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港报社评:金融冷战恐怖平衡,巨人理性指数堪忧--信报6月4日

踏入6月,本地及国际形势没什么可喜,恒生指数却一口气连升三个交易日累涨逾一千三百点,港股“6绝月”来了一个令人称心的开局。背后原因错综,例如美国针对订立“港区国安法”而向香港施加的首轮制裁全属意料之中,令市场产生雷声大雨点小的感觉;岂料部分港人积极投靠的山姆大叔家门失火骚乱处处,投资者估计总统特朗普被本国危机羁绊得手忙脚乱,暂时无暇把矛头对准中港;再者,网易抢先京东一步,本周在香港公开招股,为美国挂牌中概股回流第二上市拉开序幕。不过,多项经济数据继续差劣,而种种因素对市况的利好利淡力度基本上任君诠释,形成股市“6月不绝”的氛围。

自从特朗普上周五对香港打响第一枪,宣布启动取消对港特殊待遇,围绕白宫制裁行动陆续有来的忧虑挥之不去,最受关注的自然是美国会否限制香港使用美元结算系统、中国在香港直接引入“港区国安法”引发资金外流疑云,以及实施36年稳如磐石的港元联系滙率制度会否有变。

港府财金决策大员为释除各方疑虑,连日来反覆强调中央政府决定在香港实施“港区国安法”,绝不会影响本港资金自由进出及联系滙率运作,联滙制度是本港自设机制,与美国的《香港政策法》无关。

财政司司长陈茂波还加派“定心丸”,透露香港去年已跟人民银行订立港元与美元互换协议,有需要时可发挥支持联滙效用,藉此向外界尤其虎视眈眈的炒家传达扞衞联滙筹码大增的讯息,即使中美角力引致香港金融领域出现不可测情况,令联滙遭受挑战,有了中央这个强大后盾,不愁没有足够的美元流动性应付诸如全民争相兑换美元等极端事件。

金融管理局总裁余伟文亦于《汇思》撰文指出,香港不但是主要国际金融中心之一,更是全球第三大美元外滙交易中心,服务大量亚太区以至全球跨国企业,任何冲击香港金融制度的举措,都会为包括美国在内的环球金融市场带来极大震荡,更可能削弱投资者对使用美元和持有美国金融资产的信心。余伟文这番话意在“提醒”美国,杀敌一千得防自损八百,切勿贸然作出诸如限制甚至禁止香港使用美元结算系统的疯狂行径。

美国限制香港使用美元结算系统,被视为中美金融战中最具杀伤力的“核选项”,代表商界的自由党立法会议员锺国斌更直言,若特朗普政府出此杀着,香港恐怕“即刻冧档”。然而,内地有说法指中国既是日本以外美国最大的境外债主,规模达3万亿美元的外滙储备中接近六成是美元资产,作为反制美国的手段,狠狠抛售美债也是一个“核选项”!这不就是当年美苏冷战时代的“恐怖平衡”,让双方都不愿真的打一场核战吗?

中国抛售美债或可令债息在市场供求失衡下显著抽升,增加美国政府和企业的资金成本,从而打击其经济,惟只要稍作理性分析,便知这一招效果恐难持久。

中国外滙储备的具体构成是国家机密,但外管局去年披露2014年底有百分之五十八是美元资产,假设比例不变,按外储总规模3万亿美元计算,美元资产略多于1.7万亿美元,即使当中大部分皆为美国政府债券,以美国国债每天高达5,000亿美元的成交额,中国所持美债大概相等于市场两三天交投量,抛债的实际影响有被夸大之嫌。

再者,长债价格和孳息率主要取决于投资者对经济增长和通胀的预期,除非中国抛售行动能改变美国经济的基本因素,否则单凭二手市场大动作不可能操控美国债市从而损害其经济,反会吸引大批潜在买家乘波动入市吸纳,趁机锁定较高息率以提高回报,供求不用多久就会回复平衡,即中国最终白忙一场。

然而,这一切只是立足于风平浪静日子的理性推论,现时美国为了筹资抗疫振兴经济,须大举发债填补巨额财赤,债券买家胃纳或不如以往多多益善;而且中美角力已由暗斗演变成明争,战线全面覆盖贸易、金融、科技及军事各个领域,“核选项”不论有用无用,一旦付诸行动,等于中美关系已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香港成为中美博弈的主战场,这只小舟正处身于两艘迎面相撞的航空母舰旁边,在惊涛骇浪中能否保持不翻艇,首先别自己凿穿船底,再端视两大国口舌火并与身体相残到什么境地,不过,理性指数看来堪忧。(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