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港报社评:领先优势不可恃,拜登阵营存隐忧--信报8月24日

你方唱罢我登场,美国总统大选两阵对圆,轮番搭建各自的舞台唱好一己讴歌。继民主党上周举行过全国代表大会「群星拱照撑拜登」之后,共和党又将于周一起举行四天全国代表大会,主人翁是寻求连任的现届总统特朗普,似乎晒不出多少「朋友」。

共和党的大会主题是「向伟大的美国故事致敬」(Honoring the Great American Story),为特朗普打头阵造势的是第一夫人梅拉尼娅,发言者还包括副总统彭斯和其他党内重要人物。相比之下,民主党上周的「拜登啦啦队」散发更加耀眼的明星效应,几位前总统奥巴马、克林顿和卡特,尚有四年前赢了普选票却跟总统宝座擦肩而过的希拉莉,尽皆现身站台,营造该党团结一致的气氛;更有多位知名共和党人倒戈亮相明撑拜登。

暂时而言,以逸待劳的拜登无疑占据优势,各个机构所做的民调结果都显示支持度领先的是这位前副总统,他所倚仗的主要是特朗普自己失分,譬如抗疫不力,导致失业率大幅飙升。然而,美国大选来到短兵相接的肉搏阶段,人民要决定未来四年元首谁属,光靠「讨厌特朗普」未必足以让拜登稳操胜券。从这个角度研判,拜登现时的优势并不可恃,何况民调逐渐出现差距缩窄的迹象。

拜登阵营潜伏隐忧,极之关键的一点在于民主党左倾化,代表人物是曾经与拜登在党内初选竞逐提名资格的桑德斯(Bernie Sanders),立场相对温和的拜登能否与这一股左翼风潮融合,实在是莫大考验,随时顺得哥情失嫂意。除了桑德斯之外,民主党近年冒起「国会四人帮」(The Squad),以进步改革为理念,敦促民主党向社会主义靠拢。

简单来说,部分民主党人近年之左倾表现在于提倡社会公义、增加社会福利、向富人征收更多税款、开放边境、停止能源开发、政府主导全民健保、赞成堕胎和同性婚姻、禁枪、强调个人自由,以及支持「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 BLM)反种族歧视运动。这些理念可否在民主党内特别是中产阶级普遍受落,从而转化为拜登的支持力量,仍是悬念。毕竟桑德斯的粉丝不一定拥护拜登,如果不是为了同仇敌忾的「讨厌特朗普」,也许连桑德斯本人亦不会加入拜登的联合工作小组。

正正因为反种族歧视运动如火如荼,拜登决定让加州参议员贺锦丽(Kamala Harris)担任副总统候选人,希望透过她争取黑人、女性和左翼分子的选票。可是,贺锦丽身份有两点尴尬,其一,她的父亲是牙买加黑人,美国非洲裔黑人不一定认同是「自己人」;其二,贺锦丽担任加州检察官之时,屡有拒绝或回避介入调查黑人被白人警员滥用武力致死的前科。由此不难推测,贺锦丽的催票作用不会如想像般显著。

归根究柢,若想赢得今年大选,始终有一道非常重要的关卡要过,就是九月至十月举行的三场总统候选人辩论,到时候两位同样是七十多岁的耆英将会面对面交锋。诚然,特朗普是口没遮拦的佼佼者,辩论之时几乎肯定错漏百出,问题是世人早已习惯了如此一位政治不正确的「真小人」,看点是他攻击对手可否引起观众共鸣。反之,拜登以君子自居,口才不见得出色、甚至略嫌反应迟滞的他与惯于做骚的「狂人」硬拚,恐有吃亏之虞。

拜登维持领先优势的不二法门是捉特朗普痛脚,例如在抗疫问题上大做文章。特朗普上周六在推特(Twitter)帖文表示,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部分官员故意刁难制药公司,令他们难以招募志愿人士参加临床测试疫苗,导致疫苗在大选之后才面世。民主党籍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批评特朗普的帖文「非常吓人」和「非常危险」,她认为食药局有责任审视药物的安全和有效性才批出疫苗,总统言论是将审批政治化。佩洛西之风格,可堪拜登借监。

至于特朗普爱打的「中国牌」,民主党的对冲办法是在其新版党纲移除「一个中国政策」表述,以免因中国问题被特朗普牵着鼻子走。假如拜登当选,跟不跟党纲而行乃后话,因为没有约束力。(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