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专栏节选:台湾经济30年大运与关键转机--今周刊「老谢开讲」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10月1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

台湾经济到底好不好?这些年看坏台湾经济的,比看好的多很多。不过,最近我在《美丽岛电子报》上看到一项台湾民众对台湾经济整体评价的看法,这份报告从二○○六年开始调查,我发现两个重点:一是两岸关系好的时候,台湾经济未必好。二是这两年两岸关系不佳,但看好台湾经济的民众愈来愈多,看坏的愈来愈少,这个情况若进一步发展下去,看好台湾经济的与看坏台湾经济的可能形成黄金交叉。

财政部刚刚公布的八月出口统计,台湾八月出口达三一一.七亿美元,写下史上单月新高。台湾的出口单月从未超过三○○亿美元,如今奋力冲到三一一.七亿美元,原来是华为在九月十五日大限前对台积电下的急单,这也使得八月电子零组件出口达一二四.八亿美元,比去年同期成长十九%。可见台湾半导体产业,尤其是以台积电为主的晶圆代工对台湾经济的关键影响。

**两岸互动良好时,台湾经济并不好**

台湾社会过去一直有一个论调,尤其是蓝营政治人物最常说,两岸关系不好,台湾经济一定不会好。但实际的状况是,两岸关系很好时,台湾经济从未好过,这可从调查中看到。马政府时代两岸交流频繁,中国各省市长、书记络绎不绝来台招商,台商大规模西进,那时看坏台湾经济的人超过九成,看好的不到五%。从这当中,我们得到一个结论,两岸交流的人流、物流、金流的流向,决定台湾的命运。

两岸关系良好的时候,台商大规模西进,所有投资全在中国,这个资金单行道,使台湾的经济逐渐匮乏。当制造业不在台湾投资,台湾的年轻人失业,整个社会陷入低薪厄运,台湾经济体像是一个大漏斗,资金不断流出。有一段时间,有人统计,经常在中国进出生活的台湾人数逾二○○万,在这个掏空系统下,台湾的经济当然好不起来。

这两年看好台湾的民众逐渐增多,最大转折点是美中从贸易战到现在热门的科技战全面开打,台商开始撤出经济基期已高的中国,台商回流是台湾经济转折的第一步。在沈荣津当部长的时代,经济部设立一个服务台商的窗口,鼓励台商回台投资,到今天为止,登记回台投资的金额已逾一兆元台币,也促成工业区土地交易热络、地价显著上涨的景况。

最明显的一个指标是,台积电从五月起持续向家登、力特、益通、瀚宇彩晶买下四笔土地,交易金额近百亿元,造就了南科周边区域大荣景,善化、新市、永康等乡镇房市交易热络,太子建设在善化推出的个案很快形成「台积村」,这一波台商回流的效应可能持续五年、十年,甚至更久。

从台商回流,我们看到世界情势正在蜕变。二○一七年是个转捩点,这一年,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完成他的第一个任期,为了创造响亮政绩,中国民族主义高唱入云,「厉害了,我的国」让大家印象深刻,它开始展现称霸世界的雄心壮志,接着「一带一路」、「中国制造二○二五」,伴随着「弯道超车」,这些大动作惊醒了沉睡中的美国。

**从一九九○年回顾、展望,改变日本、台湾命运**

过去三十年,美国一直是中国经济的推手,从季辛吉敲开中国的大门,到尼克森访中、台美断交,台湾被美国边缘化了三十年,这是最近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的证词。

到了一八年三月,习近平把任期改为无任期制,美国开始对中国祭出贸易战,美中贸易战成为一八年全球经济最重要的议题。一八年十二月一日,华为首席财务长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拘捕,「千人计画」中的美国华裔物理学家张首晟在史丹佛大学自杀,还有光刻机巨头艾司摩尔(ASML)供应商失火,这三件事情同一天发生。美中从贸易战升级到科技战,美国开始全面制裁华为,最近又准备对中芯下手,中国也祭出史无前例的国家补贴,准备全力发展半导体产业。

美中角力牵动着未来世界发展的大局,如果我们把一九九○年当成一个基准点,前后加减三十年,都是世界发生巨大变化的重要转折点。

台湾资深的投资人都记得台股在一九九○年写下一二六八二点的历史高点,在台股创纪录之前不久,日本日经指数也创下三八九五七点的历史最高纪录,台湾与日本股市共同登峰造极,这是有历史背景的。

从一九九○年往前推移三十年,一九五○至六○年,台湾与日本发生很多大事,其中最显著的是美国总统艾森豪在一九六○的六月十八日飞抵台北,而在艾森豪来台之前,日本首相岸信介一九五七年来台见蒋介石。艾森豪在台湾短暂停留后,原计画再飞东京,与日本修订《日美安保条约》,这是美国重新加持日本的第一步。

回顾历史,一九四五年二战结束,日本是战败国,战后的赔偿让日本经济陷入困顿;一九四九年中国共产党拿下中国;一九五○年苏联支持成立北韩;一九五四年胡志明建立北越政权,整个亚洲逐渐赤化。到一九五八年中共炮击金门。一九五九年,日本爆发安保斗争,共产党势力崛起。美国有感于亚洲可能走向被共产党全面赤化的危机,全力加持日本及台湾,这个大动作有如二战后援助欧洲的马歇尔计画,改变了日本与台湾的命运。

