如对中兴通讯一般,十一月美国司法部又对联电祭出二○○亿美元罚金,这个数字是联电市值三倍以上,即使是把整个联电拍卖处分,也不足以缴罚金。因此,这场司法诉讼之争,也可以说是联电生死一战,对联电股东来说,未来恐怕是一段艰辛的折腾,此时企业的大市值或小市值,对风险的抵抗力就看得出来了。如果这二○○亿美元罚在台积电身上,对照二○○○亿美元市值,台积电只是小小压力,但是放在联电身上,则有没顶之虞。

第二个是最近消息面飘忽的被动元件产业,日本被动元件大厂村田预告,被动元件未来两年供需失衡;一下子又传出被动元件好日子没了,国巨苏州厂传出减产,稼动率降至五成,年底恐下滑,国巨股价再度腿软,收盘下跌十九元,收在三一○元,从市值看是一三一五.○二亿元。

今年对国巨来说,在被动元件缺货盛况中,国巨股价可说是一段神奇旅程。去年国巨在被动元件的好景中,已从五十六.四元涨到三五三元,今年的股价乍看像是一座富士山,曾经业绩大好,股价涨到一三一○元,随后又暴跌,股价剩不到三○○元。

现在答案揭晓,股价跑得比基本面快的国巨股价,从六、七月的一三一○元惨跌到二九八元,而国巨的营收到八月的一○六.○二亿元到顶,此后营收快速下滑,国巨九月营收剩一○二.五三亿元,十月剩六十三.一五亿元,国巨前三季EPS在七十元左右,但是股价跌势跑得比基本面快,很多看好国巨基本面的投资人,今年在国巨身上都受到重伤。

其实被动元件是标准的景气循环产业,今年被动元件涨价,导因于日本村田把被动元件产能移向车用,造成市场上供给吃紧,价格三级跳,这是百年一遇的好景,但是市场却把这种百年一遇的机会当成常态。很多外资、法人研究报告都称被动元件缺货会成常态,大家一棒拉一棒把股价炒高,国巨股价登上一三一○元天价时,市值达四五九二.八六亿元,大约是一五○亿美元,此时国巨已跻身为台湾大企业行列。

**国巨股价跌破三百 市值仅与联电相当**

以国巨超过四五○○亿元市值,已打败中信金、统一、联发科、台达电、中钢,一度是全台第十二大市值企业,假如这是一个常态,国巨稳居台湾被动产业龙头,不仅可以大力并下其他被动元件厂,甚至可展开国际购并,甚至下一波挑战日本太阳诱电或TDK,变成挑战村田或京瓷的世界前三大被动元件厂。

可惜国巨股价殒落太快,国巨跌破三○○元,市值只剩下一三一九亿元,换算大约是四十一亿美元,与联电在伯仲之间,此时国巨又从大企业变回中小企业。这一波被动元件出现一次机会财,像华新科股价一度涨到四九一.五元,市值来到二三八七.七亿元,这回惨跌到一一九元,市值缩小到五七八亿元,这个热胀冷缩效应太可怕,投资人很容易在被动元件股受到重伤,可算是这次股价波动中的一个好教材。

第三个是郭董的鸿海,市值对郭董尤其重要,一家征战全球的企业,最起码的市值要从一○○○亿美元起跳,鸿海在去年六月中旬由麦格理证券分析师张博凯撰写的报告,直指鸿海目标价上看二○○元,这让市场对鸿海充满热切的期待,因为这份报告厚达二二六页,张博凯几乎把鸿海所有发展蓝图,钜细靡遗完全呈现出来,又给了一个「明日世界资源整合者」来概括。这是鸿海发展的极致轮廓,假如鸿海照着路径来走,那么鸿海站上二○○元,市值可达三.四六五兆元,大约是一一五○亿美元,鸿海将成为国际级大企业。

没想到这个目标价没来,鸿海最高只到一二二.五元即猛烈回头而下,在鸿海减资最后一个交易日,鸿海杀到六十八.一元。有人戏称这天正好是郭董六十八岁生日,鸿海去年股价涨到一二二.五元,市值也有二.一二二兆元,约六九一.四亿美元,今年外资卖超一一○万张,股价下修到六十八.一元,市值剩下一.一八兆元,只剩三八四.一亿美元,鸿海把台湾第二大市值宝座让给台塑石化,这是鸿海一个大警讯。

