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全球主要央行动态》--6月4日-6月11日

以下所列为上周四下午至本周四上午(6月4日-6月11日)全球主要国家和地区中央银行相关政策动态报导。

**大中华区**

中国央行表示,要综合运用和创新货币信贷工具,为实体经济发展提供精准金融服务,同时还要加强金融领域重大风险防控,对各类不稳定因素高度警惕、认真研判并快速应对。

中国央行表示,当前,仍需警惕个别城市房价上涨较快、房地产市场过热对居民消费的影响;要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和“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要求,保持房地产金融政策的连续性、一致性、稳定性。

香港金融管理局(HKMA)进行第六次美元流动资金安排投标,并没有录得申请,为连续第三次未获申请。金管局今年4月下旬,因应当时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为环球金融市场带来重大波动及不确定性,宣布设立临时性美元流动资金安排(安排),为持牌银行提供美元流动性支援。

**美国与加拿大**

美国联邦储备理事会(美联储/FED)重申了将继续为经济提供非常规支持的承诺,同时政策制定者预计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将萎缩6.5%,年底失业率将达到9.3%。在新冠大流行爆发后的首次经济预测中,美联储政策制定者用数据表达了一种新形成的说法:为对抗这场卫生危机而采取的封锁和限制等措施将在未来几年继续影响经济,而不会随着企业复工复产而迅速消失。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委员对货币政策前景的预估达到了空前的一致。所有17位现任委员都认为,关键的隔夜利率,即联邦基金利率,到明年都将保持在接近零的水平,17位政策制定者中有15位认为,到2022年都不会对利率进行调整。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对于美国中小企业来说,从美联储的“主街”贷款计划中受益还为时不晚,尽管该计划将在未来几日启动,这较美联储宣布该计划时已过去了近三个月。这项规模为6,000亿美元的计划是美联储自大萧条以来首次尝试向“实体经济”,而不仅仅是金融业提供信贷。

美联储放宽了其“主街”贷款计划的条件,将最低贷款规模从50万美元降至25万美元,并将贷款期限从四年延长至五年,以鼓励更多企业和银行参与。在宣布上述调整时,美联储还鼓励金融机构在注册加入该计划后,“立即”开始向中小企业放贷。

美联储公布的数据显示,联储资产负债表总规模已升至7.21万亿美元。美联储数据显示,截至6月3日,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已达7.21万亿美元,一周前为7.15万亿美元。美联储所持的美债规模升至4.13万亿美元,一周前为4.11万亿美元。美联储所持的企业债交易所交易基金(ETF)猛增至362亿美元,一周前为349亿美元。

加拿大央行副总裁Toni Gravelle表示,该央行认为有理由对该国经济复苏感到乐观,但正密切注意新冠疫情对其主要出口市场的增长与需求的影响。Gravelle表示,有明显迹象显示信用正在流动、金融市场运作良好,这是复苏力道的一个重要因素,但也指出仍存在诸多风险与不确定性。

**欧洲**

欧洲央行执委施纳贝尔(Isabel Schnabel)淡化了欧洲央行即将扩大危机应对工具的说法,给欧洲央行将购买银行发行的债券或垃圾级公司债的想法泼了一盆冷水。施纳贝尔表示,央行在必要时对这种前景持开放态度,但时机尚未成熟。

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委员米勒(Madis Muller)表示,央行应该对购买成员国公债的比例给予限制,以免较各国在央行的出资比例偏离过多。米勒表示,必须确保制定的政策是面向欧元区所有成员国的,产生的效果也应成比例。

两名熟悉情况的消息人士对路透表示,欧洲央行官员正在起草一项计划,以解决在新冠疫情爆发后可能出现的数千亿欧元未偿还贷款问题。一名了解该计划的消息人士表示,欧洲央行已成立一个工作组,商议组建一家“坏账银行”来集中管理未偿还欧元贷款的构想;最近几周关于该计划的工作已加速推进。

欧洲央行执委施纳贝尔表示,降息仍是欧洲央行的选项之一,但资产购买现在是刺激欧元区经济更合适的工具。

欧洲央行一份报告显示,欧元在全球的使用自欧债危机后逐步下降,到去年已经大致持稳,但需求增加的希望未能变为现实。欧洲央行在欧元年度评估中称,去年年底时欧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所占比重为20.5%,较上年同期的20.3%上升,在未偿还国际债券中占比由22.4%降至22.1%。欧元在非欧元区国际存款中比重基本持平,在未偿还国际贷款中所占份额上升1个百分点。