一九六四年日本主办东京奥运会,这是日本经济奋起的新里程碑。七○年代,日本经济快速起飞,日本一度是半导体大国,然后成为汽车、家电制造王国,到了一九八五年美国与日本签署《广场协议》,这是降温日本经济的讯号。日圆在二战后以三六○兑一美元开始,《广场协议》签署后,汇率从二五○兑一美元快速升值,到了一九九五年泡沫吹破,日圆已狂升到七十九.七五兑一美元。日圆狂升,带动热钱流入,东京地价暴涨,当时号称一个日本可以买下四个美国。

**崛起成为世界工厂,话语权愈趋强大**

台湾在八○年代也上演了一出台湾钱淹脚目的戏码,新台币一天升一分,台股从六三六点缓步上涨,不久便突破万点,日本经济攀登到顶峰的时刻,台湾也创了一二六八二点的纪录。九○年前后,台湾与日本都面临经济泡沫的洗礼,而这个时候也出现一个新崛起的明日之星:中国。

一九六六年起,中国进入十年文化大革命黑暗期,一九七六年文革结束,七八年邓小平主导改革开放,他的「让少数人富起来」、「不管黑猫白猫,能捉到老鼠的就是好猫」,再到「摸石过河」,邓小平加入了市场经济的元素,让中国完全改变。在大跃进、文革「吃大锅饭」时代,从一九七八年到一九八九年发生六四天安门事件,这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初升段」。

六四之后,江泽民与胡锦涛两任国家主席带领中国走上最极致的资本主义道路,中国诞生了很多像马云、马化腾、马明哲、柳传志这般的创业家。

九○年代,中国以低工资吸引全世界外资前来投资,它摇身变成世界工厂,此时台商大举西进。九○年代初期勇于到中国寻找机会的台商,从康师傅魏家到旺旺蔡衍明,然后是轮胎的正新、建大,脚踏车的巨大、鞋业的宝成,到后来的台玻,都在中国建立庞大基业,成为台湾产业最大赢家。

我在九○年代曾应鸿海郭董之邀,参观深圳的龙华厂,当时中国的工资大约在七○○至八○○元人民币。郭董快速切入,建立百万生产大军,迅速建立基业。九○年代后期,台湾登陆的产业从传统产业到电子资讯业,尤其是PC(个人电脑)、NB(笔记型电脑)业者几乎把生产基地搬到中国,进一步培养出中国的产业链。

六四天安门事件之后,全球外资奔向中国,中国很快变成世界工厂。从九○年代起,中国每年吸收的外国直接投资(FDI)持续飞速成长,全世界资金投入中国,创造了中国三十年空前荣景。中国经济快速起飞,先是超越法、英、德等欧洲大国,接着又超车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经济奔驰,成为人类史上数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景,它在世界的话语权也愈来愈强大,过去主导世界的G7(七大工业国组织)也变成G2,美、中成了世界两强。

中国愈来愈强大,引来美国关注,欧巴马时代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直到一六年川普当选总统,川普身边的策士开始正视中国问题。一八年三月,美国开了第一枪,要求「公平贸易」,美中展开一连串贸易谈判,两国冲突与对立逐渐升高,这次武汉肺炎疫情更加速美中关系恶化。美国从总统川普,到副总统彭斯及国务卿蓬佩奥都重新定位中国,而美国也开始解构中国,区隔中共政权与中国人民,台湾也站上了美中角力的最前线,下一个生产基地重组与供应链重组,台湾很可能都站在第一线。

**美国战略不轻易改变,一变可能延续三十年**

奔驰三十年的中国可能也到了须调整的转捩点,最近有几个讯号凸显它面临的困难:一是极度扩张的房地产业。恒大集团已发出第一个警讯,上周恒大股价腰斩,八三五五亿元人民币的有息负债已成沉重包袱,而这直接影响金融业,中国银行股纷纷跌至历史低价,本益比、股价净值比都创新低,这是银行授信与资产品质恶化的第一个警讯。

另一个是香港问题。过去香港一直扮演资金避风港的角色,香港是中国与国际接轨十分重要的连结,在中国经济奔驰的三十年岁月,很多外资以香港为中继站,钱进香港,再从香港投资中国,中国人民币交易也以香港为最大宗。但「港版国安法」改变了香港一直以来的角色,香港的处境延伸到百年狮王汇丰控股的命运,最近汇控跌跌不休,股价滑落到二十七.五港币新低,处在美中两强相争中,汇控就像夹心饼乾般进退维谷。

三是美国发动的科技战力道愈来愈强大。一八年美国盯上华为,这是5G保卫战,今年对华为下手更重,最近传出也会对中芯下重手,这是美国对中国科技战的「坚壁清野」战术。美国下重手,可能催化中国加速半导体自给自足的决心,但就像华为总裁任正非说的:芯片是急不来的。美国对晶片祭出限制令,华为可以紧急备库存,但总有用光的一天,未来几年,中国在晶片受限的情况下,产业短期阵痛难免。

现在世界彷佛又回到一九六○年代前后,美国回头加持日本、台湾。不同的是,六○年代,美国心头大患是苏联,二○二○年的头号目标则是中国;美国像一只大鵰,国家战略不会轻易改变,但一个大变化可能就会延续三十年。

一九九○年,台股一二六八二点的时代,懂得逢高卖掉台湾股票、房地产,而且积极投资中国,是我们人生中的一大机遇,中国兴盛繁荣的三十年,是人类史上的一次大浪。

台股今年飞越一二六八二点,写下三十年新里程碑,很可能代表一个大趋势的降临,台湾重回美国的伙伴关系,台湾的半导体可能是美国重组供应链的重要成员,这是台湾重新提升的新时代。所谓三十年一大运,在关键转折上站对位置,可能是我们一生中最戏剧性的大变化。(完)

注:1.专栏作者老谢--谢金河,为《今周刊》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

2.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