鸿海减资二○%,资本额从一七三二.八七亿元减为一三八六.三亿元,此时股价又续创六十八.一元新低,鸿海市值只剩一兆二三○亿元,现在鸿海在台湾,面临市值破一兆元的保卫战。鸿海市值破三兆元或破二兆元,或现在可能破一兆元,都代表了郭董征战全球的能力,市值愈大征战全球力道愈强。

**FII上海挂牌失利,老董陈永正求去**

这当中,今年郭董把鸿海旗下精锐大军分拆到上海挂牌,今年FII以「工业富联」的名字在上海交易所挂牌,承销价是十三.七七元人民币,本来大家认为FII至少可涨十支停板,市值挑战六○○○亿元人民币,没想到蜜月期不长,FII最高拉升到二十六.三六元人民币,却一度惨跌到十一.一一元人民币,FII连承销价也守不住,最近连董事长陈永正也挂冠求去。

FII在上海挂牌,是今年郭董事业版图的重中之重,假如FII可创造六○○○亿元人民币市值,对台湾的鸿海及郭董征战全球能力的助力有多大,但是这几个月FII股价变化对郭董影响之大,FII涨到二十六.三六元人民币,市值达五一九一.八亿元人民币,现在跌到十一.一一元人民币,市值剩下二一八八.二亿元人民币,这当中有八五%是非流通股,以目前FII市值大约与台湾鸿海旗鼓相当,FII可能是郭董今年套现的主要金鸡母,但FII上市立即遭遇中美贸易战的淡市,上海及深圳股市今年纷纷重挫,郭董套现的力道受到限制。

最近郭董还有另一个挑战,苹果新机销售远远不如预期,苹概股今年全线惨跌,像中国的供应链如立讯、歌尔声学、欧菲光电、德赛电池、蓝思科技、瑞声科技、舜宇光学等股价纷纷惨跌,鸿海兵团是苹果供应链之中最核心成员,鸿海家族更是首当其冲。

最近苹果股价惨跌,十月全球股市大狂杀中,苹果股价从二三三.四七美元惨跌到一九三.七九美元,市值从一兆一○七九亿美元,摔到九一九六亿美元,苹果股价急挫,郭董旗下企业可说是首当其冲。专司苹果代工的富智康在香港股市从上市最高价二十七.七港币跌到○.六五港币,富智康亏损加重,股价跌跌不休,几乎没有反击的力量。

另外,也在香港挂牌的鸿腾也一度跌到三.二○港币,还有从臻鼎分割出来、在深圳上市的鹏鼎,最近也从三十元人民币,一度跌到十六.八八元人民币,如果再加上日本夏普从四二○五日圆跌到一七○五日圆,郭董的鸿家军在海外上市的企业,股价表现都不太好。

**鸿海核心兵团惨跌,市值蒸发战力折损**

再回头看看台湾的鸿海兵团,像最核心的桦汉从五三六元跌到一八九元,股价最大跌幅六四.七三%,触控面板的GIS业成,从三七九元狂杀到八十六.五元,股价惨跌七七%,半导体设备的京鼎从二八九.五元跌到九十五.二元,跌幅达六七.一%。这些都算是鸿海十分核心的子公司,今年的跌幅都十分惨重,其他的广宇、建汉、台扬、乙盛等,如果从历史高价来看,跌幅更是惨烈,甚至郭董期望很大的康联生医,在兴柜都从三三二元跌到九十五元,郭董期望很大的群创,股价一度跌到九.○一元,只有一个惨字可形容。

这些年,郭董善用中国廉价劳力,成为世界级代工天王,又善用从资本市场变现的资金扩张企业版图,堪称是九○年代以来,纵横两岸最骁勇善战的企业家。如今,这些成功的因素逐渐翻转,中国工资不再廉价,郭董这些年企业分割也走到尽头,股价大跌、市值大缩水,这才是对郭董最大的杀伤力。

投资人重视股价,企业老板要看市值,从鸿海兵团市值的大缩水来看,今年郭董征战全球的战力,一定受到很大的折损。(完)

注: 1.专栏作者老谢--谢金河,为《今周刊》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

2.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 (整理 高洁如; 审校 吴云凌)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