欧洲央行总裁拉加德为该央行为应对冠状病毒大流行而采取的激进刺激措施进行辩护,称这些措施与欧元区面临的风险是相称的。德国宪法法院裁决欧洲央行的大规模购债计划越权,拉加德在向欧洲议会发表的讲话中没有提及德国法院的裁决,但强调欧洲央行在做出决定时考虑了“相称”问题,并进行了“成本效益分析”--这是德国宪法法院裁决中的两个关键词。

欧洲央行管委霍尔茨曼(Robert Holzmann)发表评论称,“永远不要说”欧洲央行“永远不会”买进股票而不是政府或公司债券,但央行还没有讨论这个想法。

欧洲央行管委霍尔茨曼表示,他支持ECB将刺激计划规模扩大6,000亿欧元的决定,但也建议暂时先不扩大。“我同意央行的决定,”霍尔茨曼表示,并称,鉴于当前的不确定性,可以考虑推迟到秋季再做决定。

欧洲央行批准扩大经济刺激计划规模,幅度超过预期。该决定将欧洲央行的紧急债券购买计划延长至2021年中,并将计划规模扩大6,000亿欧元,至1.35万亿欧元。这应能让欧洲央行买下欧元区政府为抗击疫情而发行的大部分新债。

欧洲央行预计,欧元区今年将遭遇深度衰退,由于与疫情相关的限制措施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对产出构成压力,2021年的反弹将只能弥补部分损失。欧洲央行预计欧元区经济今年将萎缩8.7%。央行预计欧元区经济将在2021年和2022年分别增长5.2%和3.3%,尽管拉加德表示,基线情景预估的风险倾向于下行。

德国央行预测,今年德国经济将大幅萎缩,可能需要两年时间才能弥补损失的增长。德国央行在半年度预测中称,2020年经日历调整后的经济将萎缩7.1%,未经调整的数据为萎缩6.8%。

英国央行副总裁康利夫(Jon Cunliffe)表示,英国央行仍在评估负利率,但对其有效性的看法褒贬不一,央行将需要考虑实施负利率可能对银行业务模式造成的损害。康利夫表示,在研究如何实施负利率之前,有必要首先分析负利率是否会奏效,如何与民众和企业沟通以避免混淆,以及负利率可能对银行产生什么影响。

英国央行首席经济学家及货币政策委员会(MPC)委员霍尔丹表示,由于新冠疫情导致大量员工被暂时裁员或面临失业,目前英国劳动力市场上赋闲在家的工人数量似乎处于创纪录水平。

英国央行负责市场业务的执行理事Andrew Hauser表示,新冠病毒大流行而经历了几波极端波动后,现已恢复稳定;而疫情给政策制定者留下了“难题”。“如果全球疫情出现二次爆发,或者经济数据持续逊于预期,金融市场则可能再度承压”。

西班牙央行表示,西班牙今年经济萎缩幅度可能不会像原先所担心的那样大,但将是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最严重时经济衰退程度的三倍。央行在谈到最有可能的情况时表示,2020年经济可能萎缩9%-11.6%,因新冠疫情对倚赖观光的西班牙所造成的冲击更甚于其他欧洲国家。

**日韩**

日本央行货币事务部门主管Takeshi Kato表示,央行认为现在没有必要在购买的资产中加入市政债券。“我们能够通过购买日本公债向市场提供充裕的资金”。

**其他**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公布4月外币存款同比强劲增长,但称媒体有关大量存款从香港流入新加坡的报导不实。“截至今年4月底,新加坡银行体系中的非银行外币存款总额为7,810亿坡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0%,”金管局还称,今年外币存款强劲增长源于国内、地区和亚洲以外的多种来源。

俄罗斯央行总裁纳比乌里娜(Elvira Nabiullina)表示,通胀下滑令央行有进一步调降指标利率的空间。该行将在6月19日召开政策会议,预料将调降现为5.5%的指标利率。

印尼央行总裁佩里·瓦吉悠(Perry Warjiyo)表示,印尼卢比仍被低估,因此有升值潜力,并强调称,卢比走强对经济有积极影响。

印尼央行总裁称,印尼卢比仍有进一步上涨的潜力,此前由于外资恢复对印尼公债的买兴,卢比涨至逾三个月高位。他也说,央行目前对今年的增长率预估为接近2.3%,低于2019年的增长5%。

完 整理 陈宗琦;审校 蔡美珍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