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13, 2020 / 10:13 AM / 4 months ago

《分析师观点2》中国央行如期定向降准释放长期资金5,500亿,市场化降息料延续

(更新更多内容)

路透北京3月13日 - 中国人民银行周五宣布,为支持实体经济发展,降低社会融资实际成本,决定于下周一(16日)实施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对达到考核标准的银行定向降准0.5至1个百分点。在此之外,对符合条件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再额外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支持发放普惠金融领域贷款。以上定向降准共释放长期资金5,500亿元人民币。

央行并指出,将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灵活适度,把支持实体经济恢复发展放到更加突出的位置,不搞大水漫灌,兼顾内外平衡,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货币信贷、社会融资规模增长同经济发展相适应,为高质量发展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

分析师们指出,3月市场化降息进程料将延续,预计MLF利率和本月LPR报价均有5-10个基点的下调空间。目前来看,当前正处于疫情防控和经济恢复发展的关键时期,仍然需要加大逆周期调控力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此外海外央行的降息潮和放松进程尚未结束,如果美联储继续降息,中国央行可能将跟随,进一步提振市场信心。

以下为分析师评论:

--中金证券固收团队:

鉴于疫情的影响已经是全球化现象,各国联手放松成为必然。预计资金投放后,货币市场利率有望再度回落。隔夜回购利率将会比较稳定的保持在1.0%-1.5%的这个区间。如果资金面稳定的宽松,也有助于引导货币市场利率、债券收益率和贷款利率下行,从而进一步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

目前来看,海外央行的降息潮和放松进程尚未结束,市场预期下周美联储会在3月18日的议息会议上进一步降息50-75bp。如果美联储继续降息,可能中国央行也会跟随降息,进一步提振市场信心。国内货币政策的放松还会延续,尤其是随着CPI和PPI的逐步下降以及海外央行的政策利率下降,国内央行的放松空间也是打开的。国内债券收益率曲线也有望继续牛市变平。预计10年期国债收益率年内有可能降至2.2%-2.3%的历史低位。

--光大保德信基金首席宏观债券分析师邹强:

金融市场,资金已经非常宽松,普惠金融降准未必会带来更加宽松的资金。不认为资金面还会出现更加松弛的局面。接下来面临缴税和季末MPA考核,一定程度上还是会对流动性有负面影响,普惠金融降准可能形成一定的对冲。

政策层面,降息可以期待。特别是LPR的下调可能性更大,MLF也有继续下调的空间。当下海外市场加速调整,海外疫情加速扩散,不管是从金融体系的角度,还是从实体经济的角度,都有充分的理由出台更加积极的货币政策,MLF和LPR利率的下调都可期待。

由于政策基本在预期之内,政策本身影响有限。积极政策的方向还是利好风险资产的,债券目前面临利率历史低位、复工加快和外围流动性的压力,降准降息利好中短端资产,长端还是有一定上行压力。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

当前正处于疫情防控和经济恢复发展的关键时期,仍然需要加大逆周期调控力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预计本次降准将引导本月LPR下调5个bp。下阶段,降准、降息仍然有空间,要把握好时间窗口,也可适时适度降低存款基准利率,进一步降低银行负债成本,引导融资成本下降。

--光大证券固定收益分析师张旭:

近期降低MLF利率的迫切性并不高。美国股市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下跌,而中国资本市场的运行较为稳健。因此,美联储需要较人民银行更大幅度的降息以稳定市场信心,而中国股市的稳健运行降低了人行降息的迫切性。

--西南证券宏观研究团队:

当前流动性宽松,降准资金能否有效进入实体依然有待继续观察。降准释放资金短期依然可能堆积在银行间市场。未来资金能否有效进入实体取决于复工的速度和实体经济回升幅度。而在资金向实体传导并不顺畅之前,央行在大幅投放流动性方面也较为审慎,本次降准力度并不大。

