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港报社评:富豪也见“贫富悬殊”,牛市完好伤亡惨重--信报9月10日

新冠肺炎疫潮爆发以来涨个不亦乐乎的美国大型科技股,终于物极必反,近日连番上演“高台跳水”,以周二收市水平为准,纳斯特指数从年内高位累泻百分之十一,堕入技术调整区(周三初段反弹百分之一点七)。无巧不成话,有“港版纳指”之称的恒生科技指数受美国龙头拖累,连挫五日累插一成一,跌幅恰与纳指看齐。市场起伏原属寻常,但有两个原因令美国科技板块动向较以往更值得关注:

一、恒生科指于新经济热火朝天的今夏面世,大量以该指数为基准的ETF等被动型基金陆续登场,港人日后有更多机会投资科技产业。另一边厢,港股旗舰恒生指数与时并进,三新贵阿里巴巴、小米及药明生物本周正式染蓝,刚好撞上美国小股灾,后市发展虽有待观察,但在成也科技败也科技的今天,却应了“有辣有唔辣”这句广东俗话。可以肯定,从今以后港股荣辱跟主宰华尔街阴晴的美国大型科企关系必更密切。

二、常言道,不患寡而患不均,贫富悬殊是发达国社会躁动不安的一大根源,打从“占领华尔街”运动开始,1%vs 99%便成为草根阶层争取变革强而有力的口号。受疫祸驱使新旧经济各走极端,现在连处于财富金字塔最顶层的1%亦有“贫富”之分,身家差距迅速扩大。

举个简单例子,根据彭博数字,截至七月底,全球五百大富豪今年身家平均膨胀七亿美元,折合港币近五十五亿。七个月七亿美元,平均每人每月增添一亿美元,以任何角度看都足以令人咋舌。然而,较诸世上第一位身家二千亿美元的亚马逊创办人贝索斯、今夏财富曾于七十二小时内暴涨五十亿美元的Facebook创办人朱克伯格,以至首次跻身《福布斯》美国四百大富豪榜即高踞第四十三位的视像会议软件商Zoom行政总裁袁征,上述水平的财富增长,顿时显得小巫见大巫。

超富身家主要来自企业持股,紧随股价上落而浮沉,纸上富贵而已。不过,从另一角度着眼,单是苹果一家公司市值便逾二万亿美元,高于罗素二千小型股指数的整体市值。换句话说,集合所有美国上市中小企之力,尚且敌不过单一科技巨头,那些细规模公司自然更微不足道。

美国共和、民主两党继续就新一轮纾困方案进行激烈的讨价还价,足见美国经济离脱险尚远,无数国民和企业仍要政府救济扶持。标普五百指数、纳斯特指数根据市值厘定成份股权重、投资者大都放眼未来,诸如此类的论据,一定程度上可令股市与实体经济“脱节”合理化,惟凡事趋于极端总会产生反效果,财富过度集中、股市依赖少数科技霸主力撑,皆非健康现象。

美股是否已进入大型泡沫市,就如评估香港楼市般困难。美国科技龙头长升长有,强势早已无法以传统估值指标及基本因素解释,惟即使纳指从目前水平再泻一两成,亦未必会失守所谓牛熊分水岭的二百天移动平均线,意味长期上升趋势不易逆转。投资者可以漠视技术分析,但必须正视科技股近日发出的警号,因应不断加剧的市场波动提高警觉,在高处不胜寒的当下,即使牛市大体无恙,神经质的波幅也可以令人损失惨重。(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