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港报社评:特朗普若输打赢要必乱成一团--信报11月2日

举世瞩目的美国总统大选将于11月3日完成投票,结果尚未可料,两位候选人共和党的特朗普和民主党的拜登,未斗到最后一刻都不知道鹿死谁手。就在决战前几天,南韩前总统李明博所面对的痛苦经历,也许为角逐连任但有机会败阵的特朗普带来“警示作用”。

涉嫌贪污受贿案的李明博上诉失败,南韩最高法院维持今年2月的二审裁决,判处李明博十七年有期徒刑,罚款一百三十亿韩圜(近九千万港元),充公犯罪所得五十七亿八千万韩圜(约四千万港元)。由于这位前总统已届78岁高龄,此番终极审判意味着变相“终身监禁”,除非得到现任总统文在寅特赦。

李明博是南韩首位商人出身的总统,1965年加盟现代建设集团,由基层做到社长,被誉为“打工神话”,然后投身政坛最终入主青瓦台。不幸的是,卸任总统遭逢噩运缠身似乎是南韩政坛的魔咒。

连同李明博在内,四位仍在生的南韩前总统全部离职后都曾经或仍然在囚。全斗焕由于血腥镇压光州民主运动和贪腐,1996年先被判死刑后改囚终身,翌年获时任总统金泳三赦免;卢泰愚亦因光州流血事件和贪腐获刑十七年,同得金泳三特赦。李明博的继任人朴槿惠,三年前卷入“闺蜜干政案”被弹劾下台入狱。至于倡导清廉政治的卢武铉,不愿接受贪腐控罪,于2009年跳崖自尽。

南韩卸任总统大多没有好下场,有人理解为“彰显法治”,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但不乏另一派意见认为,此乃政治清算,新政府对旧政府施以报复,造成循环不息的怪圈。以李明博为例,在任时向前总统卢武铉展开涉贪调查,对方无颜面对,选择寻死,而卢武铉是文在寅的好友兼恩师,文在寅掌政后借反贪之名调查李明博,普遍认为是报复。朴槿惠受审时曾经讲过:“希望借法治之名的政治报复是最后一次。”

回头看看美国总统大选,假如特朗普败选落台,他会被赢得执政权的拜登清算吗?这样的忧虑肯定不能抹杀,毕竟特朗普官司缠身,只不过得到在任总统特权护体才免于传召上庭而已,一旦从白宫卷铺盖败走,有机会像历任南韩总统那样接受法律制裁。

特朗普的官司一箩一筐,既有“通俄案”,也有商业纠纷和逃税质疑,涉嫌性侵等等桃色事件尚未了结。特朗普的几位前亲信,其实已经由于旁及的问题而锒铛入狱,反映他在卸任后恐怕劫数难逃。

特朗普至今没有承诺一旦败选将和平移交权力,也没有清楚解释个中原因,并曾经半开玩笑讲过,如果输在他瞧不起的拜登手下,将会离开美国,被解读为“畏罪潜逃”。既然特朗普未必认输,那么投票过后最少会出现两种混乱局面的可能性,其一是诉诸法庭要求裁决选举争议,耗时不知多久,其二是拜登阵营抗议不绝,誓要迫使特朗普屈服。

关于第一种可能性,不妨参考2000年的乔治布殊对戈尔之役。那一年,乔治布殊在决定胜负关键的佛罗里达州以些微票数获胜,戈尔不服,要求重新点算选票。经过一个多月诉讼,最高法院判决不准重新点票,乔治布殊才得以安然成为白宫主人。特朗普可谓“未雨绸缪”,火速委任保守派大法官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替补逝世的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此举正是为了铺路应对诉讼,而保守派大法官人数占优(六比三)于己有利。

关于第二种可能性,美国最大工会劳工联合会和产业工会联合会(American Federation of Labor and Congress of Industrial Organizations,简称劳联—产联)之分会决议,一旦拜登胜出,而特朗普拒绝承认选举结果,将发动罢工抗议;由于这个工会拥有逾千万会员,罢工潮或蔓延全美。此外,《华盛顿邮报》引述匿名消息指出,国民警衞局于九月成立六百名国民警衞军士兵组成的地区应变部队,分别部署在亚拉巴马州及亚利桑那州,为可能爆骚乱的州份及首都华盛顿提供额外支援。

简言之,如果特朗普输打赢要,美国势必乱成一团。(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