发挥降准释放资金对支撑经济的作用,需资金能有效进入实体。稳定经济需要依赖扩信用,而非宽松的流动性。而目前扩信用的约束主要在于人工、物流以及订单等限制造成复工复产缓慢。

短期来看,复工复产缓慢,降准释放资金将堆积在金融市场,对稳定金融市场产生支撑作用。对债市来说,虽然海外资本市场震荡带来外资流出压力,但降准释放资金依然有助于债市短期维持震荡。如果复工复产加速,资金快速进入实体,债市才可能迎来调整期。

--国信证券宏观与固收研究团队:

海外疫情却愈演愈烈,风险资产随之大跌,美国、英国等国家纷纷降息。与全球宽松潮相对应,此次定向降准虽然仅是考核制度的落地,但连同1月6日的普降表明国内的货币政策将维持宽松。债券已经蕴含着不小的泡沫,政策放松的节奏与基本面的恢复在相互赛跑,债券市场需要引起警惕。

--新网银行首席研究员 董希淼:

降准可以释放长期流动性,降低银行负债成本,向市场传递强烈的稳定预期信号。下一步,中国货币政策应保持定力,只要经济没有出现断崖式下降,就应继续坚持稳健的基调,坚决不搞“大水漫灌”,继续引导金融资源从低效领域退出,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防止通胀预期进一步发散。当下应坚持“以我为主”,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使货币政策更加灵活适度。“灵活”,根据经济增长、物价趋势等内外部因素变化,来进行更为灵活的调节;“适度”,则意味着虽然调节会更多、频率更大,但幅度不应过大。

--德国商业银行亚洲高级学家周浩:

觉得(本次降准)还可以吧,5,500亿相当于一个全面降准0.3-0.4个百分点。下周MLF还会做的,市场情绪还是不稳定,这个时候还是会比较多考虑对市场进行支持,否则大家怎么进行LPR报价,预计MLF利率还会降10个基点(bp),随后在上半年再降20bp。

--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

综合考虑宏观经济降成本、控通胀及防风险等因素,当前存款基准利率存在0.25个百分点左右的小幅下调空间,上半年实施下调的可能性不大。这意味着下调存款基准利率会储备在央行的政策工具箱里,但短期内不一定马上动用。

3月市场化降息进程还会延续。预计3月20日1年期LPR报价有可能下调5-10个基点。近期公开市场资金利率持续处于低位,能够为商业银行下调LPR报价提供支撑。

--招商证券研发中心联席首席宏观分析师 罗云峰:

总的来说,今天出台的定向降准,不论时间还是量,对债市都不能说算很利好,甚至释放的资金还有点低于预期。如果本月央行能再下调MLF利率(如有)和LPR,这个可以说是放松步伐的一部分,但之前市场对这种价格工具的使用,也有一定的预期,对债市而言,能不能起到进一步提振作用还不好说。

--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高级研究员蔡浩:

目前全球金融市场已经进入危机模式,美元流动性出现了一定问题,股票、黄金、美债被投资者纷纷抛售,次贷危机后的“现金为王”理念又重新被市场追捧,这也导致外资抛售人民币资产,资本面临流出压力,因此,降准应该不会是货币政策逆周期调节的终点。

当前国外各主要央行为了应对本次由疫情引起的危机,货币政策力度相当大,除了大幅降息外,也加大了资金释放力度,疫情预计还会进一步对经济、金融产生冲击,世界各国央行的政策宽松也并未终结。

未来货币政策逆周期调节仍有较大空间,包括MLF、OMO、LPR乃至基准存款利率的调整。这其中,进一步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又是中央政府的重要调控目标,预计未来1年LPR的利率调整幅度可能比MLF更大,形成非对称降息。

相关背景: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周三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要抓紧出台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措施,并额外加大对股份制银行的降准力度,促进商业银行加大对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贷款支持,帮助复工复产,推动降低融资成本。

--中国人民银行此前为支持实体经济发展,降低社会融资实际成本,于2020年1月6日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不含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完) (发稿 张晓翀;审校 杨淑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