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港报社评:人民币强结合内循环,加速国际化勿失机--信报9月3日

人民币兑美元滙价保持强势,昨再创近116个月新高后,虽然稍为回调,却无阻大行继续看好,更上调目标价,预期今年底至明年进一步升值。中国外滙管理局副局长陆磊上周六曾说,要推动以人民币国际化为核心的高水平开放,促进金融大国向金融强国转变。人民币稳中呈强,作为储值货币的功能得到保障,无疑提供了有利国际化的环境,但在当前大国博弈不断升级的形势下,把握好时机,做好战略部署,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来得重要。

近期支持人民币升值的原因主要有两个。其一,美国长期超宽松货币政策,导致美滙指数接连下滑,变相推高其他货币的滙价。其二,中国率先摆脱新冠疫情困扰,是唯一正稳步复苏的主要经济体,吸引大量国际资金流入寻找投资机会,从而推升人民币。由于美滙何时转势上扬并非中国可控制,如要让人民币稳中偏强,以便全速迈向国际化,内地经济保持强盛才是最佳后盾。

中国近年确实采取了众多金融改革措施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增强贸易结算、投资和储备角色,中港已经或计划开拓的股、债、理财、ETF等“互联互通”,以至在港持续发行人民币国债等,皆作了不懈努力,希望能增加人民币在国际上的应用。可是,这些渠道都是在环球经贸关系相当平和的时候建立,未曾经历严峻局势考验。

目前国际环境对中国并不友善,美国针对华为及TikTok等中资企业的科技战打得如火如荼,台海和南海战云密布,华府又拉拢“四方安全对话”(Quad)的成员国印度、澳洲和日本,企图成立类似北约(NATO)的军事联盟,旨在压制中国。同时间,金融战幔亦渐拉开,虽然美国还未按下“核按钮”,暂无迹象会把中国踢出“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这个全球美元结算系统,但藉着对香港实施制裁,向部分中资金融机构施加限制的可能性不容抹杀。

在这个脉络下,中国发展数字货币十分进取,例如上月开始在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及中西部具备条件的地区,开展数字人民币试点,便格外瞩目。目前企业在海外透过银行处理交易,又或民众使用支付宝及微信等支付工具,背后仍要通过美元结算。倘若未来数字人民币获广泛应用,则有条件直接以人民币结算,另辟蹊径绕过SWIFT。不过,即使硬件具备,也得要人民币广为国际间乐意持有和使用,才能成事。

当前一个可促进人民币更加国际化的重要契机,就是中央提出,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内循环的目标,是因应外贸形势不稳及环球产业链面临重新布局的形势下,透过改革内地市场结构,释放巨大需求潜力,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火车头。至于与国际的循环,便正如外管局副局长陆磊所说,以高水平对外开放,为内地庞大市场引进外资。当内外循环形成良性互动,支持经济稳步成长,届时无论是对金融或实业投资都会有很大推动力。如资金要投入中国,自然需要用人民币,无形中提升了国际间的应用,在需求带动下,亦有助稳定人民币滙价。

此外,高度的国际化还须人民币形成有进有出的双向流动,从外输入之余,也要对外输出人民币,晋身成国际流通货币。这目标绝非遥不可及,关键同样在双循环,其所激发的市场潜力,不只对内,还可对外,特别是把以往在境外的消费引导滙成巨大的境内消费力,届时大有条件要求外商在对华贸易中,使用人民币计价和结算,覆盖范围更广泛,全面的人民币国际化便水到渠成。

中国启动人民币国际化至今已十数年,初时确取得不俗成绩,尤其是打造以香港为中心的离岸市场,但之后渐显得停滞不前,原因之一相信是对国际资金大进大出一直抱有戒心。时移世易,西方围堵中国的企图愈见明显,人民币国际化已不只是对外开放的象征,现在更要资金循环自给自足,支撑经济持续发展,实在不可再错失时机。(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